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谙再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维持着这个把人囿于方寸之间的姿势,一手按着陆惊风的肩膀,双腿格住,富余的另一只手又不死心地缠上来,再次擒住陆惊风的腕子。

“我醉了。”他勾起唇角尽可能地凑近,将属于自己的气息肆意喷洒向对方的脸庞,无奈对方的小臂横亘在中间暗暗较劲,他最终只能在距离那两瓣唇一寸处的位置险伶伶地停下,肱二头肌剑拔弩张,再近一毫米都不能了,“醉汉容易说些胡话,做些怪事。”

“醉个屁,你这是酒壮人胆。”陆惊风没他力气大,这会儿用着十成十的力道负隅顽抗,手臂上青筋暴起,“赶紧给我起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你为什么紧张?”林谙笑盈盈的,痞坏得不行,“我又不是流氓,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我只想离你近一些,夜色里好看得清楚些,却搞得好像我图谋不轨,想霸王硬上弓。”

“谁紧张?”陆惊风咬着牙硬挺,仍不忘保持风度,勾出个笑脸来,“俩大男人,有什么好紧张的。”

“那你使那么大劲儿推我干嘛?”

“还不是因为你先使劲儿挤兑我?”

林谙妥协:“那我数一二三,咱俩同时松劲,这姿势累得慌。”

“行。说好了,同时撤手。”

“一,二……三。”

陆惊风:“……”

没了那条手臂的阻隔,林谙终于如愿以偿地跟那具身躯贴了个严丝合缝,胸膛与胸膛之间,只余两层薄薄的布料,心跳的振动引起布料间窸窣的摩擦。

“你又诈我。”陆惊风简直没脾气了,挣动两下纹丝不动,索性放松下来节省力气,仰着脖子让他抱着够,反正也掉不了二两肉。

就是挺热,掌心里全是汗,湿淋淋的,怪不舒服。

“现在什么感觉?”林谙在耳边吐纳灼热的气息。

也奇怪,这人平时煞气重,冷冰冰的,字面意义上的冷冰冰,大夏天都要披外套,这会儿全身倒是热乎起来了。

“感觉你有病。”陆惊风尽力把自己的五感从这个拥抱中剥离出来,瞪着空气瞪得眼睛疼,“你最好就你此刻诡异的举动,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什么革命前的慰问啊,回报我从坑里把你捞出来的恩情啊,随便,只要你解释,我就能表示谅解。”

林谙低低地笑了起来,肩头耸动,锁骨磕在陆惊风的下颌,硬碰硬,有点微喇喇的疼。

“谅解什么?”他拉开距离低下头,面对面,鼻尖对着鼻尖,“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做错了,需要你谅解的。”

“你冒犯了我。”陆惊风沉下脸,抿起薄唇直视他,“请保持正常的距离,别太过火。”

“过火吗?”林谙倏地眯起了眼睛,像是瞄准了目标的猎枪,“过火的,我一样都没干。你想见识一下吗?”

陆惊风不说话了,这种情况下什么都说不得,说什么都暧昧。他总算明白过来,这就是林谙下的套,就等着惶急的猎物自乱阵脚,一头扎进来。

僵持了近一分钟,兜里的手机疯狂炸了起来,冲破了巷子口旖旎诡谲的氛围。对视中,林谙松开了他。

钳制一解除,陆惊风兔子般瞬间蹿出去几步,外强中干地瞪了浪荡的登徒子一眼,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乖祺……”

张祺的嗓门迫不及待地敞开了吼:“查到那个邪教组织,哦不,那个同城交友小群体了!总共七个人,你们猜得没错,失踪的五人彼此认识,都是这个群体的成员!”

“还有两个呢?”陆惊风问。

“一个前天自杀了,一个还活着,现在还在追踪具体位置。”

“把这两人的个人信息都发给我,尤其是那个还活着的,快!”

刚说完,手机就叮咚一声收到邮件,陆惊风点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看上去很是面熟的脸,准确来说,这张脸三个小时前刚刚见过。

“这不是那个小混混吗?”林谙凑了过来,“我记得好像是叫刘……”

“刘泉。”陆惊风迅速翻看起个人简介,基本上就是一份几进宫的犯罪档案,偷盗骗财拉皮条,三年刑罚以下的事儿这人年纪轻轻就基本全犯过,翻完,陆惊风拔腿就往回跑,边跑边怒啐,“还能再他妈巧一点。”

公交已经失之交臂了,他不想救人也失之交臂。

.

“老人的荷包你也敢沾,活腻歪了。这人幸亏是没什么大碍,真死在所里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派出所里,小片警谆谆教诲着方才闹出一场大热闹的混混头目,一根食指戳着那只鼻青脸肿的脑袋,跟戳皮球一样的,点点点。

“秦哥,抽烟,消消气。”混混浑不在意,腆着脸,从烟盒里拨出一根烟,殷勤地递上,再掏出打火机点上,“咳,今儿算我们倒霉,挨了揍不说,还给赔不是,真他妈祖坟上淹了洪水。”

“你也忒能扯,被那三个老的打成这样?别说我,说出去你看谁能信?”片警笑得阴阳怪气,“讹人也要看对象,别逮到谁都薅,糊弄小孩儿呢?真当我们警察叔叔都是吃干饭不长眼的米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