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我怎么知道?”

“哦,打扰了。”

“……”

“是符篆。”林谙断然猜测,引得两人同时侧目,顶着目光,他站起身怕了拍手,“怎么,难道你们心里不是这么猜的吗?看到焚烧痕迹,第一反应就是向阴兵符上的引火咒靠近。怎么?不承认?不承认也没办法,咱们的敌人,好像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此人通过各种符篆,操纵百鬼,收割性命,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有证据不要凭空猜测。”陆惊风冷下脸。

林谙挑起眉,不再只是旁敲侧击:“这不是凭空猜测,是合情合理的推理,陆组还没告诉我们,那天追踪阵里,你看到了什么。”

诘问的语气令陆惊风愣了一下,他咬紧牙关绷起咬肌,十指交叠沉默了一瞬,随即答道:“什么也没看到。”

“哦?”林谙低头,寻找陆惊风的视线想要与其对视,被仓皇避开。

他想问,什么也没看到你是怎么受的伤?

一旁的茅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角,朝他缓缓摇头,意思是让他不要再追问。

林谙只能暂时作罢。

勘察完现场下了楼,三人按照约定去了附近的咖啡馆,甄度跟那几个面部表情很不丰富的乐团成员正在小声聊天。

走近了,陆惊风听到甄度说:“没有费离,我不可能再继续雇用你们这个乐团,除非你们能找到一个人气同样高的主唱来替换他,否则……理解一下,小酒吧也是要盈利的,又不是慈善组织。”

对面的三个小年轻皆露出不忿的神情。

甄度这人虽然看着不着调,但该有的生意人本性却是分毫不缺。

人是死是活还没有定音呢,就开始另觅贤能了。

“哟,来啦。”眼角余光瞄见陆惊风一行人走近,甄度站起来挥手,招呼人坐下后又热情地推过茶水单,“想喝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不用了,一杯咖啡的时间太长,我问完话就走。”陆惊风拒绝了甄老板的好意,直奔主题,“各位平时都跟费离费先生走得很近吗?”

“当然,我们一起搞乐队,几乎天天待在一块儿。”回答的是染了一头荧光绿的缺心眼小伙儿,他朝陆惊风抬起下巴,“贝斯手,Tom。”

“嗯……汤姆。”陆惊风很想顺口问一句你们乐队是不是还有个叫杰瑞的,硬生生忍住了,清了清嗓子,“那你们知不知道费离有个同住的室友?”

“室友?没有吧,这小子爱清净,一直一个人住。”

“不对哦,我们在他家发现了另一个人的生活用品,而且对方应该是个女人,因为从牙刷到拖鞋,一律是粉红色的,衣柜里还有一些女士连衣裙。”茅楹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大波浪长发,提出最合理的推测,“他是不是背着你们交女朋友了?”

话音一落,对面三人同时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想率先回答这个问题。

“说话。”林谙没什么耐心,用指节警告性地敲了敲桌面。

他面无表情紧盯人的时候,有种与生俱来的锋利威严,兜头压过来的时候令人倍感压力。

这回开口的,是鸭舌帽几乎压过鼻梁的那位阴沉的少年,少年上来就先自我介绍:“鼓手杰瑞。”

“咳咳。”陆惊风一口免费的凉白开呛了喉咙,喃喃自语,“果然汤姆杰瑞不分家。”

“费离没有女朋友,那些粉红调调的东西都是他自己的。”

“他自己的?”茅楹一脸匪夷所思,“一个大男人,穿蕾丝波点的连衣裙?”

“嗯啊。”最沉默寡言的那位成员全程只说了这一句话,“Felix的内心住着位梦幻小公主。”

“你是想说他有双重人格?”林谙把他诗意的描述转换成冷冰冰的通俗说法。

“没有,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真实性别是女人,男人的身体只是他暂时的伪装。”阴沉少年看上去年纪最小,跟费离的关系似乎也最好,“再过两年,等攒够了钱,他就去做变性手术。”

闻言,其余两名成员皆露出惊讶之色,随后又了然。

“他还是想去做这个手术。”绿毛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断根啊,想想都疼。”

默默围观的甄老板啜着咖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夹紧了腿。

亲疏立判,陆惊风接下来的问话基本只对准了那位叫杰瑞的鼓手。

交流过后,有几处足以引起重视的点:首先,费离在心理上无法认同与生俱来的性别,是一名跨性别者;二来,他每个月都会去参加一个同城聚会,他跟鼓手小弟说,聚会上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志同道合,令人存疑;三是最近费离显得很暴躁,常常会无缘无故地发火,问他怎么心情不好,他的措辞是有人背叛了组织。

“听上去像是被拉进了什么邪教团伙。”回去的路上,茅楹跟张祺语音通话,开着免提共享实时信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