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48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闻言,几个人身影僵硬,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夜风中,竹子的细叶互相摩擦,沙沙作响,如同鬼魅魍魉的窃窃私语。

具体是什么东西的骨灰,不言而喻。

“见鬼。”费天诚寒意陡生,“这背后的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说话间,蹲在竹子边上的陆惊风已经拉起裤脚,拔出绑在小腿上的小匕首,一刀将一根竹子捅了个对穿。

立刻有汁液顺着刀锋汩汩流淌下来,腥甜的味道四溢开来,仿佛馊了的奶油蛋糕混合着鱼腥味,潮腻的同时令人作呕。

陆惊风打算报告这一重大发现,可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闷哼。

起音高,收尾短促,像是被什么外力生生打断。

不对劲!

他骤然回头,发现身后竟然空无一人!

“费组长?”

没有回应。

“又是迷阵。”陆惊风慢慢捏紧拳头,喃喃道。

他站起身,边沿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往外走,边细细回想。

这竹子生在花坛的角落里,平日里无人问津,依附着墙壁自由生长,避开了阳光,以骨灰为养分,伤之会流血,有如活物。

那些骨灰到底是谁的?

鱼霄又想用这竹子做些什么?

他设下这么多局,每每都要假借恶灵复仇的契机来谋夺人命,却从不自己出手,以他的能耐,想要取谁的命有如探囊取物,难道是有什么限制了他的法力?还是说,如果人是他杀的,就收获不到该有的效果?

从某些角度看,第一件案子起直到现在,受害人都曾犯下过或轻或重的错误,有见死不救者,有网络暴力的推波助澜者,他要的是“该死之人”的命,为了“替天行道”,那他的“天”又是谁?

假设那些骨灰就是这次的那些失踪者的,现在骨灰作为养料被献祭给竹子,难道所谓的“天”就是那些竹子?

等等,竹子……

思及此,陆惊风脚步一转,又急急往回走,再次回到那个花坛边。

不出所料,原本的几根竹子这会儿已经没了踪影,从那泥土新鲜的的痕迹看来,是被人连根拔起移植到别处了。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陆惊风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知道你在。”他缓缓转动脚跟,环顾四周,“你不想跟我正面起冲突,是因为你要忍辱负重地做成一样大事,手上不能沾染血腥,否则将前功尽弃,对不对?”

回答他的只有轻拂在肌肤上的微风,送来土中骨灰难以言喻的味道。

“在我小时候,师父云游四海,经常从各地带回来一些稀有罕见的古籍秘典,堆破烂儿般堆满了床底。某日我一个人躺在床撒癔症,实在无聊,就顺手抽出来一本解闷儿,那本书的名字我至今记得,叫《邪神志异》,书里网罗了一些民间流传的鬼怪奇谈。”陆惊风自说自话,语气熟稔,像是在跟某位老友叙事,“上面有一则小故事,讲得是鬼魂复生。”

滴答一声,头顶淅淅沥沥,竟是飘起了小雨,气温陡降,风声呜咽。花坛里开着一些美人蕉,白天被日头晒得病恹恹的,此时笼罩在轻盈缥缈的雨雾中,平添一些纤细朦胧的病态美。

陆惊风一身的伤口不再流血,他如今的身体拥有不可思议的复原能力,粉嫩的新肉悄然愈合,重新焕发生命力。

视野尽头的草坪上,一抹黑影贴着地面延伸过来。

“鬼魂向邪神许愿,要重返阳间。”陆惊风似是没看到一般,不咸不淡的声音继续四平八稳地叙述,“邪神是因一己邪念而从云端堕落的神,但他终归还是神,不会因为鬼魂的苦苦哀求而改变原则,而且他很自负,比任何神都更想迫切地证明自己是正义的化身。鬼魂锲而不舍地祷告,后来,邪神不堪其扰,最终决定给鬼魂机会,表示如果鬼魂能够集齐七七四十九条犯下滔天大罪的恶人的灵魂,并供奉上来作为祭礼,他便答应以竹为骨,为其重塑肉身,助其死而复生。”

那黑影在水波不兴的语调中缓缓站立起来,现出年轻人稚嫩阴鸷的面庞。

“四十九条人命。”陆惊风与那张曾在医院里有过一面之缘的脸冷漠对视,“你现在还差几条?鱼霄?或者现在该叫你,陈启星?”

第77章第77章

“三年前拜你所赐,我奄奄一息,只剩一缕将散未散的魂烟,是这孩子路过,救了我。”

那张脸上的颜色是死灰般的冷白,眼眶深深地凹陷下去,眼袋淤青,唇色绛紫,年轻的躯体裹在空荡荡的黑袍中,嶙峋的骨头支棱着,散发出行将就木的腐朽气息,他慢吞吞地道:“当时星星十七岁,是个善良开朗的少年,宽容大度地接纳了我,准我暂时寄居在他的身体里,与他共存,陪他解闷。哦——像你这种精神上比较强势的人可能不懂,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就希望身边能有个人陪他说说话。没有人,鬼也可以凑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