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刘泉的头皮炸了,触电般连退数步,后背抵着墙,神经质地怒吼:“这他妈是男厕所!女鬼作妖也要分场合!要点脸!”

他冷汗直冒,眼睛死死盯着手机,他从小胆儿肥,这会儿受到惊吓竟然没第一时间想着夺门而出,反而想看看到底是哪个龟孙子不要命了,敢来捉弄他。

亮起的屏幕上,手机像是被某个黑客远程控制了一般自动跑起了程序,先是回到主页,再点开“虎斑”直播的鲜红色app。

刘泉冷笑:“这又是什么骚操作,新一代手机病毒?”

紧接着,他的眼球就直直地定住了,在裤缝上不断摩擦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只见空白的搜索栏里,自动键入了一个名字。

“张梓羽”。

刘泉的大脑宕机了一瞬,这三个字简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周身无知不畏的气场登时消了个一干二净。

搜索结果出来,一个直播录屏被点开,悄然无声地播放起来。

刘泉身上的短袖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湿哒哒地黏在身上,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上来,微弱的哭声灌了他一耳朵,挑拨着他脆弱的神经。

“滴答”一声轻响,有什么液体凭空掉落,落在他的手机屏幕上迅速晕开,红艳艳的一个圆斑呈放射状向四周散去,盖住了底下疯狂滚动的弹幕,和女子惨淡苍凉的面容。

是血。

刘泉似有所感,麻木抬头,在看到悬在半空的黑色背影时浑身血液骤凉,低低地骂了一句什么。这回不刚了,屁滚尿流,猛地扑向门上插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生死一线之际,他无论怎么咬牙拼命,涨红了脸绷紧了肌肉,折腾到力竭都拉不开那只看上去明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拉开的插销,冥冥中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与之抗衡。

完了完了,他抹了把刺痛眼睛的汗水,四肢并用想从门上方的空隙翻过去。

眼前出现两团黑糊糊的东西,等定睛一看,发现门上两只恐怖的血手印。

看看尺寸,是自己的。

他哆嗦着摊开双手,刚才擦的哪是汗?全他妈的是血水!膝盖一软,他差点跪下,抱着头语无伦次地辩白:“是是是,是你先背叛了我们,不怪我,我就……我就骂了你两句而已。要找,你找费离他们去,跟,跟我没关系!别找我,别找我,别找……”

念着念着,他突兀地打了个嗝儿,喉咙里泛起刚喝下去的汽水味儿,橘子味的。身上一凉,他低下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伸手抹了一把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像是突然得了什么癔症,他急不可耐地撩起衣服,捞起裤腿。

瞳仁止不住地颤动起来,他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往外渗血!

.

陆惊风跟林谙奔到派出所,一眼看到那几个在马路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群体,上气不接下气地冲了过去。

“干什么干什么?不是都已经和解了吗?”其中一名记性好眼力佳的,老远就认出武功老太的儿子来,戒备十足地盯着他,带着兄弟们集体后退一步,“欺负起人来还没完没了是吧?”

陆惊风摆摆手,一口气还没喘上来,被林谙争了先:“刘泉呢?”

“找我们老大有事?”小混混顾左右而言他,以为他们胡搅蛮缠又回头兴师问罪,打起马虎眼,“他忙,有什么事跟我们说一样的。”

“跟你们说不上。”陆惊风最怕遇见这种不配合的无知群众,具体什么事又不能敞开了说,只好临时扯谎,沉吟,“我妈……”

一提老太太,这群人如临大敌,目露惊恐,生怕贵母又犯了什么病赖上他们,结结巴巴:“你妈……你妈又咋了?”

“我妈想请你们几个吃饭!”人命重要,陆惊风闭着眼睛就把魏菁菁给卖了,解释道,“她回头琢磨出不对来了,不该下狠手欺负你们小年轻,良心过不去想赔礼道歉!”

混混中年纪最小的那个,看着还未成年,满腹委屈哇一声哭出来,“都不信我们,都不信!没人信,连警察都不信!啊!看看,自首了吧!真该录个音当证据……”

“唉,我就说了一句老不中用的,肩膀就脱臼了。”

“我更惨,我啥也没说……”

几个人比窦娥还冤,凄然悲怆,抱成一团,头抵着头互相安慰了几轮。

陆惊风这边已经急出苦笑:“冷静下来没?冷静了快告诉我你们老大在哪儿。”

小混混们矫情起来,异口同声:“没有!伤口疼,无法冷静!”

陆惊风:“……”

额角青筋浮动,他想跳起来破口大骂:再磨叽,再磨叽你们就看不到你们老大了!

林谙按下暴躁的陆组长,拉了拉他的臂弯,神色凝重,示意他往街对面的砖红色建筑看。

汉南现在所有新建的公共厕所都是砖红色,不知道市政府的那群领导们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设计出这么个半圆形的建筑,乍一看像个晦气的坟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