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8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第44章第44章

吃完饭,苏媛不放心,好说歹说要拉着茅楹检查她的口腔,毕竟像茅壮士一般生着副铁齿铜牙,咬碎一口陶瓷汤匙也能安然无恙的人,还是少。太稀奇,稀奇得人看她跟看表演杂耍的马猴儿似的。

“林夫人,这孩子牙口好,真没事儿。不光汤匙,她以前一激动还啃坏过几只碗,旁人看得心惊胆战,她自己独有一套巧劲儿,伤不着。”陆惊风一旁说着风凉话。

茅楹也不看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天大的刺激,张着嘴任由苏媛察看,直着眼睛瞪着天花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陆惊风瞄了一眼屏幕,起身去庭院里接电话。

茅楹下意识美目一转,余光就看向原本懒洋洋地倚在餐厅门口看他们说话的林谙,陆惊风一动脚,这人就跟黏主的忠犬似的,双手插着兜脚跟一转,尾随而去了。

嗯,没错,这绝逼是……纯洁的兄弟情!

茅楹拢眉嘶了一声,舌尖一舔,这才发现牙缝儿里夹了一片薄薄的陶瓷片儿,差点划拉了舌面。

苏媛喜欢养花儿,庭院里摆满了出来晒太阳的各式盆栽,争奇斗艳,千娇百媚,陆惊风一糙老爷们儿,总觉得自己不适合在喷香的花堆里待着,踢踏着球鞋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决定去院门口蹲着。

手机里张祺正在抱怨谢昌九不肯配合,把几个给他做笔录的小同志都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抢着要买他的平安符,那人气那架势……俨然在刑警支队支起了算命摊儿。

“得了,冲他宣扬封建迷信罚笔款,再拘两天,就给放回去吧。这就是个下凡的神仙,能掐会算还挺有生活智慧,知道自己顶多就算个不知情的帮凶,没犯法,老头子精着呢,你们怎么吓唬都没用。”

“只能这么着。”张祺的声音听上去很疲累,想必也是熬了个通宵,“你那儿办完了没?”

“嗯,害死马巍和赵非凡的恶灵我们给超度了。”但是又扯出新线索,事情远比我们想得复杂。

陆惊风拇指跟无名指碾了碾,把后半句话咽了进去,没说。

“行。也算有个交代。”张祺点了点头,“对了,风哥,你之前让我查查马巍来着。”

“怎么说?”

“挺正常啊,哦……在我这儿没前科的人都叫正常。”张祺滋溜滋溜喝着有点烫嘴的咖啡,一边拖动鼠标在电脑上滚动个人档案,“马巍,男,21岁,三类野鸡大学在校生,无任何不良……嗯?”

陆惊风胳膊肘搭在膝盖上,随手揪了一根狗尾巴草晃悠着,眉尖一挑:“嗯?”

“风哥,这孩子两个月前去汉南派出所报道过,录了个口供。”张祺放下咖啡,略微坐直了身子,“我瞅瞅啊……”

他瞅了有五分钟那么长的时间,陆惊风不耐烦了,催道:“你看个笔录当琢磨阅读理解呢?”

“这不是想从字里行间尽可能地还原事件吗?急个几把。”张祺不满地嘟囔一声,“没啥,就是飙车党翻了车,飙出人命了。比赛途中出的事,死者家属把一个车队的车手全都告了,重点就告了马巍。原因么,就因为他当时就落后一名紧跟在后面,眼睁睁看着前面翻车没停下来救人。法医后来解剖了死者尸体,说是本来人死不了,只有几处不危及性命的骨折,但因为没及时获救,车子油箱漏油,最后是被困在里面活活烧死的。”

“马巍要是那时候能停车去看看,人可能就得救了。家属这么说的。”张祺食指敲了敲桌面,“不过他后来在做笔录时,觉得自己挺冤枉。他跟死者平时关系也不错,要放在平时肯定不会一走了之,但当时是在比赛,要拿名次的,除了赢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最后案子怎么结的?”陆惊风问。

“家属撤诉的呗,车队赔了一大笔钱,私下和解了。不过这案本来也立不了,这事儿怪谁啊,见死不救又不违法……”张祺叹了口气。

见死不救又不违法。

“乖祺。”陆惊风努努嘴,忽然喊了一声。

“啊,在呢。”

“你真是天才!”

突如其来被夸,张祺有点不好意思,“怎么……怎么就天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半个月发生的那些案子,我好像有点头绪了。”

张祺眨了眨眼,刚想问哪些案子啊?什么头绪啊?对面就冷漠地挂了。他握着座机话筒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地感慨:“交友不慎啊,使唤人的时候贼热情,用完就甩,拔diao无情。”

陆惊风挂了电话,把手机揣回兜里,用狗尾巴草细细的根茎在地上勾勾画画。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诡异案件,从陈景福养出鬼婴,到赖美京、钱争阳、还有昨天的“民国先生”,看似都没有关联,但细究下来,他们报复的对象都是道德上的罪人。不是所有鬼魂最终都能化成恶灵,他们固然都有情由,但有时候这些情由并不足以支撑他们获取足够的力量来杀人,这幕后必然有“成全”他们执念的操控者。操控者给了他们力量,并且一定索取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回报,从而实现了双赢。问题是,此人的目的是什么?代替正义与法律惩奸除恶?

显然不是。

越往深了想,陆惊风越有如履薄冰之感。

这些浮在表面的案子都只是冰川露在海面上的一个山尖,冰川在深海里的全貌到底如何庞大,不得而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