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2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可是……”打斗中,茅楹早就灰头土脸,发丝散乱,嘴角挨了陆惊风一拳,这会儿肿得老高,疼得直嘶嘶,“你,你一个人能行吗?”

林谙没回她,没空回她,他正以身高和体重的优势压倒陆惊风坐在他身上,曲起其双臂交叉在胸前用双膝抵住,然后双手抱住陆惊风的头,前后左右下死力摇晃,像是要把他脑子里的魔障驱逐出去。

陆惊风估计是被他晃得懵了,眼神更茫然了,木偶般全无聚焦。

“我。林谙。认不出来?”林谙掐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正视,食指指着自己,吞下喉口泛腥的唾沫,“我没多少力气了,乖乖配合,不然真的揍你。”

陆惊风眼里空洞洞一片,林谙的话不知道传进他耳朵里多少,是否奏效,但奇迹的是,他好像真的听懂了一点,眼珠子毫无目的地晃了晃,定在林谙不断喘息的脸上。

那张脸即使遍布凌乱的汗水,黑色的头发软塌塌地躺倒在额头上,眼无潋滟,唇无血色,然而这病容即使憔悴,也无损一二皮相的俊美绝伦。

陆惊风其实仅仅是单纯被美色摄住,就像第一眼看见这张脸时一样,下意识停止了挣动,意识依旧混沌。

他的一只手被黄正奇折断,正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着。

林谙心疼得心快碎成齑粉,伸手摸了摸那腕子,往上,摸到镇棺钉。

陆惊风喉咙里呼噜一下,发出一声小兽般的呜咽。

“你说什么了?”林谙想转移他的注意力,俯身贴在他唇侧,唇齿交错,近在咫尺,温声细语地安抚,“别怕,我不伤害你,我喜欢你都来不及。”

正闭目运功,调息疗伤的林天罡睁开眼,闻言,不适地蹙眉皱脸,狂捋胡须,浑身不得劲,觉得哪里甚是怪异。

茅楹刚巧在身旁,觑着林观主的脸色不大好,连忙尴尬地打圆场:“哈哈哈,他们感情好,现在的男孩子啊,相处起来都这样,关系好起来跟咱女人之间的闺蜜有的一拼,成天把喜欢你中意你挂在嘴边上,没事就一起逛街吃点心睡一张床,哈哈哈,真的是……”

林天罡瞥了她一眼,又看看那两个叠在一处的身形,从鼻子里哼哼出声:“不像样。”

茅楹:“……”

她面上干干地赔笑,心里苦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以后可有的是不像样的。

呼吸交缠,温暖心安的感觉被一点点吸纳进肺腑,陆惊风被迫扬起头,下巴的线条瘦削尖锐,眼睛、鼻子和脸颊都是木然的,唯有两片薄唇像是独立出去的生物一样,自主翕动着。

“什么?”林谙手上运起内力,置于镇棺钉上。

陆惊风顺应本能,呢喃:“好疼。”

第67章第67章

他说“好疼”,跟说“没事”一个腔调,呓语般轻轻的,语气寻常,无波无澜,捕捉不到一丝疼痛该有的紧绷和异样,但这两个字穿透林谙耳膜的瞬间,就化身烧红了的鹅卵石,掷在心湖,沸腾的水滋滋地冒起白烟,荡起层层叠叠镇压不住的涟漪。

“我知道,我知道你疼,疼的话不要忍着,可以喊,可以发脾气,没人笑话你。”林谙心尖上的那捧水酸苦得快把五脏六腑腌臜了,随便一挤,酸意都能泛滥成灾,萦纡鼻尖,就像安抚道观里那些野猫一样,他情不自禁揉捏起陆惊风的后颈,放软声调保证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汐涯再也不让你疼了,好不好?”

陆惊风:“……”

林谙低沉沙哑的嗓音被呼之欲出的情意浸得湿湿的,轻而易举就冲破重重迷雾,携带着柔和的光晕,开辟出一道明亮的甬道。

而陆惊风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若有所觉,遮住溅满污秽的眼帘,仰头从指缝里窥视光源,细碎的白茫茫的光点洒了他满头满脸,在他身周跳跃着,悬浮着,而他的身后,是血流漂杵的修罗场,阴暗的,腥臭的。

明暗的分界点,他疲惫地支着鲜血淋漓的手,长久地伫立着,茫然于何去何从。

思绪一再被打断,耳边絮絮叨叨着某人郑重其事的保证,哄小孩儿一般:以后汐涯再也不让你疼了,再也不,我跟你拉钩……

“不是……”他头痛难当,忍不住喃喃出声。

“!”

车轱辘话说得颠三倒四,竟然有了回应!

林谙惊喜交加,想大声呼唤,又怕把陆惊风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纤细的神志给吓退回去,只好压着有些发抖的声带循循善诱,谨慎又雀跃:“嗯?不是什么?”

涣散的视线逐渐拢到一处,碎片化的视野里拼凑出一张模糊的脸。

眼底的血色褪去,陆惊风有气无力地纠正:“是林谙……不是汐涯。””

“对了,是林谙,我是林谙。”

陆惊风第一个认出了他!

林谙被狂喜冲昏了头脑,一时间忘乎所以,得意忘形,俯身在那人汗涔涔的眉间落下一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