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8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夫人好。”陆惊风就算不记得她,从她雍容高雅的姿态也能猜出一二,游刃有余地发挥起嘴甜的特长,“多年不见,您真是一点都没变。”

苏媛很是受用,眼睛弯成两道上弦月,捂着嘴笑道:“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汐涯都这么大了,我早都成黄脸婆了,过两年就是正儿八经的老太太了。诶?你穿的这是汐涯的衣服?还挺合身的,看来你俩身量差不离。”

“谁说的,你没看这条运动短裤到他身上都过膝了吗?”林谙坐在桌边撑着下巴,皮笑肉不笑地拆穿,“明显比我矮啊。”

苏媛回头飞过去一记眼刀,“恩人甭跟他一般见识,老林溺爱,这小子打小就被宠坏了。”

陆惊风保持礼貌的微笑,“林少后来居上,年轻有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我搭把手的小孩了。”

“他啊,爱逞凶斗狠,易冲动莽撞,以后在陆组长手下做事,还需要你多多包涵。”苏媛自从昨晚见着陆惊风,看儿子对他那么上心,花了一上午,早把对方底细摸得一清二楚。这一调查,还从邢泰岩那儿得知此人还是汐涯的上司兼同事。

因缘际会,巧合套着巧合,命中注定这两人得当好兄弟,于是越发热情,伸手招揽,“来啊,都别站着了,过来坐,茅姑娘,来,坐我旁边。”

苏媛准备的这顿午饭不可谓不丰盛,拢共四个人,盘子却层层叠叠满满地摆了一桌子,光是各类补汤就把陆惊风灌了个饱。

“惊风,你师父焱清道长最近在何处游玩?”聊开混熟了,苏媛就亲近地转唤陆惊风名字,“我可好多年没听说他老人家了,身体还硬朗不?”

“师父他半个月前跟我通话,说是在陕西那一块儿。”陆惊风腰背挺直,始终带着温和的笑,“老当益壮,精神抖擞,就是太顽皮了,也没个定性。”

“哈哈哈,焱清道长还是十年如一日的顽皮。”苏媛的眼睛跟林谙有几分神似,不笑的时候不怒自威,笑起来如同溢满碎金,晶莹透亮,“惊风你还记不记得?那天道长喝醉了开玩笑,非要定个娃娃亲,让汐涯长大了给他徒弟当媳妇。我说我儿子是个男的,只能做丈夫做不得媳妇。他横竖听不进去,酒过几巡临了他很遗憾地改了口,说让汐涯长大了娶他徒弟。我就问啊,道长你徒弟芳龄几何啊?他没吭声,直接就把一边的你拉了出来。”

陆惊风差点把口里的饭喷出来,心虚地瞄了一眼对面的林谙,后者眯着眼睛,一脸高深莫测,他心跳如鼓,打着哈哈:“我师父向来没个正形,年纪一大就老糊涂了,满口话没一句着调。”

“居然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林谙夹了一块蟹黄豆腐,送入口中,边慢条斯理地咀嚼边漫不经心地问。

“那是我没跟你提过。”苏媛托着腮,乐不可支,“当时我以为道长的徒弟是个女娃娃,所以当他把惊风拉出来的时候,我们一群人都笑翻了,骂他忒不靠谱。惊风脸皮薄,还生气来着,转头就跑。”

林谙挑了挑眉,“脸皮薄啊……”

陆惊风怂耷耷地低下头,摆弄着碗里饭粒,极力避免与他目光接触。

“是啊,哪像你,从小脸皮城墙厚,风吹不倒水泼不进。”苏媛今日高兴,谈兴大发,拉着陆惊风道,“惊风,你别看汐涯他现在成天冷着个脸,傲得不行,这孩子小时候可逗了。看西游记,看到唐僧因为白骨精把悟空撵走的时候,哭天抢地,拖长了调子一哭三叹,非要搬凳子砸电视,拦都拦不住。”

“妈!”林谙脸色一变,拿筷子敲了敲碗,警告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

为时已晚,那边陆惊风跟茅楹已经很给面子地笑了开。

谈笑的间隙,茅楹踢了踢陆惊风的小腿,低声询问:“诶,我说,你早就知道林谙是东皇观林家大少了?”

陆惊风点了点头。

“来头这么大,来我们这座破落小庙干什么?”茅楹小声嘟囔,看向林谙,无意中发现对方正盯着她家陆组长。

又来了又来了,这眼神,很有内涵啊……啧,说不上来的感觉,有点黏糊、有点暧昧、有点求而不得……

茅楹愣了愣,心底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个猜测太荒唐,导致她眼皮一跳手一抖,筷子上的红烧肉掉进了碗中的甜汤里,汤汁溅到了她下巴上。这一点小小的动静就引得林谙闻声看了过来,目光里的温度霎时下降了不少。

一对比,跟看陆惊风的时候截然不同。

她急忙伸手抽了一张餐巾纸,借着擦嘴的动作收回视线,不敢再往下揣测。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根本忍不住不抽丝剥茧往深了研究。

不可能不可能,茅楹晃了晃脑袋,自我催眠,一定是她太敏感,别人不说,他们小风风肯定是个直男,这一点毋庸置疑。

……

等等……陆惊风直吗?

凝眸沉思了一阵,越想越胆战心惊,茅楹贝齿一合拢,放入口中的陶瓷汤匙应声而碎,桌上的人都被她这一壮举唬得一跳,苏媛放下碗筷,连忙凑过来:“茅姑娘,快把陶瓷碎片吐出来,伤着哪里没?”

“没。”茅楹摆手笑了笑,表情呆滞地把嘴里东西吐了个干净,机械地扭头,目露惊恐地望向陆惊风,“风哥,你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来着?”

桌上的话题明明是林谙小时候的糗事,茅楹哪根筋搭错了突然问起这个?简直猪队友,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陆惊风压下眼皮,沉默地瞪了她一眼。

是了。

茅楹一抹脸,奇异地冷静了下来。

陆惊风这混小子打从认识起,就他妈没正经谈过恋爱!唯一一次勉强算得上处对象的,还是大学时候有个直系学妹送上门,威逼利诱什么招数都使尽了,他被烦得没招才不得不应下来,结果处了两个月手都没牵,就被人家莫名其妙给甩了,被甩还挺乐呵,直呼总算解放回归至尊单身……

恋爱经验基本为零,放到现在细思极恐,这就意味着,他到底是喜欢女的还是喜欢男的,是直还是弯,都他妈是个不定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