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89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原来还有这一重缘故在里面。

林谙一下折了舌头,后悔起自己闲着没事妄加议论,舔了舔唇,想再说点什么有温度的话来往回找补,陆惊风没给他机会:“前面靠边停就好,快到小区门口了,我下去买点东西。”

兰博基尼依言停下,陆惊风弯腰系了一下松散的鞋带,背上背包,下车前不咸不淡地说了声“林少路上当心”,就头也不回地溜达走了。

“嗯……”

林谙坐着没挪位儿,一双眼睛黏在他身上,目送着他以陆氏独有的走路姿势,颠儿颠儿地往前走出几十米。车子重新发动起来,轮胎即将滑出去的前一秒,林谙最后一抬头,发现陆惊风停了下来。

只见那道一米八的身影在理发店门口驻足半分钟,又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数了数存款,最后抬手揪了揪头顶的那堆稻草,再放下手的时候,人已经转过半边身子,果断进了里。

这是总算想开了要换个发型了?

林谙挑了挑眉,也说不清心里在瞎几把期待什么,反正没当下调头就走。

他关了发动机,解开安全带,翻下头顶的汽车遮阳板,遮阳板下是隐藏着的CD收纳夹,修长的食指划过一张张精心收藏的光盘边缘,抽出倒数第二张。

天色暗沉下来,并不宽阔的街道上车来人往,人声嘈杂。封闭的车厢里,凉气阵阵,空灵婉转还带着点俏皮的女声静静流淌。

“顽皮时准不准抱抱你又抛开你,

忽然欢喜,忽然不踩不理,

无聊时准不准装作吻别你……”

林谙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一条胳膊伸出去,食指有节奏地上下拨弄着排气口的拨片,他的目光滑过陆惊风方才坐过的副驾驶,椅背朝后仰出一百二十度,伸手摸了摸,真皮椅面上还残留着人体热热的余温。

在以前,这个位置基本没人坐,即使坐了,也基本没人敢在他开车的时候还呼呼大睡。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人就拥有这么多特权了呢?

像是感应到什么,林谙动作一顿,倏地直起腰,隔着前挡风玻璃望过去。

陆惊风正推开明净的玻璃门,从理发店里出来。乱蓬蓬的半长头发不见了,成了干净利落的短寸,临走前,理发小哥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句什么,他忽然就毫无预警地笑了起来,依旧有点苍白的面上绽放开的笑容,比背后彩灯的荧光还要灿烂。教人实在移不开目光。

林谙以前就知道陆组长模样生得不赖,巴掌大的脸虽然被魔幻现实主义的头发遮得七七八八,但偶尔也能窥见点庐山真容。这下彻底没了那层糟心的屏障,底下鲜明精致的眉眼就坦诚地露了出来。

原来世上竟真的有人,下半张脸寡淡,上半张脸惊艳。

出了门,陆惊风双手插兜走出几步,像是注意到什么,身形一顿,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视线触碰的一刹那,林谙平稳跳动着的心脏一脚踩空,狼狈地跌进了一片绵软蓬松的棉花地。

“每次要转天气,

就如每次我和你冷热对比,

我要你喜欢我,

就如我爱你爱得朝生暮死。”

该死,这首歌的歌名儿,叫什么不好,偏偏要叫《蜜月期》。

第47章第47章

陆惊风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屈起食指和中指咚咚两下敲了敲贴了隔热膜的车窗。

过了两秒,车里的人没按下车窗,而是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还没走?有事?”陆惊风退开两步。

林谙面对面站得笔直,一言不发,垂着眼睑居高临下地看他,目光中带着点古怪的探究和审视,陆惊风被他盯得不自在,抬手摸了摸头顶短到有些扎人的发茬,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嘿,我就是换了个发型而已,你那眼神怎么跟不认识我了似的?”

那张脸只不过换了个发型,就年轻了至少十岁,林谙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移向那两片唇瓣间没合拢的空隙,竟无端期待起方才惊鸿一瞥的调皮的、猩红的舌尖。这可怕的念头一起,他颇有些自我嫌弃,面无表情地心想:这妖精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降头?

“你落下东西了。”他咳嗽一声,按了一下手里的车钥匙,啪一声轻响,后备箱应声而开。

早把“十全大补汤”忘到九霄云外的陆组长一不小心就上赶着跳进了坑里,连忙悬崖勒马,头一甩腿一蹬就作势要溜:“打扰了,告辞。”

合着这位爷搁这儿干等我四十分钟,就是为了把这玩意儿重新塞回来?真是服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