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6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都不是。”陆惊风想也不想,快速否认。

林谙不依不饶地追问:“那是为什么?”

“你就不能什么都不问,干脆地离开吗?”陆惊风有点恼,说出来的话也很不中听。

“不能。”

林大少这辈子没这么在意过别人对他持有什么态度,而一旦在意了,就像是拐进死胡同不知道转弯的大傻帽,不撞个头破血流不罢休。

察觉到对方强硬的意志,陆惊风低头沉默了起来。

这期间,到了嘴边的话,几次三番在喉口翻滚一圈又都咽了回去,舌头被秘密之火灼烧着,他气鼓鼓地瞪了姓林的足足有五分钟,最后在对方委屈又愤怒的眼神下无可奈何地泄了气,投降认输。

“行,你想回来继续上班就回来吧,茅楹那边就自己找机会解释。”他来回踱着步子,不断做着深呼吸,不知道在焦灼些什么,“我这边没别的要求,就一点希望你能遵守。”

“不要惹事?”林谙还记得当初他提过的对新组员的唯一要求。

“不是。”陆惊风摇头,似乎对接下来的话很有些难以启齿,嘴巴张张合合几个来回,吞吞吐吐了半晌,也没吐出什么所以然来。

“你哑巴了?”林谙催促。

“就……怎么说呢。”总算下定决心,陆惊风一拍手,歉然一笑,“麻烦你能不能……不要太靠近我?”

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句的林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什么玩意儿?”

“最好呢,不要看我,不要碰我,不要跟我说话。”陆惊风语速飙得飞快,看得出来自己也觉得尴尬,“当然如果你非要跟我共事,以上都不可能做到。那我就只能笼统概括一下,请务必时刻牢记,尽可能跟我保持距离,OK?”

态度不可谓不诚恳,一本正经的样子到真像那么回事儿。

林谙愣了愣,笑着走近一步,“干什么,你是什么天煞孤星吗?谁跟你关系好就克谁的那种?”

“怎么可能,我八字挺好的。”陆惊风自觉退后一步,“虽然我这人从来不信邪,但有些事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既然我都挑明说了,你就记着吧。别到时候后悔,反过来怪我。”

“有些事是什么事……”

林谙还欲再刨根问底,陆组长已经脚跟一转,避之如蛇蝎般,撒开腿快步奔逃了回去。

====

“喏,你要的东西。”

回到办公室,茅楹已经把那本符篆孤本找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递给陆惊风,还不忘叮嘱,“记得翻页小心点,这可是古董级别的册子,翻坏了我没法跟爷爷交代。”

“行。我知道。”陆惊风弯腰从抽屉里取出一副白手套戴上,又从背包里翻出那只红布袋,把里面的符咒取出来,摊在桌面上。

茅楹看他直接倒着从图典最末页翻起,好奇道:“你要找的是什么煞符吗?”

这本符篆图典大全,前半本全是良符益咒,后半本则是罕见的煞符禁咒。

“嗯。”陆惊风一页一页翻过去,看得专注,“我怀疑我遇到了……”

正说着,刚巧翻到目标页。

陆惊风停下来,把马巍事故现场寻出的那张符咒跟把书上的样本放在一起,仔细比对。

“阴兵符啊。”茅楹凑过来瞄了一眼,情不自禁念了出来,这三个字从口中漏出来又回到脑子里滚了一圈,意识到什么之后她差点咬着自己舌头,“我的亲舅老爷,阴兵符?”

她一把抢过那张符纸,反反复复看了几遍,震惊的表情放出来就有点收不住,“真的是耶,一模一样!天呐,有生之年,我竟然能亲眼看到有人画出阴兵符?”

不怪她吃惊得像没见过什么世面,阴兵符这一类煞符禁咒,鲜有真迹。你可以把它画在任何地方,但不能把它画在凝聚法力的黄符纸上。一是不能画,二是画不出。

不能画是因为它是禁咒。阴兵符,顾名思义,召唤地府阴兵以用之。其之所以被列为禁咒的原因有三:一是恐奉祀不力,阴兵哗乱,伤了召唤者元阳而折寿;二是恐召唤者突然暴毙,阴兵四散为祸;三是恐阴兵过盛,被心术不正者利用,轻则谋财夺命,重则戕害时局。

而画不出则是因为,仅凭一般术士的那点法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画完阴兵符的一个符头,业界能完整将其画出来的人物凤毛麟角,而那几位屈指可数的大能皆是德高望重之辈,根本不屑做这种遭人唾弃的阴邪之事。

“有意思。”陆惊风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把手套取下来,喃喃自语。

茅楹一回头,在她佛了很久的组长眼里,久违地见到了跃跃欲试的兴奋光芒,忍不住打了个惊悚的冷颤,好意提醒:“风哥,你上次露出这种眼神还是在五年前,玩一个破网游,把手机砸了,不只砸了自己的,还拿我跟午暝的接着玩,接着砸,然后吃了一个月的土。”

往事不堪回首,陆惊风抽了抽嘴角,为自己辩解:“那次真不怪我,你玩游戏碰到那么一个千载难逢的神经病你也砸手机,无缘无故的,我飞到哪儿他就提刀追着砍到哪儿,正面刚不过,躲也躲不赢,段位还蹭蹭蹭往下直掉,真把我给憋屈得不行。丫的非主流名字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什么‘天涯断肠人’,哎呦……以后别让我见到这个名字……”

“见到了你能怎么样?”门外突然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林谙倚着门,兴致盎然地瞥向他,“不好意思,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你说的那个千载难逢的神经病……很不幸,应该就是我。”

陆惊风难以置信地望着他,惊掉一地下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