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4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费天诚为什么有个费老狗的外号呢?其实这个狗早先原本是苟,无他,因为他特别能苟。

传说当年他之所以没能当上天字一号的组长,也是因为一次任务失败,目标逃逸但伤亡并不惨重,只不幸折损了一名组员,但幸存下来的人无一例外都重伤住院,就他一根独苗完好无损,头发丝儿都没断一根。业内恶意揣测,说那肯定是因为费天诚都把属下推去前线当炮灰,自己则苟在大后方审时度势,成了就冲过去趁乱输出一把,输了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现在看来,谣言真是害人不浅,费老狗显然不苟。

二人一前一后,守在门边的柱子后,打算看准时机冲出去。

“等等,有情况。”陆惊风察觉不对,朝后打了个手势,让所有人静下来注意观察。

角落里那几个在激烈争论着是去是留的缉灵师看见手势,迅速安静下来,食堂里一时间只听得见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个个瞪着惊魂甫定的眼睛往外看。

门口有两只觅阳兽一直徘徊不去,这会儿忽然诡异地停了下来,略微仰起三角脑袋,面朝东方,虽然那怪物的脸上无眼无鼻做不出表情,但所有人都看出他们似乎在专注地聆听着什么,心里不约而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声音?”有人听力敏锐,早一步捕捉到异样的声音,脱口而出。

其余人的脑中皆是咯噔一声,胆小如田甜已经被这紧张恐怖的氛围吓得低声抽泣起来。

“哭个锤子哟又哭,这么胆小可还得行?趁早辞职算了……”费天诚简直难以置信,这小孩的泪腺怎么如此发达。

刚想接着责备两句,夜空中隐约响起悠扬的小调,由远及近,嘶哑的人声哼唱吟哦出怪异的调子,像是喉咙里含着一口痰,咕咕哝哝,嗬嗬嗤嗤,听上去古老悲怆,令人寒意遍身,十分不适。

“不好。”陆惊风低呼一声。

外面的觅阳兽像是同时收到了什么指令,齐齐转身,朝食堂发动起猛烈的攻击,有几个仿佛突然间有了智商,趴下笨重的身躯,先用强有力的下肢踹破了各处门窗,再把锯齿般的上肢伸进来,胡乱地横扫一气,想把里面躲着的矮人都给逼出来。

七八个缉灵师被赶得上蹿下跳,乱成一锅粥,其中有三个胆子大的,携手合作,由两人拖住那湿滑的上肢,令一人扬起手中类似桃木剑的武器闭眼就砍。那东西的上肢虽然锋利,但被凝聚了法力的武器多砍几下也会断,断了就化成一滩乌黑冒泡的粘液,尸臭味在食堂内火速发酵。

三人合作起来取得的阶段性胜利给其他人打了一针强心剂,缉灵师们纷纷组合起来,跟觅阳兽火拼到底。

然而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那长剑般的上肢捅进来又抽回去,密集得跟红外线陷阱一般,速度又快,好几个反应不大灵敏的,身上都被擦出长长的血印,新鲜血液的味道很快就盖过尸臭。

“不行,我们困在这里,这样下去,迟早体力耗尽被一窝端。”陆惊风冲疯狂砍杀的费天诚大喊,“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说!”费天诚满脸都是黑色粘液,整个人处在抓狂暴走的状态,吱哇乱叫,“我操了,这东西跟臭虫有的一拼!好恶心啊好恶心!”

“调虎离山!一网打尽!”陆惊风简洁明了地说了两个成语,“觅阳兽的本能是捕食阳气,八字纯阳的人最适合当诱饵!”

“八字?老子八字轻得很,才三两!”费天诚平地一声吼,“这里谁的八字阳气最旺?举起手我看看!”

陆惊风举起手,莞尔:“恐怕没人比我的八字更具阳气了。”

费天诚:“……”那你啰嗦个几把,直接上啊!

那一刻,这两位常年来互相看不顺眼的组长之间,忽而迸发出一蹴而就的默契,一个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拔腿就往门口跑,一个冲过去为其披荆斩棘保驾护航,粘液飞舞中,陆惊风脱了夹克,穿着黑色背心,护住头脸就往玻璃残渣里滚,刀片一般的碎渣瞬间划开薄而脆弱的表皮,密密匝匝地嵌进肉里,把人扎成一只竖毛的刺猬。

滚了一圈,为了保险起见,感受不到疼痛般又滚了一圈,继而毫不耽搁地爬起来,冲出食堂。

没想到这人对自己这么狠,费天诚看得瞠目结舌,愣了会儿神,连忙跟着跑出去。

纯阳之血对觅阳兽来说,简直就是春药般荡漾的存在,等血腥味彻底随着空气流通扩散开,它们的注意力迅速被吸引,很快就放弃了食堂,顺着血迹发疯般寻来。

陆惊风在前方边跑边拔身上的玻璃,鲜血淌了一路,费天诚望而生畏,佩服道:“别人放个血都是扎个手指头或者在掌心划拉个口子啥的,陆组长厉害,全身都扎出血窟窿,该夸你实诚好呢,还是该说你二百五呢?”

陆惊风只顾着尽量跟觅阳兽拉开距离,没空跟他打嘴仗。

“你一网打尽的计划是什么?”费天诚问。

“听说费组长有一大绝技。”陆惊风跑上操场,围着塑胶跑道跑,后面跟着乌泱泱的觅阳兽大军,好几次觅阳兽的锯齿前肢近在咫尺,破空一划,被他险伶伶地侧头避过。

“费某人会的绝技很多。”费天诚飞起一刀,砍下与他纠缠上的觅阳兽的头颅,酸道,“我又不是什么名门名派出身,学的东西杂了去了,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其中有一项,俗称平地起高楼!”陆惊风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成了兽口亡魂。

“那是气盾!”费天诚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声音不觉拔高几度,“但以我的能力,气盾只能维持一分钟!恐怕不得行!”

“一分钟也够了!能把这些活蹦乱跳的东西圈住就成!”陆惊风许久没这么撒丫子跑过,拉练完第三圈气喘如牛,催促道,“要动手就快点,我撑不住了!”

费天诚于是不跟在他屁股后边了,一咬牙,扭头往反方向疾驰而去。

陆惊风边逃命,边密切注视着他,见他驻足在前方跑道的起跑线上,冲自己招手,看距离差不多了,就原地比划了两下,然后又往后退,于五十米的地方再停下。

陆惊风溜着一大群觅阳兽奔赴过去,看到一步之遥的起跑线,立刻出其不意地转身。

打头阵的觅阳兽反应不及,没止住脚,哐当一声撞上了前方法力铸就的透明墙壁,直接一个惯性往后仰倒,同时带倒了后面的一大票同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