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8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而他在追踪阵里看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目前为止他一个人都没说,也不打算说。事情没确定下来没个断言之前,知道的人越多风险越大。因为他直觉他们这伙人正在面对的,是个厉害角色,说不准,还是很早以前就埋下的旧怨,宿敌见面,分外眼红,旁人不得插手。

蹲久了腿麻,陆惊风拍拍手,猛地一站起来大脑供血不足,下盘有点不稳,斜下里伸出一条胳膊,虚虚地扶了他一把。

陆惊风倏地转身,拉住那条胳膊往前一扯,以肘格挡因惯性扑上来的胸膛,手里的狗尾巴草一下子怼到来人鼻子下,调皮地搔了两下:“林少学什么不好学偷听。我手里这要是把匕首,你就一命呜呼血溅当场了。”

鼻子一阵刺痒,林谙另一只手空着,将胆敢拨老虎胡须的某狗尾巴草一掰一折,再随手一弹,弃尸荒野。

“没偷听,光明正大地听。”他的目光溜到陆惊风攥着他手腕的爪子上,神色有点不自然,“怕你借着打电话的幌子,直接就下山了。”

被一语洞穿心思的陆惊风沉默了两秒,皱着脸放开人:“不是,你那共情的本事是不是不光对灵体有用?对人也……?”

邪性!他怎么看出来我想溜?我就是两秒前才刚刚灵光一闪而已!传说中的读心术?

“别慌这走,休养两天,再趁这个机会把那个时不时短路的焚灵业火看一下。”林谙也不多废话,揪着他领子就往回扯,“林天罡如果也都看不好你这个毛病,基本就没得救了。”

“早就没得救了。哎,我自己会走,你松手。”陆惊风脚下顿住,不肯就范,“好好说话。”

林谙依言松开,某人看了他一眼,扭头就往反方向跑。

“我真没事儿,回去睡两觉精神就起来了,无亲无故的总赖在你们家算怎么回事儿?而且我一堆事儿忙着要弄清楚,没空搁这儿跟你瞎耗。你也是,休息好了就跟茅楹回去上班,真当这岗位养闲人的?白拿工资不做事?我下山先去一地儿看看……”

陆惊风边说边闷头往外走,还没到院门口一道黑影掠到跟前,近一米九的大高个儿随便往哪儿一杵都跟堵墙似的,压迫感逼人。

“试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没得救?”

“试了,刚开始两年什么法子都试过了。”陆惊风撩起眼皮,面色沉静,他双臂环胸,拎起嘴角哂了哂,“难不成还得试试你那个‘十全大补汤’?放过我吧林少,别折腾了,那味道,我真害怕。”

林谙抿了抿唇,还想再说什么,身后乍然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老年烟嗓,亮如洪钟。

“什么‘十全大补汤’?给我也来一碗补补?”

这声音就算碾成齑粉泼进灰里滚一圈,陆惊风都能一耳朵听出来,登时一激灵,探出半边身子:“师父?”

陆惊风那个不着家的师父?

闻言,林谙转过身,打眼先看到前面一身长袍的林天罡,联袂而来的是一满头银发的老大爷,不对,应该说是位极其讲究的老绅士。

老绅士大热天的也穿着一身笔挺西服,西装马甲的口袋里延伸出来一根怀表的银链子,表链规规矩矩地别在马甲第三个扣眼里。腰板儿也很直,不见半点他这个年纪会有的佝偻,臂弯里挂着根黑棕色的木头拐杖,戴一副玳瑁老花镜,面上的皱纹深刻但出乎意外的优美,透露出跨越了岁月长河后饱经风霜的尊严。

林谙曾对所有老者怀抱同情,这些人不管年轻时如何叱咤风云,翻云覆雨,都会在特定的年纪陷入衰老的不幸流沙,独自跌跌撞撞地走进暮年的大雾。他在林天罡日渐肥硕的肚腩、在苏媛垂挂下来的眼袋上,都窥见到了不体面之处。

但眼前这个老人打破了他陈旧的观念,他老了,但依旧风度翩翩,魅力不减,自我打理得挺有派头……

林谙上下打量了一遍,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迎面就袭来一阵疾风,他本能地往右滑开一步,同时侧身沉肘。

小臂跟坚硬的拐杖碰了一下,拐杖上注进了法力,林谙只觉得接招的骨头一阵震颤。那拐杖一招没到头,游蛇一般黏着林谙,左敲右戳,最后逮住他双臂间的空门往前一杵,林谙含胸躲避,人已经不自觉倒退了好几步。

“老头子眼神不好,你长这么高作甚么?挡着我跟徒儿来个热烈的久别重逢。”陆焱清收了拐杖,嗔怪地瞥了他一眼,扭头就笑容可掬,“小风,师父回来啦,想不想师父?哎呀,让我好好看看,怎么眼角长细纹了!让你平时多注意保养,上回我给你寄的男士面霜天天儿在用着没?卖这东西的小丫头可是跟我拍胸脯保证了的,用那擦脸绝对满面胶原蛋白青春永驻!你看你这脸瘦得,下巴都尖成锥子了,你该不会是瞒着师父去磨骨了吧……”

“师父。”陆惊风一脸无语,做了个往回收的手势,“够了,打住。”

陆焱清真就不说了,笑眯眯地看看他,又看看林谙。

“这是犬子,汐涯,见过焱清道长。”儿子一上来就被人拿棍子捅,林天罡也不恼,脸上堆着的笑能开出一朵花。

“道长。”林谙乖乖问候,长辈面前,他再怎么傲也不敢端着,更何况刚才过的几招,他确确实实落了下风,老道士名不虚传。

林谙尊重强者,垂首敛色,看上去很是恭敬。

“林观主教导有方,公子身手不错,比起小风,可强多了。”

“哪里哪里,这孩子从小皮实,功夫都是自己到处找人打架琢磨出来的,跟我不搭界。道长请。”

陆焱清捧了林谙,又踩了一脚陆惊风,朝脸色不大好的徒弟做了个鬼脸,施施然进了里。

老混混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回来了也不第一时间着家,跑东皇观来做什么?陆惊风一脑门官司,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太痛快。

陆焱清脑袋后面像是长了双眼睛,不回头就能看出他的心思,背着手,摇头晃脑:“当初我出去是为的什么你不记得了?今儿我回来了,当然是找着法子了。为师这么受累是为了谁?还不快进来给我捏捏腿?杵着跟林家小子一道当棒槌?”

这老道儿像是看我不顺眼……棒槌林谙挠挠鼻尖,跟棒槌陆惊风对视一眼。

陆惊风面无表情地在心里翻着老黄历,老混混活到这把年纪,一向不走寻常路,三天两头搞失联,开着辆老爷车就学人家小年轻搞自驾游,成天浪花里舞蹈疯到没边,逢年过节就寄张贺卡敷衍了事,上次通电话还是三个月以前。还有,他哪次出去不是游山玩水傍富婆?全世界数他最逍遥自在,受哪门子累了?

老黄历翻着翻着,陆惊风一顿,忽然从刁角里择出一句话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