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场面僵持不下,过了许久,大清才从黑云后探出大如斗的楔形脑袋,一只灯笼般的红色眼睛直直望着窗台上踮着脚尖十分热络的人,它瞳孔大张,映出璨璨精光,乳白色的眼黏膜从左至右悄声滑过,像是在不声不响地打量此人的诚意。

它肯露脸就说明有戏,再加把劲或许就能成功打动!

陆惊风搜肠刮肚,把局里时不时组织培训时草草掠过的一些谈判技巧从记忆深处挖出来,也不管情景对象是不是那么合适,张口就来:“大清,你跟了汐涯这么多年,应该最了解他不是吗?他这么在乎你,这么爱你,疼惜你,宝贝你,不到生死存亡的关头怎么舍得推开你?不然,你要他拉着你一道慷慨赴死吗?这怎么可能嘛……”

“什么玩意儿?”林天罡脚下一个趔趄,恶寒地抹脸,认真审视了一番自家小崽子,嘟嘟囔囔,“人兽恋是不行,不行的,没结果的,种族隔离生不出孩子,生不出孩子老林家要绝后,绝了后谁来继承我们家道观?没结果的……”

说着说着,老不正经的就出离愤怒了,抬手又照头掴了不省人事的儿子一巴掌:“你什么时候能给老子乖乖继承道观?啊?”

话音刚落,背后传来老婆的一声惊呼。

“小陆!”

林天罡骇然扭头,正巧看到陆惊风失足摔下去的那一幕。时间如果能定格在一秒的话,就能看清陆组长令人心惊肉跳的姿势,瓦上的青苔是致命因素,上半身前倾过多导致重心不稳,加上渴望更接近谈判对象的求和心切,酿成了头朝下倒栽葱的高空坠落惨剧。

反应就在几秒间,陆惊风的应急行为堪称警校教科书经典示范,双手抱头,肘部护住面庞,收腹团身,瓦砾翻飞中还试图从手臂缝隙中窥伺,以期抓住一切可抓住的东西。

机会稍纵即逝,就在他堪堪伸出手,去抓三清阁中段外檐探出的一截挑台时,下坠的身形猛地一顿,差点把他急速往下掉的心脏从喉咙口撞飞出去,低头一看,一团黑云俯冲至脚下,飘飘忽忽地托住了他。

三清阁内,神思恍惚,一半陷在混沌的迷雾中,一半挣扎在将醒未醒之间的林谙,迷迷糊糊地用左手结了个虚印,花光了力气之后,颓然软倒。

第60章第60章

好在大清的气性来得惊天动地去得也神乎其技,其中大概有陆惊风的一份功劳,但禽兽心里怎么想的谁也说不清,毕竟语言不通存在不可化解的次元壁,横竖结果好就是好,它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盘回了林谙身上,十年如一日地继续冒充起流动的纹身。

林谙的心脉稳定下来,周身煞气腾地冲天而起,蓬勃嚣张,脸色却肉眼可见地褪去了苍白。暂时没了生命危险,林天罡眼也不眨地自他胸口抽了玉匕,点燃蜡烛,在烛光下仔细用麂皮拭净上面的血迹,寻了一只玲珑宝匣,铺了好几层绵软光滑的绸缎布,才虔诚地把传家宝供进去。

那呵护细致的样子,好像这把小匕首才是他亲儿子。

苏媛在一旁看得气不打一处来,抱着双臂冷笑迭迭,要不是陆惊风在场,她早就抛却体面跟这中邪的呆子吵他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不做这劳什子的观主夫人,带着儿子立马离家出走。

这会儿不便发作,咬着银牙忍了又忍,招呼观里主事的大弟子将林谙搬至后山林宅,吩咐上下勿将此事对外声张,又拉着差点坠楼身亡惊魂甫定的陆惊风,柔声细语安慰一通,收拾出客房令其妥帖住下,以当家主母雷厉风行的作风里外安排妥当之后,当夜,毅然决然跟仍云里雾里不知己过的林观主分房睡。

此刻在她心里,丈夫就是只大猪蹄子,陆惊风才是救了他儿子两次性命的恩人,俨然就是她另一个亲儿子,她跟她晚年捡来的“亲儿子”围着不省人事的林谙促膝长谈,直到天光透亮实在撑不住睡意才回了房。

通过此番聊天,陆惊风对有钱人家小孩的烦恼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时也隐约探听到一点关于林氏式兽的渊源。

据苏媛说,每个身体里流淌着林氏宗亲血液的后人都有资格与式兽定下神契,只不过凭借实力与天赋的良莠,能召唤出的式兽档次也有高有低,而像大清这种天纵冥龙,是极罕见的高端式兽。有了它,进可领衔业内,退可光耀门楣,其力无穷,其煞气也深重,其反噬则愈强烈,是把爱极恨极的双刃剑。

往前林谙年年都得被煞气折磨,只好魂魄离体以避难,一身铜皮铁骨其实内里早就成了一团千疮百孔的稻草,就这他还敢私自违约,这大忌犯得简直称得上不要命,要不是时间短挽回及时大清脾气也温柔,十条命都不够他造的。

说到这的时候,苏媛面上白了几分,明显有些后怕,裹紧了披肩。

这位上了年纪仍雅致高贵的女士,笑意尽失的时候眉眼间神似林谙,陆惊风心里莫名有些愧疚,双手交缠,绞得死紧,垂眼盯着纯白地毯,不敢直视为母那张愁云惨淡的脸。

你的宝贝儿子冒死涉险,都是因为我。

陆惊风也愁云惨淡,他还多一层,他无地自容。

你的宝贝儿子误入歧途,以为自己喜欢男人,也是因为我。

陆惊风双手摊开捂住脸,使劲地上下搓了搓,一分无可奈何,三分矫揉做作,剩下六分,全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赧歉疚。

这都他娘的是些什么混账事儿…

.

林谙这一昏迷就厥过去五天,期间发生了不少事。

好好一个公厕刚建起来没两年就忽然诡异地塌了,还砸死了一个冤大头,据说尸体都被压得稀巴烂瞧不出个人形儿,本地电视台当成意外事故报道了,周围拉起了几层警戒线,一时间行人都晦气地绕路走,谁能想到上个厕所都能碰到豆腐渣工程?这人点儿得背成什么样?谣言传着传着,后来竟然演变成集体声讨政府监工不力,以为就是盖个区区厕所就敷衍了事,肯定是把公共建筑承包给不合格的小包工头中饱私囊了!

一时间,各大平台的社会新闻版块儿全都沸沸扬扬。

同样炸了锅的,还有整个缉灵局。

失踪案没有就此停罢,每天都有新的失踪人口出现,不光是张祺辖区,整个汉南地界都在上演,现场血腥,手法雷同,诡异非凡,案子转到各区缉灵组,因涉案面广严重程度不可估量也无抓点可下手,上报之后立即引起总局重视,紧急召开会议,特召最先着手办案的天字一号缉灵组汇报具体细节。

林谙负伤昏迷,陆惊风携茅楹列席,连夜做了份陈述案情的ppt,条缕分析地把目前掌握的所有线索一一列举,在会议上作总结。

本来这个案子并不复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