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8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张祺语气平淡,并没有特别意外:“我这边也去调查了其余四位的社会关系网,跟家属深入沟通了一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两男两女,都是跨性别者。其中一位男士前不久刚刚成功地更改了身份证上的性别。”张祺说,“显而易见,这不是巧合,失踪案的目标群体就是市内的跨性别者。”

“张队。”林谙在旁出声,“那个同城聚会你着手查了没?我怀疑这五个人彼此认识。”

“没有,同城聚会是你们挖掘出来的新线索,我这就去查。”

“你可能要加快速度了。”林谙跟陆惊风对视一眼,“慢了,说不定明早又多出五起失踪案。”

说完,对面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想必是争分夺秒地出动,前去调查了。

眨眼间太阳就落了山,三人饥肠辘辘,随便挑了一家街边面馆钻了进去,屁股还没坐热,还在纠结是吃牛杂面还是吃番茄鸡蛋面,陆惊风的手机铃声就催命般叫唤了起来。

接完电话,他嘎吱嘎吱磨了磨后槽牙,抹了一把鼻尖上的汗,站起身,“你们吃吧,我得先去接老顽童。”

“老道士咋了?”茅楹捂着饿得反酸的胃,“回来才一天又闯祸了?”

“说是打架斗殴,整进派出所了。”陆惊风烦躁得很,下意识想揪两把头发,抬起手发现没头发可揪,只好转而挠了挠耳朵,“多大岁数了,还是这副腔调。”

说着,他转身往外走。

林谙跟着出来,一把拉住他胳膊,横竖不由人地往自己的座驾走去:“我送你。”

事出有因,也没啥好矫情的,陆惊风从善如流。

直到坐进车里,他才发现事态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控范围,以前也曾经在车厢这种相对狭窄的空间里跟林谙独处过,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坐立不安过,不安得甚至有点可笑,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处摆。

陆惊风心里明白,一切都是从昨晚那通没头没尾的视频通话开始的,视频里林谙半阖着眸子唱的那首英文歌,虽然听不懂具体的每一个歌词,但只要不是情感白痴,都能做到起码的意会。

成年人的世界里,心思即使没正式摆上台面,涌动着的暗流足以撩动那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使人心旌荡漾。

车厢里愈安静,暗流愈激越,陆惊风愈难受,一侧头就能看见那张侧脸,他按下车窗透气,看着沿街不断往后飞逝的路灯杆子。

他忽然想起他人生里唯一一段算得上恋爱的恋爱,说起来挺不像话的,他全程被不情不愿地推着往前走,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一切好意,却吝啬于付出哪怕一星半点的真心,那个女孩临走前说的最后那段话使他醍醐灌顶。

她说:“惊风,我给你讲个故事。某天晚上,有只灯泡出了故障,不管主人怎么按开关,它就是固执地不亮。主人就问,你怎么了?灯泡回答,等会儿,有个飞蛾在窗外看我好久了。主人说,那不挺好的,有人看得上你。你猜灯泡怎么说?”

“灯泡说,我不是火,别让她看错了,辜负人家一片痴心。惊风,我是蛾子,你却不是火,你该像灯泡那样,从一开始就别亮起来给我希望。”

是啊,我不是火。陆惊风在心里默想,我就他妈的只是个灯泡而已,你可千万别不管不顾地扑上来。

第51章第51章

吃晚饭的钟点,汉南派出所热闹得跟商场大促销一样,小片儿警吆喝的声音此起彼伏,可媲美拿着大喇叭叫喊空前绝后大减价的摊贩。

“我问你呢大爷!今年多大岁数了……啊?呼吸不畅胸口闷?要不要给你拈根烟呐?红塔山还是红双喜?”

“老太太,您看您这头发都白一半儿了,怎么还脾气这么大呢?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非得拿裹脚布勒人家?行行行,不是裹脚布,天蚕丝天蚕丝,您说啥就是啥。”

“哎?这这这,这八卦镜是谁的?过来认领一下。哟,背面还贴着‘急急如律令’?说了,破封建扫迷信才政治正确!都什么时代了,还搞这些精神鸦片呢?太上老君怎么不保佑你打架斗殴别被抓呢?”

戴着眼镜的小片儿警简直快把头顶挠秃噜了,叼着笔哐哐砸着键盘,嗓子都快冒烟儿了。

他一只眼睛盯着左边全须全尾优哉游哉的三位老人家,一只眼睛觑着右边鼻青脸肿的一排年轻小混混,怀疑自己两只眼睛都出了问题,是不是把看到的事实情况给对调了。

不然三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是怎么把这些已然是派出所老面孔的青年揍趴下的呢?

“警察同志,您怎么就不信我们呢?是,没错,体型儿上看咱们哥儿几个确实占优势,但您看我额头上这包,您再看我兄弟这脖子上青紫的血印儿!嘴巴扯得了谎,这伤势可明明白白着呢!仨神神叨叨的老不死虎着呢,冲上来就劈头盖脸的把我们往死里揍啊……不和解!坚决不和解!老子要告他们!这他妈是蓄意谋杀!”

为首的小混混得理不饶人,全然忘了往前干得那些个偷鸡摸狗的勾当,逮着人民警察就像攥住了救命稻草,扯着嗓子要求法律法规替他们伸张正义。

坐在最边上的、穿着还挺讲究的老头抬头朝他微笑:“小伙子,老头子的年纪比你们随便拎出来仨加起来都大,我老胳膊老腿儿身无二两肉的,咋可能把你们整成这样嘛?碰瓷讹钱可不是什么正经职业哦。”

“警警警察同志!就是他,刚刚就他揍得最狠最悍!娘希匹!”混混急了,伸长了脖子要跟他理论,被那双闪着精光的老眼一瞪,气焰顿时矮下去五分,“你你你,你瞅我也没用!围观群众那么多,雪亮的眼睛可都看着呢!谁揍谁,随便找个人问一声就知道了!”

“他这伤,真是你打的?”做笔录的同志摊开手,例行公事地问。

“天地良心,你看我,像吗?”陆老道伸出双手,那双覆着星点老人斑的枯手悬空着,剧烈颤抖起来,“我这帕金森,好几年了,别说打拳了,筷子都握不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