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此刻,“坟墓”那黑洞洞的拱门里,正往外透出一股子不祥的气息。

第54章第54章

“这棵盆栽的位置刚开始应该不在这儿。”陆惊风站定在公厕门口,来回看了两眼,伸手爱抚了一把那棵挺拔的平安树,弯腰屈膝,想将其推远至左侧,笨重的陶盆岿然不动,于是扭头招手,“杵着当棒槌?过来搭把手。”

“怎么了吗?”林谙抱着双臂,欣赏着他脖颈边那条因用力而异常遒劲的青筋,不疾不徐地踱过去,“你还懂风水?”

手上顿时一轻,陆惊风摇摇头:“风水另说,从奇门遁甲的角度看,它恰恰挡住了生门,聚阴囚祟,邪灵回转不得出。大凶。”

林谙:“……”

这种出任务的特殊时候能不能挑点吉利的说?业内规矩呢?

似乎是看出来组员在想什么,陆组长拍拍手:“你不觉得这树一挪,周围的气息不那么压抑了吗?”

“大概吧。”林谙说不出什么具体的感受来,只觉得呼吸貌似顺畅了一些,他迈开长腿,往男厕所的方向走。

刚迈进拱门两步半,背影一僵,发觉不对劲,迅疾回转,身后已经雾蒙蒙一片,不见熟悉之人的身影,当即眉头一锁,心下一沉,意识到——入瓮了。

瞬间警醒过来的还有陆惊风,他其实紧跟在林谙身后,不过是眨了眨眼,一臂之遥的大活人倏地凭空蒸发了。

幻阵。

陆惊风按下不规则跳动的心脏。

小团体总共有七个人,显而易见,自杀的那个成了恶灵,第一次出手就收割了五条性命,为什么独独留下一人迟迟不动手?是不是留着活口做诱饵,等着某些傻不愣登的缉灵师循着线索一路追查自己送上门?

前方就是男厕,里面突兀地传出男人微弱颓丧的哽咽,近乎绝望,好似已经啜泣了很久很久,但都被雾霾阻隔,这会儿才得以飘进来人的耳廓。

懂得先发制人的对手都是不容小觑的狠角色。

陆惊风直起腰板,抿了抿唇,下意识从裤兜里掏出压缩成薄薄一层的绷带,缓慢展开,边往里深入,边往左手及小臂缠上绷带。

他这会儿头脑无比清晰,甚至只有一个念头:姓林的你在哪里?

越靠近男厕的窄门,空气越冰冷潮湿,一股黏腻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尿骚迎面扑来,陆惊风晚饭刚喝了酒,胃里不适,抬手捂住口鼻,怕引起生理性呕吐而影响战斗力。

洗手台,镜子,天窗,整齐排列的便池,空无一人。

嘀嗒嘀嗒,液体滴落敲击瓷砖的声响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无比清晰生脆,陆惊风凝神谛听,判断出声音是从里间传来。

他全身心戒备,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两道黄符,一间一间,挨个儿用脚尖推开隔间木门,等搜到倒数第二间时,他停下了脚步。

蜿蜒的血水正从门底的缝隙中淌出,一点点往他的鞋底蔓延。

“刘泉。”陆惊风开口唤了一声,没得到回应。

他往左边横移一步,那条血水似是有生命,也跟着调转方向往左,他往右边一步,血迹又顿住流势立刻盯上来。

“跟我玩什么小把戏?”陆惊风眯起眼睛,冷哼一声,急急后退两步,指间符咒贴地飞出,直接掀起了两块一米见方的瓷砖,彻底截断血流方向。

动静不小,刹那间碎石遍地,与此同时,面前的隔间里传出支吾挠门的声响,伴随着“喀喀喀”的怪异人声。

又是一记黄符,陆惊风直接炸开了隔间紧闭晃动着的门。

惯性所驱,贴着门的人影倒下,迎面朝陆惊风砸过来,知道这就是要救的人,陆惊风不闪不避,先接住再说。

怀抱着人低头一看,心下大骇,差点脱手又给甩出去。

“我操。”

只见刘泉面目全非,浑身抽搐,整个儿泡在了黑红的血里,全身毛孔在渗血,喉咙里也咕噜咕噜翻腾出血水,他被呛堵得说不出话,只能双手掐着脖子发出‘喀喀喀’的求救,不住地蹬着双腿,瞪着黑黢黢的眼珠,惊恐而又绝望地对上陆惊风的眼睛。

陆惊风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流出这么多的血,一点点放出来似乎永无止境,他也不知道该按住哪里才能止血,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

刘泉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濒死关头逮着人就当救命大侠,双手拼命攀上陆惊风的肩膀,想让他带自己出去,血手把陆惊风的白色短袖抓出一道道凌乱肮脏的皱褶。

“放心,我会救你的。”陆惊风竭力安抚这个可怜又可恨的混混,忽而身形僵住,他一扭头,对上一根洁白如玉藕的手臂。

刘泉此刻就是一血人,怎么就这一截臂膀这么干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