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我强迫你听了?”

林谙抱着双臂,倚靠在窗边,他今天穿得简单清爽,灰蓝色衬衫,牛仔裤,白球鞋,身材高挑,仪表堂堂。

但这极致的简约里,却无处不透着小心机。

陆惊风的衬衫就是衬衫,人家的衬衫那叫艺术品。独天独厚的剪裁,量身定制的尺寸,把宽肩窄腰的轮廓和线条勾勒得清晰分明,以及那顺滑的布料和腕口熠熠生辉银色山茶花袖扣,不难窥出,这是一件上档次的低调奢侈名品。往下,破洞牛仔裤的腰扣上,系着一条跟衬衫同色系的丝带,半掩住那把白玉匕首式样的传家宝;往上,状似微微凌乱的发丝,实则每一处蜷曲和翘起的弧度都恰到好处,正经中透出点狂野,不羁中又隐藏着一丝禁欲气质。

形象格调都太突出,哪怕扔到贫民窟,别人也会认为这是一朝落魄迟早会东山再起的贵公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陆惊风反观自己身上商场里反季促销一百块三件的廉价短袖,嘴角往下压了压,收起玩笑的神色:“没强迫,但不挂断同事的视频通话也是职场基本礼仪。”

“视频?你们这就背着我莺期燕约暗通曲款共赴巫山了?”茅楹失声惊呼,神来一笔,“现在又来当着我面儿说暗号秀恩爱虐死单身狗?”

“不懂成语就不要瞎用,你个洋老外。”啪一声,陆惊风一巴掌拍在硬质文件夹上,“不要暴露你从小在国外没参加过国内高考的事实,以及满脑子黄色废料的饥渴现状,会被歧视的。”

“回国之后我就跟着你混了,肯定是被你同化的。”茅楹呛声,眼神在二人之间游离,就是觉得哪里微妙。

林谙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也不知道是笑陆惊风的恼羞成怒,还是笑茅楹的成语误用,反正听得陆组长心里贼不爽,借着喝水的动作,用口型嘟囔了声:笑屁啊,阴阳怪气。

再放下水,已经恢复了一板一眼的腔调,招呼道:“都过来研究一下案情,看完该跑现场跑现场,该缉灵就准备家伙,上班时间咱就别老是插科打诨了。”

“好的陆组。”林谙二指并拢在额角一扬,走近了,抬起一条腿半边屁股坐上陆惊风的办公桌,晃荡两下腿,弯起眼睛微微笑起来,“对了,你这会儿喝水,用的是我的杯子。”

第50章第50章

空气诡异地凝滞一秒,陆惊风转动眼珠,看向手边那只白色马克杯,并在把手上发现了浅淡繁复的黑色龙纹,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图案,同时也意味着——这真的是林谙的杯子。

陆惊风的马克杯是纯白的,这只杯子除了把手,其余地方也是纯白的,而且林谙递过来的时候正好就握着把手,掩盖了上面独特的花纹,所以陆惊风才会想当然地误以为是自己的那只。

是无意的,还是刻意的,不得而知,陆惊风也不想深究。

这算什么?难不成学那些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年搞什么间接接吻?

他平静无波地把杯子推还过去:“抱歉,我没注意。”

“没什么可抱歉的,是我自己主动拿给你的。”林谙随手抽了一张失踪者简介,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不嫌弃的话,可以一直用着。”

“这……不大好吧。”陆惊风露出为难的神色。

“哈哈哈哈哈,风哥,你真以为他这么好心?”茅楹推着转椅过来,适时地横插一脚,“还不是因为他一大早泡咖啡的时候,笨手笨脚地把你的杯子打碎了,只能临时出去买了个新的赔给你咯!”

“?”

陆惊风看向充耳不闻的某人,从对方沉默埋头疑似忏悔的举动中,证实了茅楹所言非虚,于是他把推出去的杯子又给拨拉回来,“既然是赔礼,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顺便埋汰几句:“唉,那只杯子陪了我好些年,用着一直挺顺手的,突然没了还真有点伤心。”

“新杯子是天然石的,质量上乘,可以陪你渡过余生更多的岁月。”林谙勾起嘴角,“旧的不去,新的怎么会来?无去无来,没有比较的机会,怎么知道孰优孰劣,又怎么知道新的不如旧的顺手?”

这话细细一琢磨,很有些一语双关的意思。

茅楹:“第一次见人把喜新厌旧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服气。”

陆惊风:“我觉得你有继承道观,忽悠,哦不,普度众生的潜质。”

林谙:“……”

“还是办正事吧。”他嘴角抽搐,点了点档案上其中一名失踪人员的证件照,“这位长头发的潮男我认识,某地下乐团的主唱,前天开始失联,驻场的酒吧也没去。哦,就是晚上视频时我在的那个酒吧,春风渡。”

“你认识?行,熟人好办事,就从他入手吧。”

陆惊风转过档案,照片上是张偏女性化的阴柔鹅蛋脸,眉脚边缘打了两颗眉钉,露出的左耳上也是一排钻石耳钉,看来是个崇尚疼痛的“穿孔爱好者”。细长的眼睛,眼尾上挑,盯着镜头时眼神里延伸出丝丝缕缕的魅惑妖异,有种雌雄莫辨的美感。

这年头,男的像女的,女的像男的,乍一看瞅不出来是男是女的人比比皆是,性别界限模糊得不行,只要看着顺眼都能共同谱写后文,再联系春风渡这个引人遐想的酒吧名字……

果然林大少混的场子都很乱啊!

下午去现场,出发前林谙打了个电话,到失踪者的出租屋时,楼下已经候着几个人。

“这是酒吧老板甄度,这三位是乐团其余的成员。”林谙介绍道,“他们应该算是失踪者社会关系中比较重要的一环,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尽管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