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谙哪里肯就这么放过他,上半身倚靠在车身上,长腿一抻,小腿磕在陆惊风的脚踝上,将人绊住:“别啊,组长,我大老远开车就是为了把它载过来,那只保温瓶里装的只是中药吗?不,还有满满的同事爱和战友情!您就这么两手空空一走了之,我真的会伤心的。”

“伤心个p……”陆惊风被肉麻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就想回怼,一抬头看到对方那张兴味盎然的脸,脑海中冷不丁就浮现起下午那个疑似心疼的眼神,话到嘴边硬是踩了一脚急刹,人被噎得翻了个白眼,再出声的时候已然松了口,“行行行,我捎回去,捎回去还不行吗?求你别摆出一副哀怨小媳妇的表情,搞得我好像个渣男。”

“哀怨?我?”林大少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可是他目前为止的人生里解锁出的里程碑式新表情。

陆惊风肯定地点头,绕去后备箱:“你可以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好好研究一下。可喜可贺,林少的面部神经瘫痪症已在一步一个脚印的艰难康复中,前景一片大好,再接再厉。”

林谙不知道走神走去了哪个异度空间,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呆头憨脑地重复了一遍,“嗯,再接再厉。”

等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蠢的时候,那人已经拎着保温壶回来了,吊着眼角勾着唇,似笑非笑地摆开了贱兮兮的表情,看样子,随时准备大肆嘲讽挖苦一番,以解心头被迫喝药之愤。

这个表情放在陆惊风脸上实在生动,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眉梢嘴角皆挂上喜色,每一根细微的面部神经都雀跃着小小的胜利,洋洋得意得如此明目张胆,连颤动的睫毛都浸淫着小人得志。

林谙眯起眼睛,他发现每多接触陆惊风一会儿,多靠近一寸,多了解一点,都会惊喜地发现更多意想不到的特质。这人就像一部处处致敬经典的暗号电影,头一遍无知无觉,得倒回去观摩无数遍,逐帧逐帧地分析,才能把里面完美隐藏的彩蛋给一一挖出来,并且,每挖出来一个,就有一种诡异的自豪感。

“面瘫可能是好了。”一时热血上涌,林谙忽然弯腰欺身,拉近距离,近到陆惊风的睫毛纤毫毕现,“但又出现了新毛病,它大概瘫了——”

他半撩不撩地注视着陆惊风的眼睛,直到在瞳仁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面庞,然后用中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压低了嗓音:“不然为什么,我这会儿居然看一个男人格外顺眼?陆组长,你以前就这么招人吗?”

陆惊风呼吸一窒,眉心猛跳,心底的一声我操狂奔出去八百里,脸色变了又变,表情在崩裂的边缘逡巡徘徊,花了毕生修养勉强维持住从容,抽搐着嘴角强行搅混水:“当然,我这人百搭,老少咸宜,男女通吃,尤其是小时候,乖巧可爱,就特招人喜欢,谁瞅着都顺眼。同志,你很有眼光。”

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故作自然地转身,跳出某人的气场压制范围,边倒退边皮笑肉不笑:“谢谢林少赏脸,看我顺眼哈,这样挺好,省的以后合作起来还因为个人关系闹出些不愉快。慢走不送,天色暗了,开车注意安全。药我会好好喝的,坚决不浪费一滴同事爱战友情。拜拜。晚安好梦。”

把能寒暄的都囫囵寒暄了一遍,差点把年也提前拜了,他心跳如鼓,脚下生风,几句话的功夫就蹿出几丈远。

林谙原封不动地站在原地,笑眯眯地喊道:“组长,不请我去家里坐坐么?”

陆惊风的身影顿了一下,旋即迈腿的速度更快了,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不了不了,庙太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等哪天我在内环买了大别墅,再请您到家里做客!”

内环别墅?嘿嘿,这辈子也不可能的。

穷逼青年被搞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富二代瞎几把撩拨了,心惊胆战,如履薄冰,躲进家门的一刹那顿生劫后余生之感。

完球,那小子是闹着玩儿的吧?

陆惊风低低地靠了一声,趿拉着拖鞋拉开冰箱,倒了杯凉水咕嘟咕嘟灌了个底朝天,这心啊,被冒着冷气的凉水一浇,拔凉拔凉。

天呢,难道他陆惊风英明一世,挣扎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逃不脱搞基的命运吗?

不,不可能没道理不存在的,姓林的是不是弯成盘蚊香说不定,在下可是钢管直男。陆惊风内省了一番自己垂直于地表的性向,森然一笑,任尔东西南北刮骚风,吾定站得笔直不放松。

思来想去,脑袋一团浆糊,索性也不想了,想不出来肯定是因为肚子里没货,得吃饭。

冰箱里材料有限,陆惊风把各种剩下的鸡蛋火腿菜叶子一锅熘了,加点辣子撒点葱做了个浇头,将就着下了碗挂面。

刚坐下拿起筷子,打开一半来通风的窗户缝里,全速俯冲而来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只听见翅膀一扑棱的声音,低头再看,筷子上的一根面条就不见了踪影。

“每次回来得都挺巧。”陆惊风咂咂嘴,不动声色地伸胳膊护住碗,“去去去,吃你的皇家鸟食儿去。”

肥啾盘旋在天花板上,嘎嘎抗议了两声,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陆惊风的头上,左啄啄右抓抓,很是不爽快。

这也难怪,以前陆惊风的头发扒拉扒拉攒成一团,就成了它天然的窝,这下好,茂密的森林砍得只剩桩子了,不暖和也不舒服了。

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人类一点都不考虑鸟的心情!肥啾凄厉地啼叫起来。

“别喊了,喊破喉咙头发也不会马上就长回来的。”习惯成自然,陆惊风对着一乌鸦说话,一点也不觉得违和,相反,比较一下,跟鸟交流起来比跟某人自在多了。

没了窝,陆惊风的头上也就待得没意思了,肥啾不甘心地落在了餐桌上,围着那碗面条打起转,一副伺机而动的精明样。

陆惊风也不赶它下去,看着它脑补起红烧鸽子肉,凭想象力下饭。

转着转着,肥啾歪着头叽了一声,一只爪子还没落下就忽然定住了,维持着金鸡独立的诡异姿势。

陆惊风呲溜呲溜吃面的动作僵住,举着筷子抬起头。

桌上的鸟与他对视,黑漆漆的眼里闪过一道红光,胸前嵌着的聚魂石发出星星点灯微弱的光芒。

“阿暝?”陆惊风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乌鸦悬着的那只爪子又落了下来,金黄色的喙轻轻打开,口出人言:“啊。”

陆惊风放下筷子,把碗推到一边:“你这次睡了好久,我都有点担心了。”

“总也醒不过来。”乌鸦晃了晃小小的脑袋,差点没站稳,看上去蠢萌蠢萌的,“估摸着,差不多是时候了。你脸色看起来挺憔悴啊大兄弟,肾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