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2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观察了一阵他的脸色,被他淡定如常的演技蒙骗,于是缓缓地松了防备,撬开紧闭的嘴巴:“符篆易画,难在如何让它发挥应有的效力。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比寻常符咒更消耗体力和法力而已,不用担心。”

林谙挑起一边眉,显然不信:“怎么个消耗法?”

“这么说吧,要是放在以前,你这么动手动脚没大没小的,我肯定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陆惊风给他打了个生动形象的比喻,“就那次在巷子里你扑上来强行搂人,搁以前,风哥随手就能把你掀翻,还用得着跟你扳恁久的手腕?”

林谙被他信口胡诌气笑了:“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这些年碰了禁咒导致体能退化,否则还没法趁虚而入?”

陆惊风胡乱点头,应了两声发觉不对,竖起眉毛:“什么叫趁虚而入?怎么了你就入了?入哪里了?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

林谙觉得有戏:“那你……”

陆惊风侧目睨他:“哦,不答应。”

林谙:“……”

“这事儿以后再聊。最后一个问题。”林大少从未记得自己有这么委曲求全的时候,告白被拒也不死心,竟然还起了软磨硬泡不行再来的赖皮念头,简直丧权辱国理智出走,骨气和自尊统统丢得一干二净,但脸皮再怎么厚此刻难免也有些形容灰败,气质萧索,凉凉地问,“为什么今晚才疏通经脉?非要捱到我醒了。”

这问题倒把陆惊风难住了。

怎么说?因为局里实在太忙,案子重大上面催得紧,没时间只能往后推?可是天知道他现在有多迫切,自从确定鱼霄还没死透,他就寝食难安如鲠在喉,恨不得择日就复原业火冲上去干上一架,是输是赢先不论,纾解怒火要紧,怀抱这样的心态,多等一秒都是蚀骨的煎熬。

而他竟压抑着如此难耐的焦躁一连等了五天,自己都难以置信。

林谙这会儿正尽情演绎着被拒后的消沉憔悴,陆惊风觑着他,于心不忍,舔舔嘴唇试着开口:“你知道在医院里,无论做什么手术之前,哪怕就是割个阑尾,病人都要签一份手术同意书吧?”

林谙不明所以,不是很明白话题怎么就风云变幻扯到了医学领域,困惑地啊了一声,表明这个常识是人都知道。

陆惊风抱着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手术同意书其实就是医生风险说明书,多小的手术都存在风险,都有不确定性、不可预测性以及不可避免性:病患被推进手术室,麻药一打不省人事,也不知道医生靠不靠谱,手术前一晚有没有因为熬夜而精神恍惚,医疗器械是不是按照正规流程消了毒,护士小姐会不会粗心大意,忘记在伤口缝合前把止血棉布拿出来,一句话,手术台上生死有命,祸福相倚。”

林谙盯着他头顶的两个发旋儿,默默地听着,灵光一闪,蓦地开了窍,不确定地道:“你是怕待会儿疏通经脉万一出了点什么岔子,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幸福来得太快,他有点懵。

“不是。”陆惊风的左脚大拇指压着右脚大拇指,交叉着碾了碾,抬起脸,笑得人畜无害,“是想着,就算死了,也得在死前拒绝一波,免得吊着你留个无休无尽的念想。”

第64章第64章

林谙此刻郎心似铜墙铁壁,能屏蔽一切不想听的话,只捡合心意的听,能从玻璃渣子里翻出糖,咂摸出一丝甜味来就十分欢喜:“哦,你这是想早早断了我念想,免得到时候真出了什么意外,一辈子牵肠挂肚走不出阴影。”

并且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洋洋自得地过度解读起来:“失去区区一个单相思的对象,跟失去彼此相爱心意互通的恋人相比,不消说,前者从心理上肯定容易接受一些。更甚者,如果那个对象已经明确表示了拒绝,直接把所有可能性扼死,让单恋彻底无望,可能就更容易接受了。简而言之就是,死了就算了,我活着也不会跟你在一起,这样一来,死活没差别,横竖都是没结果,也就没什么可抱憾终生的。”

绕来绕去,最后一锤定音:“惊风,你为了让我好受一些,竟如此煞费苦心。”

默默听完全程的陆惊风:“……”

这人上辈子,估计是根成了精的大棒槌。

言尽于此,陆惊风给了他一个“你开心就好”的眼神,调整姿势,伸展四肢,闭目养神。

大棒槌也消停了,直挺挺地躺在一旁,进出气儿都静悄悄的。

过了很久,久到陆惊风的呼吸平稳下来,似是进入了浅眠,静谧的室内才响起一声幽微的叹息,大棒槌又多出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其实不用这样,对我而言,你死了还是活着,意义上其实差别不大。死了,你别无选择,永远只能是我的。活着,你挣扎得久些,但迟早也是我的。不过就是,存在方式略有不同而已。”

这话如石沉大海,没得到任何回应,也没期望着能得到什么回应。

直到林谙眼皮打架,昏昏欲睡,陆惊风翻了个身。

.

丑寅交替之前,那群精力充沛的老年人总算停下搓麻将这一古老的民族运动,尊臀离了黄木椅,开始活动手脚,转转脖子扭扭腰,为接下来的正经事热身。

林宅有间地下室,战时作为囤积物资和紧急避难的防空洞,平常就是堆放杂物的储物间,空间大,结构坚固,隐蔽性上佳,不受外界打扰,这会儿成了疏通经脉的完美选址。

林观主将众人领至后院,院子东南角上有一枯井,伸头一看,不深,大概也就五米有余,普通人跳下去可能会摔断腿,在练家子面前则是小菜一碟的微妙高度。

林天罡率先跳进去,落地后摸了一把井壁,打开了什么机关,井壁轰隆隆地凹嵌进去,现出一扇石门的形状。他又摸索了一阵,石门自动朝两边分开,而后抬头招了招手,先行踏进去没了身影。陆焱清紧随其后,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下饺子般一个接一个排队跳井。

队伍的最后,两个人影扭作一团,僵持不下。

陆惊风拦着已经预备起跳的林谙,一副熊孩子大了管不住的头痛表情,“你不好好躺着养伤,跟来凑什么热闹?回去回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