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7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拆到第十张的时候,那张混迹其中的阴兵符终于显露真身。

确认之后,他又把符全数塞进塑料袋。

“跟上起事故如出一撤,咱们的人从车辆在山底的落点和损毁程度,推测出坠崖的大致高度,通过勘测路面的刹车制动痕迹,锁定了山腰一处范围。奇怪的是,车辆脱离地面冲出去,该处的栏杆却完好无损。”张祺将他半天的调查结果发表出来,末尾还加上了个人意见,“看上去,就像是连车带人,直接被某种不可说的力量抛掷出去的。”

“案子要是处处照常理来,我就不会出现这儿了。”陆惊风拍拍他的肩膀,“走吧,我大概知道你说的那个‘不可说’地点具体在哪儿了。”

“等等,这两位是……”张祺左看看,一老道;右瞧瞧,一靓仔,组合别提多奇怪。

“哦,这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咱们组新来的组员,林谙。”茅楹嘻嘻介绍道。

“又……又叫林谙?”张祺满脸不信,扭头同情地望向陆惊风,“你们组每回来的新组员……是不是都是风哥你以前的仇家?”

之前聊天的时候,他已经被茅楹科普了那句耳熟能详的内涵古诗。

林谙以手抚唇,借以掩饰嘴角掠过的一丝难以捉摸的浅笑。

陆惊风选择性失聪,面无表情地跳过这个话题,指着谢昌九道:“这是鹤鸣观观主谢昌九,至于谢道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待会儿你把他带回去做个笔录就知道了。茅楹、林……姓林的,收拾一下准备干正事了。”

“姓林的?”林谙挑起一边眉,含笑睨着他,“这么唤人可不太礼貌吧,陆组长?”

陆惊风有点恼,“那我唤你真名儿?”

“不。从今天开始我真名就叫林谙。明儿我就去派出所改身份证。”林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欠扁欠出新高度,“所以惊风,你得慢慢习惯本少的名字。”

第37章第37章

陆组长叉着腰,磨了磨后槽牙,腮帮子鼓出一团咬肌半天都没消下去,忍着想敲碎这人天灵盖看看下面是不是豆腐渣的冲动,他恶狠狠地揪了一把自己头顶那堆可怜的稻草头发:“你是不是急着回家烧香?再贫我炒你鱿鱼信不信?”

不努力讨好上司就得滚回去继承一座鼎盛道观的林大少被戳中软肋,愣了一下,闭上嘴巴见好就收。

他摸摸鼻子,心想:这人怎么知道我非要赖在缉灵组里,其实是有难言之隐?

早之前,林天罡就给了顽劣儿子两条路,要么乖乖继承道观,要么出去找份工作干出点名堂来,二者选其一。林老爹的本意是想让自小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在烟火红尘中翻滚几圈,尝一尝人间疾苦的滋味,知道柴米油盐皆来之不易后,好趁早回心转意。

这个提议在一场突然爆发的激烈争吵中新鲜出炉,没两天,林汐涯煞气攻心,旧疾复发。趁此机会,他二话不说就去找了林家世交邢泰岩,将提议的后面一个选项付诸行动。

林少当然也有自己的考量,他得在林天罡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让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分一毫、净身出户之前,先在社会上自行站稳脚跟。

他需要缉灵组的这份工作,这是以后他跟林天罡周旋的筹码,所以之前陆惊风要赶他走的时候,他才会不依不饶地要对方给个合理的解释,给不出来就得让他留下来。

林谙心高气傲,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才是被动的乙方,只是没想到他嚣张嘚瑟完,不声不响的陆惊风其实早就见微知著,对一切洞若观火,就差明着在台面上拆穿。

啧,老男人还挺聪明。

不知道为什么,林谙油然而生一种诡异的自豪感,类似于自家儿子很有出息很给爸爸长脸的那种?思及此,他恶寒地吞了口唾沫,不小心被自己口水呛着,手握空拳抵在唇边咳嗽起来。

陆惊风自然不知道他都脑补了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张祺载着谢昌九先行回刑警支队做口供,他从背包里抽出一瓶矿泉水,头也不回地递给抽风般猛咳起来的某人,一点不耽误他边走边跟茅楹商量待会儿缉灵要用的阵法。

“你要用追踪阵?”茅楹埋头飞速地按着手机,闻言,精心保养、倒刺都没有一根的葱葱十指齐刷刷停了下来,音量拔高了些,“还是拘灵阵跟追踪阵的叠加阵?”

陆惊风点头,“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幕后的操盘手给一并揪出来。”

“万一中途出了问题怎么办?”茅楹满脸不赞同。

“什么拘灵阵,什么追踪阵,什么叠加阵?”林谙喝完水,压下喉咙里的痒意,溜溜达达地跟上,凑过脑袋问了一句。

陆惊风跟茅楹齐齐扭头看他。

林谙在他们耿直的眼中,看出高段位玩家对菜鸟居然能菜到这种程度的震惊,大方一摊手:“嗯。没错。我这人风华绝代没错,唯独对阵法一窍不通。”

“那你是怎么通过缉灵局人才选拔考试,被录用的?”茅楹奇了怪了。

“因为我强的那方面实在太强,可以掩盖一切短板。”林谙面色不改,大言不惭。

陆惊风呵了一声,一针见血:“得了,走后门的就别蹦跶了。”

林谙:“……”

“追踪阵,顾名思义,用来追踪某人行迹的阵法,通过该人的毛发、血液或者凝聚着其法力的符咒。如果符咒被使用过,此符咒即失效,不能再作为追踪媒介,但其上附着的法力转嫁到中了符咒的施法对象。这种情况下,要想启动追踪阵,就需要施法对象的配合。”茅楹怀抱着敬业的扶贫精神,详细地解释起来,“阴兵符的施法对象是其所召唤的阴兵,即这两起案子的犯案恶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