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66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我身体硬朗,当然没病,是我家老头子。他最近特别嗜睡,食欲不振懒得动弹,面色瞧着也不大好,去三甲医院看了一圈,医生也说不出个什么不对来,只让他回来多休息。我寻思着既然医生没得用,就上这儿来瞅瞅,让谢道长开两张黄符泡水喝。”大妈等得久了,一边大开大合地活动筋骨,一边乐呵呵地回答,“上回我积了食,酸梅汤山楂汁,吃啥都不顶用,符水一泡,喝下立马好了,你说神不神?”

陆惊风咂舌:“这吃药都得遵医嘱,不能随便吃,三无产品的符水您还真敢随便往肚子里倒?”

大婶正欲开口反驳,背后传来凉飕飕的话音。

“呵,都是些欺名盗世的下三滥手段,都这年头了还迷信,也就骗骗你们这些无知妇……唔……陆惊风你干嘛……”

这人站着挺赏心悦目,一开口就损人不利己。虽然陆惊风及时捂住了他这张欠扁的嘴,但大婶儿已经听见了前半句话,后半句话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出来:这是在讥讽她无知妇孺呢!

登时她脸色说变就变,叉腰跺脚就咋呼起来:“哪里来的没礼貌的小赤佬,滚滚滚,心不诚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她震惊四座的大嗓门,瞬间引来无数针对的目光。

“侬港啥子!小赤佬?”十三岁之后,奋发图强的林大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加上本来就心里堵得慌,当场火冒三丈直跳脚。

被大婶喷了一口唾沫星子,陆惊风也不计较,捂着林谙的嘴,连忙挟着人灰溜溜的撤出长队。

寻了一处人少的位置,陆惊风放开林谙,板起脸教育下属:“能不能克制一下你的狗脾气?谁还不知道那个姓谢的招摇撞骗?但有句话说得在理,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些大爷大妈打从心眼里就愿意信,你跟他瞎掰扯只会挨喷遭白眼,这点常识你都不懂?”

林谙:“……”

见他被骂也不还口,陆惊风以为自己太疾言厉色,放柔了语气:“得,林大少从小养尊处优,不怎么稀罕跟人打交道,这方面常识可能确实欠缺些,没事,以后我慢慢教你就好。”

林谙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怎么了?我真没怪你,你不用这样。”陆惊风开始有点怀疑这人不光脾气差嘴欠,还是个要命的玻璃心。

林谙讷然,一副被雷劈中的半死不活相,内心哀嚎:死了死了,正经教训人的老男人怎么也这么可爱!

第34章第34章

看一位曼妙妖娆的美貌女郎心跳加快很正常,看某个同样带把的老男人咋看咋顺眼……这就有点吊诡了,林谙不思心堵细思极恐,风云变幻间就在内心拿着放大镜,把问题放大了数十倍,提心吊胆地看清症结所在之后,狼狈地激出一身冷汗。

然而纵使三观炸裂情绪暴走,林大少何许人也?心口不一界的鼻祖,内心越是惊涛骇浪,面瘫起来就越发炉火纯青。

于是陆惊风就眼看着面前这位“玻璃心少男”的脸色越来越凉,一路凉到极地结成冰山,直往外腾腾冒着寒气。

“你该不会是在跟那位大妈生气吧?因为她骂了你一句小赤佬?”陆惊风不懂他出离愤怒的点在哪里,想来想去只剩下这个可能。他学起那位大婶骂人的本地口音惟妙惟肖,还带着点独特的个人风格,一句小赤佬经由他口,漾着明显的笑意,听上去可以直接归类于小傻瓜小笨蛋这种更倾向于日常昵称的俏皮话。

耳朵上那阵奇异难耐的痒意又来了,林谙侧过头,深吸一口气。

始作俑者浑然不觉,手一摊:“唉,你理解一下,被洗脑的无辜群众就跟那些流量明星的脑残粉一样,为了捍卫自家爱豆的人身名誉,稍微一刺激,不知不觉就攻击性飙升,蹦跶着化身嘴仗小达人。这种时候,谁要较真谁就输了。”

“哦。”一堆话在耳畔漂浮了半天愣是没听进去一个字,林谙心事重重,敷衍地应了一声。

敷衍得太马虎,被陆组长一眼看出,蹙起眉毛提高音量:“喂,想什么呢?”

游荡在外的魂被叫回来,林谙把理智从垮坍的废墟里扒拉出来,抖落抖落重新给机体安上,面无表情地跟上节奏:“那你说说,谢昌九到底是怎么洗脑圈粉的?”

“这还不简单?”陆惊风半边身子歪在围墙上,一挑眉,示意他看向那条翘首以盼等候临幸的队伍,“喏,你看他挑的都是些什么样的‘病患’就明白了。”

林谙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传闻中的再世华佗谢观主终于露了面,正施施然地迈着步子,钦点起新一轮所谓的有缘人。

谢昌九已过花甲之年,显然成仙无望已经黄土埋半截,老人瘦得有些脱相,但腰背板直,清矍逸朗,看着比大多数年轻人还精神。他这个行业越老越吃香,修道修到这个年纪,眉毛胡子一大把,搭配一身半新不旧的素白长袍,慈眉善目甩着拂尘向你缓缓步来的时候,还真有点仙风道骨、超凡脱俗的高人之姿。

只见高人耷拉着松垮的眼皮,有模有样地掐着手指,嘴角含着一抹莫测高深的微笑,从队头一路行至队尾,走走停停,不疾不徐,时不时掀开眼皮射出一道精光,交给某人一块串了红绳的木牌子。

这就是被命运选中的有缘之人了。

耐心地看完全程,陆惊风啧了一声,扭头问林谙:“怎么样?看出些什么门道没?”

“脱颖而出的人几乎覆盖全年龄段,八旬老汉有,正值盛年的年轻人有,也不存在性别歧视,乍一看挑不出什么毛病。”林谙一根手指横放,抵着唇来回摩挲,思考的时候低眉敛目,周身气场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但仔细想想,其实这些人身上都有很明显的特质。要么畏缩犹豫,面露难堪,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要么神色萎靡,一副生无可恋的颓废样;而那些病容显著面黄肌瘦的穷人都被漏掉了,专挑心事重重且一身珠光宝气的富贵肥羊。”

似是没料到林谙居然真能观察出这里头的隐藏信息一般,陆惊风惊喜地竖起大拇指,虚伪地吹嘘起来:“好眼力!没想到林少身手敏捷长于行动不说,才思竟然也没落下,确实风华绝代,人见人爱!”

“开玩笑,也不看看我是谁。”林谙从小被奉承多了,顺口就习惯性往下接,说完才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是不是在暗讽他之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再确认过对方不怀好意的眼神,八九不离十就是在贬损他没跑了,不由得气出笑来:“你这人……”

“所以说!”陆惊风一扬手,截住他的话头,“这谢道长,能治的且治得好的,都是心病。他很聪明,古来就有喜伤心、怒伤肝、恐伤肾的七情伤身之说,心理问题会导致生理疾病,尤其是功能性疾病。这人啊,本来没病,以为自己有病,怀抱这种疑虑的时间一长,身体真的就响应号召生了病,而且这病很邪门,跑医院跑断腿怎么都治不好。心生绝望之际天降一位神仙般的人物,给了一张包治百病的神符,告诉你兑水喝下去保证药到病除。你对这人深信不疑,自然对他给的符和符的神奇疗效也深信不疑,于是认定这回自己肯定会痊愈,一旦克服了明明没病却觉得有病的焦虑,身体自然而然就好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被聪明人一利用,就成了奇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