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眉心一跳,他触电般缩回手,在裤缝上使劲蹭了蹭。

“因为你的注意力都放在刚刚那个拥抱上面,自然而然就对牵手的敏感度降低了。”林谙一本正经地解释。

“这都是谁教你的小手段?我就是一时走神没注意。”陆惊风哭笑不得,心如擂鼓,面上却强装淡定,“有时间琢磨琢磨案子,少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花费脑细胞。”

“乱七八糟的事情?”林谙双手交叠放在脑后,枕在掌心,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谈论天气阴晴,“喜欢一个人怎么能叫乱七八糟?”

陆惊风侧对着他,他原本想起身去捧茶杯,直接被这话钉在当场,脊背的线条凝固在半弯不弯的状态,显透出来不及掩饰的错愕。

周遭突然静谧下来,落针可闻,空气停止了流动,啄着羽毛的肥啾也蹭地竖起了小脑袋,滴溜溜的小眼睛朝这边探望过来。

时间在这一刻被拉扯得无限长,突如其来的自白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陆惊风霎时间的思维一分为二,一半在置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一半已经沸反盈天地叫嚷起来,屁滚尿流地进入一级紧急备战状态。

他说喜欢,喜欢一个人,这句话无主语无宾语,模棱两可,含糊不清,兴许是我会错意,兴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陆惊风至此还在尝试最后的挣扎,颇有些阿Q精神地臆想,把自欺欺人发挥到极致,深吸一口气,狼狈地干笑了两声:“你这是在我身上试验追求小女生的技巧?哈哈哈,林少想多了,一张脸就可以搞定的事何必搞得那么复杂。”

气氛尴尬到窘迫的境界。

“你在说什么?”林谙却像是看不懂他特意抬过来亲手铺好的台阶,依旧我行我素地打直球,“哪来的小女生,逃避没用,我对你的心思早就不单纯了,这个坏消息,你总不会到现在才意识到吧?”

什么叫心思早就不单纯了?我对你可是单纯的革命友谊!

陆惊风几乎一口老血吐出来,腾地站起身,满脸通红地斥道:“荒唐。达尔文进化论准你一个大老爷儿们跟另一个大老爷儿们谈喜欢吗?”

老干部不光生活作息僵化守旧,连思想也传统得可怕,否则也不会自从得知林谙是林汐涯的那一刻起,就避之唯恐不及,这么多年来,陆焱清的那则预言简直就像悬在头顶的一把刀,令他成日担惊受怕——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真弯了。

陆惊风懂事得早,在炎凉世俗中摸爬滚打,从小就明白小众者不被主流接受的悲哀,特殊人群要么备受照顾要么备受歧视,这两个极端都不符合陆惊风自小的中庸理念,他的追求就是试着做人群里最普通的那一个,如果可以选择,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他想跟平常人一样把这些都过一遍。

然而活到近三十岁,陆惊风隐隐开始意识到哪里不对,主要体现在清心寡欲上。女人他不感兴趣,取向不明的男人他避如蛇蝎,情感纠葛更是从不与他沾边,电影里读物里哪怕心灵鸡汤里,满世界都在讴歌热烈如火的爱情,但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陆惊风还真就不知道,所谓没有经历过就没有话语权,如此参照,这年头早熟点的小学生都比他有话语权。

后来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这样一句话:爱情,首先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都不会。

他估计自己差不离就是后者,不过也挺好,那就一个人瞎几把过呗。

但林谙始终是动摇这个推测的可怕变数。

“达尔文他老人家的意见我可管不了。”林谙晃晃悠悠跟着站起来,与陆惊风面对面,一寸寸拉近距离直到鼻尖相触。

暧昧的气息瞬间变得犀利,涌动的气流中暗含侵略性。

陆惊风一个激灵猝然后仰,但林谙的速度比他快,捏住他的下颌就不管不顾地吻了下来!

口腔内冷不防就被冷冽的唇舌和茶香溢满,陌生的气息迅疾地攻城掠地,犹如秋风卷落叶,势不可挡,顷刻间侵袭了力所能及的每一处角落,从上颚到舌底,用专属津液一一进行霸道的标记。

“!”

还没从“不单纯的心思”里缓过神,就兜头砸过来一记生猛的强吻,不啻于左边脸挨了一巴掌,还没来得及呼痛,右边脸又挨了一巴掌,直把陆惊风抽得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摇摇欲坠。

林谙伸手稳稳地扶住他的腰,并本能地把他往怀里揉。

这个吻毫无技巧可言,粗暴笨拙,生涩的很,但却轻而易举地刺激起脑髓深处最强劲的电流,疯狂地沿着中枢神经席卷全身,连指尖都被电得麻痹。

男人强健有力的心跳穿透肋骨和皮肉,炸在陆惊风的耳边,分不清是谁的,但这个夸张的频率足以让人羞赧到从恍惚中惊醒。

这……这可真是,糟糕透了。

过了两秒,或许更久的时间,陆惊风用犬牙紧咬自己下唇,刺痛令他从昏天黑地的热烈里强行抽离,虚脱的手腕汇聚起力道,推开对方紧贴的胸膛,把自己生生从温热的怀中拔出来。

“你疯了?”表面一度稳如老狗的陆组长这会儿一开口,尾音不知道颤抖着飞到哪个八度去了,用力掐了掐眉心才勉强镇定下来。他警惕地退到安全距离以外,插着腰扶着墙,平息胸中那股恼羞成怒的邪火。

“我没疯,而你,也并不是毫无感觉。”林谙直起腰,喘息粗重,眼周晕着不正常的殷红,他一点一点绽开笑容,食指与中指并拢,回味般摩挲起还沾着晶莹水光的嘴唇,以胜利者的姿态扬了扬下巴,“你刚才,回应我了。”

陆惊风头皮都炸了,矢口否认:“你的错觉。”

林谙也不与他争辩,摆摆手:“错觉就错觉吧,下次再试。”

谁他妈的要跟你再试?!陆惊风一气之下转而面壁,红着耳朵兀自降温,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上手武力镇压伤残人士。

林谙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先别难为情,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过了好一会儿,陆惊风才闷声闷气丢出一个字,“说。”

“我的手机没电了,在外套口袋里,待会儿你给充个电。充完电,开机,密码是我到天字一号缉灵组报道那一天的日期。开机后翻到紧急联系人,第二个号码就是我爸,你给他打个电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