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过了一会儿,心里又升起一丝好奇,这么晚了他有什么事不发文字,非得视频?抱着手机翻来覆去,最后还是没忍住。

【天字一号颜值担当】:有事?

对方回得很简洁,一个字:接。

回完又是一个视频邀请,这下陆惊风迟疑了近一分钟,最终还是妥协按下了接听。

那边的环境很嘈杂,五颜六色的光束射来扫去,旋转跳跃,音乐的鼓点激烈亢奋,一声声短促有力,像是直接砸在耳膜上,镜头一阵令人目眩的晃动,目之所及全是妖娆扭动着的食色男女。

一片老干部生活以外的新天地。

听着重金属等了半天没看见正主,陆惊风怒了:“大半夜的不睡觉视频骚扰人,连个面儿都不露,耍我玩儿呢?”

视频里顿了几秒,终于传来了声音,有点软有点温柔,音色很陌生:“啊,奥特曼跳脚了,你搞好没?”

“你谁啊?这是林……姓林的手机吧?他人呢?”陆惊风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莫名很焦躁,他想睡觉,嘟囔着抱怨,“搞什么幺蛾子呢,喝醉了?”

抱怨归抱怨,他却并没有马上挂断。

混乱的背景音里只能勉强能辨认出人声,“哎呀你好,我叫甄度,汐涯朋友。”

“有事?”陆惊风打了个哈欠,“没事我就挂了。”

“有有有,有事,你先别挂。好了没?啊?行,好了好了。奥特曼你还在吗?没啥,林少他就是想邀请你当个听众。”

嗨了一万年的摇滚乐骤停,举着手机的人尽量把手臂抬高,画面里出现了一方小舞台,舞台中央倾泻了一柱亮白色光束,光里映出一人扶着话筒坐在高脚凳上的剪影,轮廓看着有点眼熟。

舞池里原本正尽情挥洒汗水发酵荷尔蒙的年轻人被迫中止了贴身热舞,皆不满地看向负责打碟的DJ,DJ无奈地耸耸肩,表示与他不相干。于是那些不怎么友善的目光又聚集到灯光里的乐队主唱身上。

他们这才发现,主唱临时换了个养眼的大帅哥,帅哥的姿势一看就是特意研究过的,举手投足间每一个动作都精致完美,连侧脸转过的角度都恰到好处。以鼻梁为分界线,一半隐没在阴影里,一半敞亮在灯光下。

人们对美好的人或事总能更包容一些,抗议声顿时消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在那道惊艳亮相的低沉嗓音中迅速土崩瓦解。

一首安静唯美的经典情歌,在一家嗨破苍穹的酒吧里显得格格不入。

但也正因如此,重口味们张着嘴,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口小清新,倒也别有韵味。

“Ifoundaloveforme我找到一份属于我的爱

Darling,justdiverightinandfollowmylead亲爱的,就坠入爱中,跟着我来。”

兴许是喝了酒的原因,林谙的眼睛看上去很红。

“WhenyousaidyoulookedamesIwhisperedunderneathmybreath当你说你看起来糟透了我耳语声轻过呼吸

Butyouhearditdarlingyoulookperfecttonight

但你一定也听到了我说的“你今晚看起来完美极了””

那人抬起脸,穿过镜头望过来的刹那,陆惊风脑袋里咔嚓一声,像是有什么脆弱的东西触地碎裂,他眯起眼睛,在反光的屏幕上看到一张慌乱迷茫的脸。

第49章第49章

“二十四小时,五起人口失踪。”

上午九点,陆惊风罕见地睡过了头,顶着新发型赶到办公室时,正好碰见张祺来天字一号串门,顺便陈述这次的紧急委任案件。

“乖祺,咱们什么时候沦落到连失踪案都要管了?”茅楹正在清理堆满了七零八碎各种小物件的办公桌,不停地往一个废弃的大纸箱子里扔东西,拿着古早的鸡毛掸子漫天挥舞,“国家每年大约有八百多万的失踪人口,要是受理的案件一桩一桩都管上,姑奶奶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早就秃没了。”

“要是一般的失踪案,我能到这儿来吗?”那根扎了红绳的鸡毛掸子像是长了眼睛,总撵在张祺身周,灰尘扑了他满头满脸,害他揉搓着鼻子打了个仪表尽失的喷嚏,“啊嚏——五起案子的失踪现场都有明显的侵害痕迹,以潜在的连环凶杀案受理的。”

“连环?这么说现场的痕迹都相仿?”陆惊风一手拎着豆浆油条,嘴里还叼着一只菜包子,慢条斯理地晃悠进来,看样子好像他并不是上班迟到,只是中途出门透了个气而已,还笑嘻嘻地抬手晃了晃,企图用食物贿赂同僚,“张队一起吃早饭不?”

“不早了,马上就到点儿吃午饭了。”张祺对缉灵组整个部门无所事事含混度日的精神面貌表示痛心疾首,“你们可长点儿心吧,邢泰岩不是说了吗?今年要裁员,业绩最差的组……哎呀我去,帅锅你谁?”

他这一惊,直接惊出了口音。

茅楹好奇扭头,手里已经泛黄的一沓档案袋啪叽一声掉在地上,夸张捂嘴:“害怕,留了那么多年的小卷毛说不见就不见了,这样的风哥让我感到陌生,同时又惊喜交加。帅锅你有意向相亲不?”

“一个个的,少他妈贫嘴。”陆惊风笑骂了一句,走进来将豆浆油条放下,听到门侧一声凳脚摩擦地面的轻响,显然是有人拉开椅子站了起来,他身形略微顿了一下,神色不变,“别停啊,不要迷恋哥哥帅裂苍穹的脸,那都是表象。张祺继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