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好……额,刚刚说到哪儿了?”一被打岔,大脑就一片空白,张祺翻起白眼冥思苦想,“熬夜熬多了可能真影响智商,哪儿来着……”

“侵害痕迹。”身后一道清冽偏厚的声音提醒道。

“哦对,痕迹,谢了林老弟。”张祺隔空朝那边打了个响指,陆惊风专心啃完包子,嘬着喝了小半杯的豆浆,咬着吸管目不斜视。

就算目不斜视,也依旧能感受到那道目光如影随形,如芒在背。

“失踪现场很相似,无一例外,都有大量呈放射状四溅的鲜血,喷洒得整个房间到处都是,我给你们看看刑侦科现场拍摄的图片,挺惨烈的。”

说着,张祺作势要打开手提包,陆惊风眼疾手快地一把按住他,“大哥行行好,等我吃完再慢慢儿研究,你先说你们的调查结果。”

“结果?没结果啊。”张祺也不想存心恶心人,肩一垮手一摊,“基础调查按照流程中规中矩地走了一遍,除了现场的血迹经DNA验证,确实属于失踪者本人以外,其他的一无所获。现场取证没发现可疑的人物的指纹和脚印,由于都是在密闭空间中遇害,也没有可调查的监控录像。目前那边还在排查失踪者的社会关系网。”

“五名受害人,关系网光是走访都要花上个把月,走访完再一个一个比对筛查,建立数据库,找出其中微弱的共同联系……得,搞完这些黄花菜都凉透了。大海里捞针,要么找不到要么找到了也是噩耗。”茅楹抠着档案袋上的回形针,瘪了瘪嘴,“吃力不讨好,这就是为什么除了人口拐卖,那么多失踪案死活也告破不了的原因。”

“嗯,过程确实繁杂琐碎,所以才想到你们这儿来走走捷径。”张祺拉了张椅子反着坐下,“虽然目前还不能断言这是非人作案,但我有种强烈的直觉,这肯定属于你们范围内的案子。”

“怎么说?”陆惊风挑起一边眉毛。

身后,一阵轻到不仔细听极容易被人声忽略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连带着一阵搅动房内空气的气息,陆惊风提起心脏竖起耳朵,靠在桌上的半边身子别扭地绷紧了,另外半边身子没着没落的,不满地叫嚣着别过来。

“五名失踪者中,有三名都是在自己家中没的,小区的电梯监控显示这三人晚上都各自安全地回到家中,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排查监控时,也没发现同一个地点出现过相同的面孔。并且,其中两人的安全意识很强,防盗门都从里面反锁了的,没有任何暴力撬开的痕迹,完完全全的密室现场。”张祺托着下巴,摩擦着熬夜长出的一点硬茬胡须,“更离奇的是,另外两人,与家人同住,晚上在卧室里悄无声息地不见了。从所有现场的血量来看,失踪者就算没死,也重伤在身奄奄一息,我们排查了几乎全市的医院,没有符合相关条件的就医人员。问题来了,活生生的人去哪儿了?或者不幸地说,尸体呢?”

“强酸销毁冲进了地下水道?”茅楹又开始发散思维,“各种死不见尸的方法不是有很多吗?”

死不见尸四个字令陆惊风抬起眼睑,眉心重重一跳。

“在第一案发现场,想做到销毁尸身还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简直难如登天。再说了,浓强酸单是完全溶解一颗牙齿都需要至少十几个小时,一具成年人连骨带肉的身体?大概要花上半个月左右吧。”

张祺苦着脸,看起来一筹莫展,他像遭遇了暴风雨摧残的小动物一般朝陆惊风投去楚楚可怜的一瞥。

陆惊风投降,拍案定音:“行,案子我接手。”

“好咧,目前为止该案的所有调查进程,事无巨细我已经汇总发送到你邮箱了,你记得查收。”张祺心满意足地跳起来,从包里抽出文件夹,“纸质材料都在这里,你吃完早饭再翻吧,免得影响胃口。什么时候想去现场探查记得叫我,事关多条人命,上头很重视,我也一起去。”

陆惊风扬起一只手,朝他脑瓜子落去,被机警地躲开。

“行,那我就先回支队了,失踪者的家属拖家带口的赖在局子里打地铺不肯走,不想点辙安抚一下给稳妥地请走,免不了又被臭骂一顿。嘿嘿,合作愉快,告辞。”

噼里啪啦地一通说完,像是怕陆组长反悔,张祺笑嘻嘻地夹起包,整理整理软塌下来的衣领,转身就撒起脚丫子夺门而出。

过了两分钟,他又原路返回,翻出一只精致的小瓶子在茅楹面前晃了晃,放下时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抛完媚眼扬长而去。

“香水啊,小子能耐了。”陆惊风拖着调子吹了个拐七扭八的口哨,伸手去摸手边的豆浆,摸了个空,侧身抬眸一看,印着卡通熊猫的环保纸杯已经落入了某人魔爪。

下一秒,那两瓣尊贵的薄唇轻启,咬住了透明的塑料吸管。

不出意外,那一截上面还沾着陆组长晶亮的口水。

“诶!这杯豆浆我已经喝过……”陆惊风咀嚼的动作骤停,鼓着腮帮子不可思议地瞪向作妖的某人,说话的声调都变了。

“口渴。”林谙肺活量惊人,趁人来不及制止两三口就把豆浆喝了个精光,五指收拢揉成一团,一个漂亮精准的投篮,把空纸杯隔空扔进了废纸篓,“我得提醒一下陆组长。”

陆惊风恋恋不舍地盯着已逝豆浆的方向,咕嘟一声,忿忿地把嘴里一口油条干咽进去,

“什么?”

“两天之后就要进行经脉疏通,到时候过程应该很不容易,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比什么都重要。”林谙转身,倒了杯烧好晾着的温开水,递过去,“一大早就不要空腹喝冰豆浆了,伤胃。”

确认过眼神,是搞暧昧不要钱的人。

陆惊风内心慌成傻逼,表面维持淡定,说了个谢字大方地接过水,不着痕迹地绕道回到自己座位,“不过林同志,咱们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而懈怠公务。业火是要治的,案子也是要办的,双管齐下,两手并抓,岂不美哉。”

茅楹兀自叉着腰,跟那瓶淡金色花苞造型的香水面面相觑了良久,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半途听了一耳朵,下意识就怼上来:“也不知道是谁因为个人原因带头迟到,还一下子直接混过了整个上午。”

“咳,下不为例。”陆惊风有点难为情,摸摸鼻子咳嗽一声,忍不住抱怨,“晚上失眠,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着,也不知道是累着了还是身子虚,一睡过去三个闹钟都没能把我成功闹醒,早上看手机的时候都怀疑自己其实是昏过去了……”

话音一落,他即刻意识到说漏了什么,眉头一皱闭上嘴巴,恨不得嚼断舌头把话给收回来,然而越是刻意越容易被抓住马脚,他偷偷觑向林谙,被后者似笑非笑的目光攫了个正着。

完了。他心里咯噔一声,某人要抓住重点借题发挥了。

“失眠啊……”果然,九曲十八弯的嗓音挟着笑意就洋洋洒洒地飘了过来,“胡思乱想得多了,是会影响睡眠的。”

“我心大,脑袋长在脖子上基本就是为了凑身高,思不成也想不出啥。”陆惊风自我嘲讽,“就是睡前必须得保持安静,某个疯子三更半夜去蹦迪,蹦就完了还非得嚎个两嗓子强迫人欣赏,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耳边嗡嗡嗡全是魔音,这不就理所当然睡不着了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