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7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起阵咒语诵毕,阵内一圈贴地摆放着的拘灵符直直竖起,刷地飞到空中,绕着阵眼陆惊风盘桓周旋,由慢到快,不断加速,最终快到只剩一圈黄色残影。

“应赦令,急急如律令,恶灵现身!”

风,顿起。

第38章第38章

正当空的一轮圆月被飘来的云层遮住,地上皎洁的银灰逐渐褪去,黑暗中的阴影抢得场地主控权,阒然无声中隐忍不发,秘密窥伺。

杳然夜幕下,一团跳跃的蓝色火焰缓缓升起,这唯一的光源下,双腿盘坐的男子眉目低垂,双手合十。他的面容恬然温润,明净如水,如同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漫射出柔和的光晕。这光晕看得久了,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那是天降神祗的慈悲怜恤之光。

被神秘的火焰蛊惑,又被强迫性的咒语驱使,狂风助攻中,一道不怀好意的阴气在半空凝结,快如箭矢地俯冲下来,直直扑向陆惊风的面庞。

咫尺之遥,陆惊风倏然睁眼,薄唇翕动:“起阵!”

拘灵阵应声而动,朱砂绘制的奇门八卦乍然迸现出刺眼红光,形成一圈严密的光柱壁垒,那团翻涌着黑气的邪祟一下子刹住猛攻之势,随即意识到自己中了埋伏,转头就拼死往外突破。

然而甫一触到法阵边缘的红光,阵内漂浮着的符篆立马劈出一道威力惊人的雷电,黑团左闪右避,好不狼狈。等一波攻击集中发完,他不再尝试强硬突围,转换思路,飞快地化成人形,扭身袭击与他同在阵中守护阵眼的陆惊风,意欲擒贼先擒王。

这恶灵穿着一身满是血迹的立翻领中山装,左边肩膀被捅穿一个大窟窿,与前天晚上见到时一样,它半边脑袋瘪了进去,暴突着眼球咆哮一声,龇着尖牙啃了过来。

“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陆惊风纹丝不动,冲他俏皮地眨了眨眼,阵内凭空而现另一人,长身而立,他指尖翻飞。

一条阴邪至极的庞然大物如同出笼猛兽,闻见生肉的气味就兴奋地扑了过来,浑身煞气比起恶灵有过之而无不及。倾力对抗没过两招,“民国先生”就发现自身的怨力正在慢慢被抽取吸食,抖着身子惊骇不已,而那只长条龙形“吸铁石”趁他愣神,飞速游走,硕大的尾巴一扫,直接把他紧紧捆住拉到近前,一张黑黢黢的大口迫不及待地张到极限。

要不是林谙及时掐诀匆匆制止,大清恐怕已经按捺不住天性,将“民国先生”囫囵个儿地吞入腹中。

“媒介”已经被控制,陆惊风跟林谙交换一个眼神,后者伸手一招:“过来。”

大清化身磨蹭的蚯蚓,不情不愿地腾挪着,口水流了一地,被圈着的恶灵直接僵化成化石,动都不敢动一下。林谙不耐烦了,一记凌厉的眼刀飞过去,大清一激灵,这才垂下脑袋,加快速度游了过来。

但它仍然有些忌惮陆惊风,准确点说,是忌惮他的焚灵业火,所以停在一米处就再不肯靠近了,但这个距离也足够了。

“当心。”林谙在身后只简略说了两个字。

陆惊风点头,遥遥跟阵外的茅楹微笑示意,随后深吸一口气,双掌拍向地面:“再起阵!”

拘灵阵内叠加的追踪阵继而开启,八卦图象缓慢转动起来,乾坤相易,离坎交替,道道金光射出,“媒介”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挣扎起来,然而它被大清捆得严严实实,再怎么咆哮也无济于事。

有林谙撑场子,陆惊风莫名很安心,他阖上双目,念出咒语:“借天地之眼,寻祟秽之源。”

他倒要看看,几次三番与他作对使绊子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见他入定,林谙百无聊赖地站了一会儿,有点不放心,绕到跟前,蹲下来,不错眼珠地盯着陆惊风的表情。只见他双眉皱拢,睫毛轻颤,活跃的眼珠在紧闭的眼皮下游来逛去,像是知道林谙凑近了正在观察他,他把眉毛蹙得更深了,轻声道:“嘘……找到了。”

一抹飘荡的神识附着在某人额心,这里视野逼仄,晃动间依稀可以辨认出这是一条长且幽深的甬道,蜿蜒曲折,四面是落满尘泥的青石板,石板上刻画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图案,还有一些相当有标志性的符号,他想细看,却被一路带着往前移动。

墙壁两侧,每隔一段距离就有照明用的灯,只是这灯的管辖范围太狭隘,往往刚能看清点周围景象,没走出两步就又陷入黑暗。陆惊风就在这明明灭灭的光线中晃悠着,载着他神识的人也不开腔,死一般的寂静中,唯有踢踏着石板的脚步声回荡在封闭的空间中,充满节奏感。他几乎枯燥乏味地睡过去。

终于,漫长的旅程到了尽头,直直的甬道到了第一个分叉路口,此人脚步不停,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左边。

又闷头走了一段,停在了一扇厚厚的石门前。

门上贴着一道符篆,看符头起势,画的应该是镇魂类的咒语,一只苍白的手伸出,把半新不旧的符揭了下来。

几乎是揭下的同时。

万鬼哭嚎!

就像是被迫暂停的音响被一键按下了播放键,各种出离愤怒的哭喊、尖厉凄惨的叫嚷,以及令人头皮发麻的抽泣声争先恐后地钻入耳蜗,不余遗力地鼓动起脆弱的耳膜。

头顶的甬道石板隐隐有顶不住的趋势,扑簌簌被震下一地碎石。

令人绝倒的超高分贝中,隐隐还能辨认出长指甲挠门的吱呀声响,有人用头死命撞门的咚咚声,以及不同口音的辱骂声……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杂糅在一起,简直是对正常人听力的恶意荼毒。

“各位别急,时间到了,你们自然会得到解脱。”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乍一听还挺斯文有礼,“我会带你们觐见这世上唯一存在的真神。”

回应他的是一堆问候祖宗十八代的谩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