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说到底,他当年心疼小汐涯,救下人,还一路温温柔柔抱着走了很远,那点温情其实只是因为物伤其类,加上他的青春期中二病持续了相当长的年头,也就为救人顺手套了个冠冕堂皇十分伟光正的头衔。

想都不用想,这孩子现在这么稀罕自己,肯定是还惦记着当年那件事呢。陆惊风没什么情感经历,但他不傻,大概能推测出林谙的心理,说来也很正常:暗藏于心多年的感激之情,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可能性会在某些诱因下转化成类似爱慕的仰慕,这种爱慕被层层假性光环包装得极好,看着极真实,足以蛊惑心智迷乱人心。

然而假的就是假的,再逼真,也总有识破的那一天。

时间是鉴别真伪的唯一标尺,很快你就会发现,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你对我的感情也不是想象中的爱情。

陆惊风呼出一口灼烧肺腑的热气,拂下苏媛攥着自己胳膊的手,安慰性质地轻轻拍了拍,搀扶着这位担忧到极致仍能维持住从容典雅的母亲回去角落里坐下。

林天罡从道袍衣襟里抽出一卷明黄色的绸缎锦帛,上面是龙飞凤舞的竖排经文,红色朱砂撰写的,密密麻麻。他小心翼翼地将锦帛铺陈在林谙胸口,鲜艳粘稠的心头血很快蔓延扩散,浸湿了一大片。

随后,他双手高举起饱浸鲜血的锦帛,肃容高呼:

“以主心头之血再结契,冥龙大清听令,速速归来!”

空气凝滞了一秒,正值黎明来临前的最后一抹黑暗,遥夜沉沉,三清阁内微弱的烛火静静地摇曳,阁外是更深人静的青山白观,默默匍匐在夜幕下。

磕哒一声轻响,镂空窗牖被鼓起的夜风刮动,互相擦碰了一下,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兀。

陆惊风端坐着,交叠的双手倏地一紧。

霎时间,所有蜡烛整齐划一地熄灭,狂风大作,四面窗棂里外齐震,嘎吱乱响,梁上悬吊着的玄色旌布上下翻飞,发出剧烈的哗哗声。有那么一瞬间,陆惊风觉得桌椅茶具甚至连同脚下的楼板都在摇晃,他没经历过地震,但私以为这情景跟地震也差不离。

天边隐约传来滚雷,细细一分辨,是低沉的龙吟。而沉睡中的林谙听到熟悉的声音,垂在身侧的手似乎猛地蜷缩了一下,眼皮下原本静止不动的眼珠也不安分了起来。

这一人一兽,主仆间大约真的有所谓的心灵感应。

唯一一扇大开的窗户外,林谙的式兽在天边翻滚咆哮,隐在无边黑云中,如期而至。

陆惊风有幸目睹了大清的完全体,脑袋嗡的一声,震撼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舌头弹了几下愣是发不出一个感叹的音节。那一刻,他领教了东皇林氏延续几百年的威名身后沉淀着的,不可撼动的基石与雄浑的实力。威武二字,只有安在那条盘桓逡巡的巨龙身上,才算是真正有了与之相符的实体。

目光再转回到肉体凡胎的林谙身上,他的目光沉了又沉。

显然,要想成为神兵利器的主人,怎么可能不付出点等量代价?毕竟世上没有白白掉馅饼恰恰砸中饿汉的好事。

大清一直在窗外徘徊,迟迟不肯缩小身量进来,亮了个相又缩回了黑云中,震耳欲聋的滔天吼声里满是愤怒和不悦,陆惊风朝这边急切地张望着,不懂发生了什么。

但林天罡懂,他拎着道袍下摆满地乱走,头发胡须被大风吹得漫天狂舞,面孔青白,大汗淋漓。

形势似乎不大乐观。

“这是怎么了?”苏媛再也无法保持镇静,刷地站起身,奔到窗边。

林天罡直翻白眼,满嘴放炮:“你还问我怎么了?你生的好儿子,活腻歪了敢单方面毁约,我这虽然第一时间重新紧急结契了,但人家式兽不乐意啊!你自己想想,谁被甩了没有点小情绪?”

苏媛不管,她命里儿子最大,其他什么都得靠边站,面上立刻染上薄怒:“小情绪?既然不愿意那就趁早断了!咱们汐涯当个普通人也挺好,再也不用跟什么式兽冥龙东皇观观主牵扯不清,也免得时不时煞气攻心让我这个当妈的担心受怕,断了好,断了干净!”

“妇道人家!”林观主常年来被这任性母子俩气得头顶冒白烟,怒点的天花板已经高不可测,她气我不气,才能维持生活最基本的样子,于是揉揉脸,神色缓和下来,“夫人先别上火,这会儿不是断不断的问题,保命要紧。单方面临时解约,被冥契反噬受重伤的是涯涯,大清回来,起码能先稳住体内流窜的煞气,否则就真离阎王府门口不远了!”

闻言,苏媛被愠色激得通红的面上,霎时又白了,咬牙切齿地冷哼:“那你说怎么办,式兽现在在气头上,不肯回还能强逼不成?呵,要不学你们家老祖宗,也搞个活人祭祀?”

“呸!都什么年代了,老林家早就改过自新了!你就别阴阳怪气挖苦……诶?小陆你干什么?”

林天罡哽了一下,只见陆惊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跨坐在了窗台上,一条腿悬空在外,当即大惊失色,伸手阻止:“这是三清阁!魁星楼顶楼!起码二十米,摔下去会死人的!快快快,快下来。”

陆惊风充耳不闻,望着窗外,朝他抬起一只手,五指张开掌心朝外,这是一个稍安勿躁的制止手势。

苏媛给自家丈夫使了个眼色,让他静观其变,林天罡不明所以,由着他去,返身先去察看儿子的情况。

“你认识我吗?你认识我的吧。”为了尽可能地靠近冥龙,陆惊风以一个险伶伶的姿势最大程度地往外探身,笑眯眯地打招呼,“大清你好啊,我是惊风。”

看见他,大清庞大到几乎占据半边天的身躯居然不易察觉地瑟缩了一下,隐进云层后方发出一声示威般的龙吟。

只是听上去,莫名有些委屈巴巴的。

“你的主人不是故意与你解约的。”陆惊风耐心与它解释,“当时你也在现场,事出紧急,我们都身陷囹圄,迫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没错,是你救了我们,大清真厉害。”

“吼——”大清又咆哮了一声,听得出来,这次有些得意。

“你要怪的话,就怪我,是我没用,没能好好保护你的主人,才让你们短暂地分开。”陆惊风一只脚踏在瓦上,另一只脚也跨过了窗台,满脸真挚地伸出双手,是一个拥抱的姿势,“乖,回来好不好?林汐涯他需要你。”

苏媛看着他单薄的背影,几次三番欲言又止,不太忍心告诉他式兽是听不懂人话的,他这么做完全是无济于事。

大清还在不停地叫嚣着,林谙在玉石台上微微挣动,无意识地收拢五指,攥紧了拳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