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谙摆摆手,不太想接下这个话茬,坐下后,他随手捡起一个抱枕搂在怀里,深吸一口气,劈头盖脸就抛出一系列问题:“刚刚送我们回来那个是什么符?鱼霄是谁?是人是鬼?跟你有什么过节?他到底想干什么?我知道我的问题有点多,你很累,我也有点精神不济,大家都需要休息,没关系,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不急,睡一觉起来,可以慢慢聊。”

陆惊风:“……”你把话都说了,让我说什么?

“真的不急。”林谙弯起眼睛,冲他假假地笑了一下,连眼角肌肉都懒得劳驾。

林少生得俊美,美大于俊,自古以来,皮相过于美艳的男子大多不是正派人士,三分邪气天注定,再加上七分后来养成的乖张桀骜的行事作风,用他爸的话说就是,越看越……不像个好东西。

他这么皮笑肉不笑地打量人的时候,有点奸诈,像满肚子坏水儿在酝酿什么阴谋诡计,陆惊风牙关一紧,警铃大作,脚跟一转欲拉开距离,身子还没彻底转过去,就被一声“哎呦”给定在了原地。

他连忙扭头,关切地询问:“怎么了?很疼吗?”

“疼。嘶——”林谙抱住膝盖,从他紧绷的腰身和额角渗出的汗珠,可见是真疼,疼得尾音都在颤,不似作伪。

想起在公厕里,此人单膝跪地前那一声毛骨悚然的脆响,陆惊风于心不忍,急忙蹲下来,抱起那条腿搭在自己膝上,捞起裤腿,边俯身察看边戳戳点点,眉毛拧成一团能夹死苍蝇:“肿得有点厉害,情况不乐观,实在受不了,我先给你吃点止疼片,冷敷完就去……你,你干嘛?”

趁他絮絮叨叨的空隙,林谙忽然俯过身,顺势把脑袋搭在了他的肩窝,很是做作地蹭了蹭,含糊着呢喃:“疼。借我靠靠。就一会儿。”

肥啾是只很有眼力劲儿的聪明鸟,之前不管林谙怎么晃脑袋就是赶不走,这会儿竟然主动悄无声息地飞了,离得远远的,立在吊灯上充当优雅的鸟形装饰品。

这……酷哥这是在撒娇?

足足有一分钟,陆惊风因为震惊而缓不过神,迟迟没动,等他反应过来,林谙的手正悄没声儿地往上攀,想搂住他的腰。

“沙发垫子比我舒服。”陆惊风面无表情,心如磐石,不容推辞地拉下他的手,把人放倒在沙发上,还特意在他头底垫了足足两个靠垫,食指点了点警告道,“手脚放老实点,不然待会儿安眠药止痛药混着一道给你吃。”

林谙就这么妥妥被安排,心下很是不爽快,猛地出手,握住了那根凌空虚点的细长食指,再一使劲,趁其不备,将人猝不及防地拉进怀中。

第57章第57章

陆惊风的双臂被胳肢窝一夹,腰窝也被两条遒劲有力的臂膀圈住,柔韧的腰腹被狠狠往下压,弯出一道向下凹陷的弧线,一条腿被绞住,一条腿跪在地板上堪堪稳住身形,他被迫覆在林谙身上,上半身的着力点全无,想梗着脖子抬起脸,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死死抵住,后退无路。

鼻梁磕在坚硬的胸肌上,对方浓郁到炸裂的雄性荷尔蒙混杂着轻微冷冽的男香,以一种强势且高昂的姿态,劈头盖脸霸占了所有感官。

如此亲密的接触令原本规律的心跳一下踩空,陆惊风下意识屏住呼吸,轻而快地眨眼,长而浓密的睫毛扑扇,隔着薄薄一层衣料搔着底下敏感的肌肤,搔得林谙小腹一紧,自己却浑然不觉。

就这么僵持着过了近半分钟。

彼此的心跳你追我赶地呼应着,也不知道是谁的速度赶超了谁。

林谙笑起来:“这次怎么不跟我比谁手劲儿大?”

陆惊风紧绷着全身肌肉,克制地翻了个白眼:“累,不想浪费力气。而且你腿疼,让着你。”

“这算是伤员福利?”林谙放松了钳制,得寸进尺地抬起手,反复呼噜起陆惊风有点扎手的短寸,甚至往颈后那片软肉捏去。

陆惊风挣得空隙抬起身,没好气地挥手拍开那只兴风作浪的手,一脸的镇定自若:“你把这看做是组织上照顾伤员情绪就好,毕竟这点工伤,也报不着。”

林谙瘪嘴,不置可否,面色苍白,眯缝着眼睛歪在沙发靠垫上,看上去尤为惫懒,他屈肘支着下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张氤氲着水汽的脸——烧水前陆惊风第一时间先洗了把脸,把几近干涸的血渍清理干净,没来得及用毛巾擦干就赶过来搀扶林谙坐下,这会儿眼睫处仍残留着薄而浅的湿意,眉眼润泽,如琢如磨,儒雅的基础上又平添几分少年才有的灵动。

林谙察觉到,方才的拥抱显然在他身上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两侧此刻竟泛出可疑的红晕,云霞一直延伸至耳畔鬓角。

这一发现让他的内心翻涌出欣喜和雀跃,为他接下来冒险的举动提供了莫大的勇气。

陆惊风烧了水,泡了杯不知道何年马月收藏着的乌龙茶,热气腾腾的玻璃杯被托盘客气地推至跟前。

林谙吸溜了一口,廉价的茶叶香气扑了满脸,实在不喜,于是不动声色地把杯子放回原处,动作间,灼热的目光毫不避讳地锁定在陆惊风脸上,忽然开口问:“知道脱敏疗法吗?”

“什……什么东西?”

是个人被他这么盯着都会感到不自在,陆惊风破天荒地有些局促,伸手摸了摸沁出汗珠的后颈,坐在沙发边缘,机械地调出脑海中的知识,回答:“听说过,心理学上一种治疗手段,一步一步由浅入深地克服心理障碍,类似于……温水煮青蛙吧。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你有心理疾病?没事,我并不惊讶,你不用不好意思。”

林谙:“……”

林谙:“我看起来心理上很不正常?”

逮着机会就皮一下,陆组长喝着茶笑而不语,掰回一城很是得意,连坐姿都放松很多,大腿翘二腿,十分潇洒。

“脱敏疗法的疗效因人而异,你属于适应较快的那种。”林谙看他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低低地笑了起来,“看,我现在牵着你的手,你也不会表现出刚开始那种特别激烈的抗拒。”

闻言,陆惊风悚然一惊,一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正四平八稳地被攥在林谙掌心,更可怕的是,他都说不出来是什么时候被握住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