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醒得早不如醒得巧。”陆惊风直接忽略后半句话,双手将它捧起,轻轻置于膝盖上,“刚好有件事我得跟你求证一下。”

=。=。=。=

酒吧春风渡。

夜色里,骚红色的兰博基尼一泊在霓虹灯堆砌闪耀的门口,立刻有指定的泊车小弟挤着笑脸迎了上来,车主是位面容姣好的俊美男人,俨然是个行走的钻石衣架子,一现身就吸引了这里进进出出形态各异的年轻人的目光。

春风渡是酒吧街一众荤素不忌的夜场嗨班子里最嗨的,时常有名人光顾,驻场的DJ乐队领舞都大有来头,装修也是怎么前卫怎么来,厕所比一般的酒店套房都豪华,砸钱砸得毫不心疼,软件硬件齐全上档次,所以就算占桌的最低消费比别家高出好几倍,也不影响它红红火火嗨一整宿。

汉南酒吧街这一片乱得跟斗鸡场似的,恶性竞争特别肆无忌惮,手脚不干净的时不时就互相眼红砸场子,但春风渡开业至今,一片祥和,别说砸场子的,连顾客斗殴都没发生过一起,大家伙来到这里,就好像全都暂时收了脾气消了音,尽量遵循这里的规则。

这全得仰仗春风渡的老板,据说他后台很硬,黑白都有人罩,还没等你暴脾气上来,就已经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拖去小巷子里做掉了。

老板甄度表示:这传闻还他妈的挺可爱。

林谙今天来得低调,既没预约也没占桌,直接在吧台落座。

跳跃明灭的灯光中,群魔乱舞,舞台上的摇滚歌手很rock,扯着大白嗓吼得撕心裂肺,青筋爆裂,八拍没一拍在调子上,鬼畜得很有格调,听得人手心很痒很想打他,国骂憋在嗓子眼里很寂寞难耐。

年轻的调酒师正盯着舞台发呆,林谙一只手捂着耳朵,打了个响指:“干马提尼。味美思跟金酒的比例1:6。”

“啊?好的,请稍等。”调酒师回神,吧匙一点酒杯,惊呼出声,“林先生?有些日子没见到您本尊了。”

“甄哥人呢?”林谙托起腮,捡了果盘里的一颗话梅丢进嘴里,当即被酸得变了脸色,“今天是哪个乐队?那个鬼叫的主唱是谁?算了我不想知道他是谁,赶紧撵出去,太他妈影响生意了。”

“你找老板?喏,老板在台上啊。”调酒师边用毛巾擦着瓶口,边苦笑摇头,“魔音灌耳,林先生快拉着我,他再唱一首我都想辞职不干了,保命要紧。”

“在台上?”

林谙有种不好的预感,扭头朝那个长发挡住脸的妖人主唱看过去,擦擦眼睛,用这辈子玩找不同的眼力辨认了一下,那架势……还真有点熟悉。他伸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表情一言难尽,“他那是什么鬼……假发?”

调酒师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今天的驻唱乐队是CNM棒,主唱突然联系不上,老板就自己顶上了。他……怎么说,你知道的,一向都很有自信。”

“他这叫没有自知之明。”

林谙觉得丢脸,于是整个人转向暗处,过了会儿又觉得辣眼睛,于是又捂住眼,捂了眼没手捂耳朵,耳膜又招架不住,最后忍无可忍,快步走了过去,手一撑,直接跃上台,把正在忘情咆哮的某人一把薅下来。

“做撒子!侬萨宁?”甄度爆出来就是一句方言,撩开贞子般的掩面长发定睛一看,喜上眉梢,“嘿,林老弟?来玩儿啊?今天你很幸运的咧,听我唱歌全场免费的哦。”

“看见没?”林谙冷脸扳过他的肩膀,指了指门口陆续落荒而逃的客人,“你唱歌,免费都没人想捧场。”

“我也冒得办法的咯,主唱不来,总要有人镇场子的咯。”甄度拿着话筒一摊手,很无辜,四十岁的老男人保养得当,疯起来比小伙子还精神。

第48章第48章

“随便拉个人来,都比你镇得住场子。行行好,照顾着点生意,兄弟我可能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以后就指望着春风渡的那点股东分红过日子了,嘴下留情甭断我财路。”林谙把他搡到吧台,沿路收获了无数嫌弃的目光。

春风渡总共四位股东,除了甄度,其他三位都是甩手掌柜。

甄度刚刚在台上吼得太用力,脚下有点发飘,乐得不费力气被他推着走,翘起兰花指拨拨狂野的假发:“扫地出门?你这就跟林老爷子彻底撕破脸了?老弟,哥也劝了你很多遍了,不就是个道观吗?闭上眼当个礼物收了呗,何必跟自家老爹闹得急赤白脸的……这样,哥给你出个主意,你要实在不中意,等老爷子一没,转手卖给国家不就得了?或者你不差钱,直接捐赠啊,那道观都可以直接申遗了,国家巴不得你为宗教事业无私奉献……怎么样,哥是不是很机智?”

“机智什么?我要把它卖了,你负责按住林天罡的棺材板儿?”林谙横了他一眼,审美跟不上这位潮流先锋长发皮裤花衬衣的品味,眉头直皱,“秦元宝要是看到你现在这样,绝对后悔当初没把眼镜儿擦干净。”

甄度在吧台高脚凳上坐下,转了个潇洒骚气的圈儿,意味深长地给了一个耻度很高的眼神:“在我家元宝眼里,这些都是情趣。情趣你懂吗?情……哦,sorry,我忘了,你是真的不懂。”

林谙端起酒杯冷笑一声,对这种嘲讽习以为常。

“你说说看你,简直拉低了整个酒吧的恋爱经验值。”甄度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谈个朋友丰富一下人生阅历吧少爷,简直对不起你在坊间的那些花边传闻。最近你不来,前两天还有妹子问起,跟我打听林少是不是又有新欢了?我都不知道咋回,新欢?屁咧,旧爱都没有一个。你也是,以后拒绝别个求爱装名草有主的时候,能不能不随便胳膊一伸,在舞池里瞎指一通?”

“不指她们不信。”林谙抿了一口酒,烈性浓醇的金黄色液体滑过喉咙,刺激得他眨了眨眼,“以后不了。”

“不了?这话你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真的,不随便瞎指了。”

“嗯,瞅准了再指,上上回你喝醉指了个男的,差点以为你沦落成了同道中人。”

“……”

甄度背靠吧台,双肘往后撑在台面上,翘着二郎腿缓了一会儿,突然get到什么,一把掀开假发,猛地回头:“等等,啥意思?不瞎指了,难不成这回真的名草有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