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7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讥讽之意显著到让人想忽视都难。

谢昌九好歹一观之主,年纪比这两小子加起来都大,怎么说也是个长辈,不辩一下疑似晚节不保,于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争道:“年轻人,你涉世未深,有些事难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说我派符一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实非骗,乃是正经营生。况且你以为我卖的是符?非也,贫道卖的是一种信念,一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决心。有些人身体上出了毛病,就是因为缺乏这种精神动力,而这种内在动力病人无法自发产生,需要有人在外面推一把。贫道扮演的,就是这么个不可或缺角色。”

头一回听人把骗术阐述得如此清新脱俗,林谙翻了个高贵冷艳的白眼,飞出一抹假笑。

嘴上习惯性忽悠完,自控力跟思考能力被身体重新夺回,谢昌九这才发现这位长相特别得天独厚的年轻人,看着似乎有点眼熟,山路十八弯地咦了一声,“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林谙没搭腔,陆惊风接过话头,以一种审讯的口吻问道:“谢观主,此案人命关天,劳烦你好好回忆一下,按照那人的要求,你总共替他发出去多少张类似的符咒?其中有一张,是不是作为平安符,给了一位王姓中年妇女。”

这王姓女人就是强森的爱人。

“是是是,王女士说是来给干弟弟求的。”谢昌九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神色紧张,“总共就两张,贫道记得清清楚楚,前日的王女士,今日的赵非凡。警长,你能不能告诉我,这……这符,上面画的是什么?”

“符咒经由你手,你就没点好奇心拆开看看?”林谙打开车门,把两座跑车副驾驶的车座前倾折叠,露出后面并不宽敞的空间,“谢道长,委屈你往里坐了。”

“好奇心害死猫,闭目塞听有时候是一门人生哲学。”谢昌九瞥了一眼这公职人员的豪华座驾,内心早就臆想出一系列贪污腐败的职场潜规则,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憋闷的气,撩起道袍爬了进去。

“阴兵符听说过吗?”陆惊风放下座位上了车,在后视镜里凛然凝视着他,“你的闭目塞听,现在间接害死了两条人命。”

谢昌九折腰曲腿地窝着,闻言,嘟囔了一句什么,面色煞是不好。

发动机启动,倒车拐弯、提速上路,一气呵成。

陆惊风两根手指撑在脸颊,歪着头,等空调的冷气逐渐驱散车内的闷热,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好了,谢观主,现在请把你所知道的、关于那位神秘案犯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务必不要遗漏任何细节。有时候就是那些不值一提的点,往往会成为重要的破案线索。”

刚闭上眼睛正试图放松自己的谢昌九立刻表现出坐立不安,面皮不受克制地痉挛了两下,低下头:“我只知道他姓陈。”

他把那天晚上的情景细致地描述了一遍,捶胸顿足,叹了恨不得一百零八口气:“唉,当时我就该看出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那人从外表瞅上去真真是人畜无害,跟平时那些来观里看稀奇凑热闹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又借口身患绝症从医院里逃出来想自寻短见,路遇鹤鸣观忽然被元始天尊感化,死志顿消。我看他眉目清秀,苍白羸弱,确实像是久病缠身,恻隐之心大动就收留了下来。万万没想到,竟然就此着了道!”

“你说他穿着一身病号服?”陆惊风手掌相对,指尖合拢竖起,若有所思,“有没有看清病号服上印着哪家医院?”

林谙瞥了他一眼,知道对方也想到了同一个人。

谢昌九抓耳挠腮想了一会儿,胡子都快捋秃噜了,“好像是……什么人民医院?我就记得貌似有‘人民’两个字。”

“是第五人民医院。”陆惊风给他补齐了全称,搓了搓浸出汗水的掌心。

谢昌九瞪着眼睛盯着他的后脑勺,反应了半晌,惊喜不已:“这么说,你们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前排的两人都没作声。

“被掐住脖子之前,你看到了什么?”林谙转移了话题,“我没看错的话,那一瞬间你的表情很夸张,看上去特别惊恐,像是恐怖片的炮灰见了鬼。”

提起这个,谢昌九土褐色的面色刷地变得蜡白,连皱纹的皱褶里都夹着不安,他嗫嚅着双唇咽了口唾沫,目光呆滞,迟迟没做出回答。

陆惊风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神情,猛地大喝了一声,“谢观主!”

谢昌九像是被魇住了,被这么一吓,浑身一激灵,直接跳起来撞到了车顶,捂着额头射过去愤怒的视线,“贫道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一点都不耳背!”

“我……我看到一个黑色人影从他脚边升起。”他支支吾吾,有些后怕,“不不不……不对,是几个人影,同时扑向了那人,然后他脸上就……”

=.=.=.=

骚包的红色兰博基尼停在紫林山的山脚时,已经是黄昏。

流云在地平线被烧得火红,洒下蔷薇色的斜晖,那两个倚在车边低声交谈的人影融进了这番暖暖的色调里,显得格外和谐般配。

“这是东皇观的地界。”经过一路的冷却,神态举止皆恢复如常的谢昌九后知后觉,他倏地就记起来开车的那位漂亮年轻人是谁了。

一下车,茅楹跟张祺一道迎了上来。

陆惊风这才发现肥啾也在,明黄色的爪子落在茅楹的肩膀上,它把头埋在翅膀下,昏昏欲睡。

陆惊风的眼神黯了黯。

“应家属要求,被害人尸身已经被运往市中心的殡仪馆。”茅楹站定了就不敢再动弹,怕动作幅度一大,惊走了肩上鸟儿的瞌睡,连说话声都放柔和了,“对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恩度集团的创始人之一,家属半秒钟都不想在现场多呆。喏,这是你让我找的东西,在他的公文包里搜出来的。”

她递过来的透明塑料袋里,赫然是谢昌九售出的那些符纸。

“恩度集团?”陆惊风把塑料袋接过来,打开封口,一个接一个地把里面叠成三角的符纸拿出来,拆开细看,一连拆了几个,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

“就是前两天上了新闻的那个房地产公司。”张祺回答,“因为强拆住宅,把一名住户逼得自杀的那条新闻,沸沸扬扬地闹上了头版头条,直到今天余热还在。”

陆惊风手一顿,意识的海中隐约闪过一丝明亮的光线,但很快就湮灭不见了。很多时候,线索就像是扑扇着翅膀掠过头顶的鸟儿,每当他想抓住它们时,它们就惊飞四散,只剩下飘落一地的片片羽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