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手脚一顿,忽然就不知道该把眼神往哪里放,飘来荡去好一阵,最后神思一凛,自己都觉得可笑。

都是男人,一个鼻子两只眼的,该有的谁没有?

他按着眉心,轻微地叹了一口气,尽管不想承认,那个吻到底还是改变了一些东西。

只见林天罡拧着长眉,将自家儿子翻来覆去前胸后背都察看了一番,啪一巴掌清脆响亮地扇在林谙英俊的脸上,怒道:“狗娘养的,没事尽给老子胡来!”

陆惊风一口气还没喘匀,差点岔了气,眨巴眨巴眼睛,噗的一声,剧烈咳嗽起来。

“小陆过来,喝口茶歇一歇。”苏媛优雅又克制地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客气地将陆惊风引到角落里的桌椅边,奉上茶水,并轻飘飘地朝后抛出一句,“有本事,等你儿子醒了,把这会儿说的做的再给原模原样地落实一遍。”

林天罡瞬间就没了声儿,背起手围着玉石台打转。

陆惊风猛灌了几口热茶,横竖也品不出茶叶的好坏,只觉得清苦后舌尖泛出一丝余韵悠长的甘甜,想必是上好的茶叶,跟他家的那罐云泥有别。

他放下青花瓷茶盏,原本就热,喝了热茶更热,身上的短袖早就被汗水浸湿,汗涔涔地紧贴在背上,难受极了。

强自忍下咽喉的痒意,他右手反复揉捏着左手,看上去有些焦虑,犹豫了一会儿终究忍不住开口询问:“林……汐涯他怎么了?情况很严重?”

“不碍事,我儿子别的本事没有,从小就命大。”苏媛安慰道,“林氏式兽不稳定,总容易出些岔子。”

陆惊风这时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外人,有外人在林父或许不便施展手脚,于是仓促起身,叮当一声,差点撞翻茶水。

“当心!”苏媛轻呼。

毛手毛脚的样子几乎不像一贯淡定的自己,陆惊风颇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拭去鬓角滴落的汗水:“我,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不用,你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没什么可回避的。”苏媛看出他的担忧,示意他冷静,禁不住莞尔,心想:我这当妈还没如何,这人倒先急成这样,看来这两孩子的感情是真好。抿了一口茶,她又想起那天儿子抱着陆惊风着急忙慌赶回来时的样子,打心眼儿里为二人间真挚的友谊感到欣慰。

这时,林天罡严肃的声音传来:“玉匕龙图腾呢?怎么找遍了也没找着?”

只见他不停翻找着林谙全身上下的口袋,恨不得把内裤也扒下来抖落两下,边搜寻边狂捋胡子,好像那手不捋胡子,就总想往儿子脸上招呼。

“您是说这个吗?”陆惊风从裤兜里掏出某物,放在手心呈上去。

林天罡跟苏媛相视一眼:“……”

看脸色,心里都不知道在无端猜测什么。

陆惊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什么林家的传家宝会在自己手里,说林谙为了救他直接把这东西当板砖扔出去砸鬼了?地点还是在公厕?不了吧,老两口知道了估计得犯心脏病。

林天罡接过图腾,看了一眼当即长眉倒竖,破口大骂:“狗崽子!你给我起来解释一下,这个豁口,这个豁口是他娘的哪里来的?”

陆惊风伸长脖子一看,可不是嘛,玉柄的边角上估计是被瓷砖磕了,出现了几条小裂纹和一个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小缺口。好嘛,一怒未平一怒又起,这下更不敢开口了,犬齿撕磨着下嘴唇,盯着林谙的脚尖装傻充愣。

索性林天罡还没被气得神志不清,至少还知道先把儿子救回来再秋后算账。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拉开白玉里嵌着的匕首,刀锋锃然,在周边蜡烛的微光下跳跃着寒光。

虽然不知道林观主具体想做什么,但陆惊风像是有什么预感,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林天罡伸出拇指与食指,在林谙胸口靠心脏的位置左触右摸,点来点去,似乎在掂量着距离,陆惊风注意到苏媛悄然背过身,像是不欲再看接下来的场景。

最终确定了一个点,林天罡瞪大双目,匕首锐利的尖端朝下,手起刀落,噗呲一声,小指长短的匕首从头至尾,尽数没入鲜活的皮肉中。

昏迷中的林谙吃痛,上半身猛地弹了一下,头颅无意识地抬起又重重地摔回去,后脑勺撞击在玉石台上发出咚的一记沉沉响声,紧闭的唇齿间溢出模糊的闷哼。

陆惊风瞳孔骤缩,情不自禁上前半步,被苏媛拉住胳膊,后者冲他凝重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耳垂上坠着的珍珠耳环轻轻碰撞出声,宛如淡淡的叹息。

林天罡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下刀的时候甚至面带虔诚,他松开手,玉石台中央,精壮的蜜色胸膛上就这么插着一把温润透亮的白玉,伤口处缓缓淌出一线殷红刺目的心头血。

让疯癫痴狂的艺术家来看,这一幕简直完美呈现出神秘诱人的暴力美学。

第59章第59章

眼皮像是被无数根针扎到,睫毛细细密密地颤抖了一阵,垂落下去。

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林大少被捅了一刀后又恢复了安静,即使陷入昏迷,那两道锋利的浓眉也蹙得紧紧的,眉心挤出一道深刻的凹痕,戾气不减——这是铁证,证明了他是整个观里脾气最爆炸性格最野的那个。

陆惊风的拇指压在中指指关节上,来来回回,掐按出许多弯弯如月牙的指甲印子。心里头盘盘绕绕兜来转去,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别扭的感受,塞满了轻盈膨胀的棉絮,最后这些棉絮飘飘然落到地上,却像是突然有了重量,简单利落的三个字一概括,就是——不忍心。

他站在玉石台边,伸长了颈子看台上的人,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坑底那个瘦骨嶙峋,即使濒死,脏兮兮的小脸上也满是倔强与不认输的少年。再往前,他又看到蜷缩在孤儿院里小小一只的自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