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1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啊,我在呢。”陆组长一个激灵,本来歪在椅子上走神,不知道在思什么春,被这驴叫般的一嗓子吼得直接鲤鱼打挺站直了,“邢局你不用这么大声,我还没聋。”

“那个幕后的摆阵人是谁?”

“还不清楚。”

“你不是跟他打过一场了吗?组员还差点送了命。”

“这不是没打赢让他跑了吗?”

“……”

邢泰岩很暴躁,叉着腰急得满地乱转,伸直了胳膊用手指着他,威慑性地点了又点,偏偏陆组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梗着脖子翻着眼,能气死个人。

“凶手是从你手中溜走的,你负责再把他给逮回来!”邢局连连冷哼了几声,最后面如锅底地下了命令,“这件案子就由天字一号负责,只要有需要,不管是人力还是物资,全局上下无条件配合,各组尽全力给予充分的支持,陆惊风,给你三天时间,案子结不了,整个组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

“得,现在咱天字一号就成了冲锋陷阵的头一号傻蛋兵了,你是没看到费老狗那幸灾乐祸的小眼神啊,好像就吃准了我们三天内铁钉破不了案一样,姑奶奶真想一鞭子抽得他转陀螺。哦,你还不认识费老狗吧,这人跟咱们组的渊源可有的说了……”

林家小别墅里,茅楹不请自来闯进林谙的卧室,搬来椅子反坐着,一边剥橘子一边喋喋不休,全世界的话都让她一人说了,起码能顶十个肥啾。

林谙昏睡了足足五天,醒来喝了一碗南瓜小米粥,尚处在迷迷瞪瞪的阶段,也没力气打断她,额角跳着筋,半阖着眼兀自忍耐着。

“那个时候啊,本来是他接管天字一号当组长的,资格老嘛,人是二百五了一点但实力貌似还行,高层默认,都板上钉钉的事了。结果天不遂人愿,刚巧他手上一个案子办砸,折进去几个组员,组织上就有意见了,观察了大半年,结果让势头正盛的风哥半路截了胡。就这点破事儿,记了恁多年,气儿一直不顺呢。”

一个橘子从中掰开,自己攮进嘴里一半,另一半捋捋须子塞进林谙手里,咂吧咂吧嘴,毫无预兆地话题一转:“林弟弟啊,我总觉得风哥有什么事瞒着我。”

“?”

林谙掀起眼皮,目光里有着恰到好处的疑问,能用眼神表达清楚的他就懒得张嘴。

“诶,我也不知道啥事,就是一种女人的直觉,关于那个幕后摆阵者的,我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他都回答得含含糊糊,避重就轻的。”茅楹纵了纵鼻尖,掰开林谙的手把那半个橘子又拿了回来,边吃边觑着林谙,装得像是随口一问,“那天在公厕打了一场,能把你伤成这样,对方是不是特别厉害?”

“陆惊风不告诉你,所以想从我这儿套话?”林谙扯了扯因缺水而干裂起皮的唇,碾碾粘在手指上的络丝子,“行啊,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但有个条件。”

“哟,还跟我谈条件?”姑奶奶挑起秀眉,抱着手臂不客气地把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在对方是病号的份儿上,撇嘴让步,“说吧,什么条件?”

林谙闭上眼睛:“能不能把陆惊风带到我面前?”

“非要他?我不是在这儿呢吗?听说你醒了,第一时间买了水果,带着全组的问候飞奔过来,你居然这么无动于衷!怎么,歧视啊?诶,你睁开眼好好看看,本小姐难道不比臭男人赏心悦目?”

林谙把眼睛闭得更紧了,还往上拉了拉被子,遮住泛青的下巴。

他这副样子倒显出几分小孩子脾气来,茅楹噗嗤一声就乐了:“行了,风哥大概晚点会到吧,他这会儿挺忙,拉着张祺泡在刑警支队呢,说是要组建什么犯罪模型缩小范围网。”

“他是忙,还是不想见我?”林谙瓮声瓮气地问,语气里满是酸气。

“为什么不想见你?你俩闹别扭了?”这两人私底下发生过什么,茅楹一概不知,但这会儿闻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几乎是条件反射,她想起之前林谙看陆惊风的眼神,还有那荒唐的猜测,心里咚地一声,忍不住了,“你,该不会——”

该不会喜欢我风哥吧?

问题还盘旋在舌尖犹豫着要不要落下来,林谙倏地睁开了眼睛,腾地坐起身,木着脸扭头就问:“我昏迷了这么多天,原本计划好的经脉疏通怎么样了?焚灵业火复原了么?”

“没,没有。”茅楹硬生生把上面那个问题咽了进去,差点咬了舌头,答话都不利索,“最近手忙脚乱的,风哥就把这事儿顺延了,想等你醒了再说。不过你醒得也是真巧,业火复原那事儿徒弟不急急死师父,焱清道长觉得迟则生变,拖了三四天硬是等不及了,打算今晚就动手来着。”

林谙张了张嘴,哦了一声,想问为什么一定要等我醒来?随便找个护法来顶上他的位置不就行了。

此时,楼下传来热闹的交谈声,是陆焱清到了,他还把“老年铁三角”的另外两位,魏菁菁和黄正奇一同带来了,以备不时之需。

林谙望着天花板,掐着手心,心想,果然是有替补队员的,不少他一个。

用了晚饭,长辈们在楼下边搓麻将边商讨具体事宜,活动了手指的同时还集思广益。林谙随便吃了点,浑身发冷,裹着两层被子捧着热茶歪靠在床上枯等,他攥着手机想给陆惊风发条短信,想问他什么时候来,但终究还是作罢。

期间苏媛上来量了几遍体温,换了几回茶水,记不清了,因为他昏昏沉沉地打起了盹。

经过一场恶战,应该是没占到什么便宜,大清也病恹恹地进入了休眠状态,大半天也不动弹一下,还有可能是气儿没消,不大想搭理见色忘友的狠心主人。

过了十点,正主才披着夜色姗姗来迟。

陆惊风在楼下跟林天罡寒暄了几句,提前表示了一下感谢,又被师父拉过去叮嘱了到时候的一些相关事宜,还被魏菁菁苏媛轮着搓了一顿脸,才得空上楼看看他因工负伤的组员。

苏媛说林谙貌似是撑不住睡了,睡之前一直在等他呢。

陆惊风笑了笑,搓了搓手,本来想着要不就不上去了,但磨蹭了十分钟,终究抵不过内心深处的一丝挣扎,具体挣扎什么也说不清,大概就是莫名其妙不想让某人失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