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49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接纳?”陆惊风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笑话,嘲讽地勾起唇角,眼神锋利,“不要把费尽心机的蛊惑说得这么诗情画意。当时的你虚弱到连强行附身的法力都没有,只能靠摇尾乞怜,骗取宿主的同情,诱其敞开怀抱,引狼入室。”

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遇上漂游了不知几世的奸猾老鬼,当时的场景究竟如何,简直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出个大概。

“随你如何臆测罢。”鱼霄拢起手,缓缓踱着步子,“结果是,我大发慈悲救了他,如果不是我,他早就死于癌症,怎能苟延残喘至今,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

陆惊风侧头,看进那双荧光闪闪的眸子,忽略表面那层嗜血疯狂的浮光,隐在更深处的,是绝望与哀伤,正朝他发射出困顿小兽般求助的信号。

“他生不如死。”陆惊风摇了摇头,面上闪过怜悯之色,“他真心待你,你却利用他,哄骗他的父亲,使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沦落为双手沾满无辜生命鲜血的刽子手,最后惨死在为复仇而生的婴灵手下。眼睁睁看着父亲堕入深渊,残忍如斯,难不成你还想让他感谢你留他一命?”

“一切都是陈景福自己的选择,与我何干?”鱼霄轻嗤,“是我按着他的头逼他杀的人吗?”

“是你处心积虑递的刀。”陆惊风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道优哉游哉的身影,暗中蓄力,“就像你寻找目标恶灵,大方地赠予它们法力助它们复仇一样。借刀杀人方面,没人再比你更天赋异禀了。”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认同,我的所作所为才是真正的公道与正义?”鱼霄脚下一顿,倏地飞身闪避。

原本他所在的位置,一簇蓝色的火焰在夜色中毫无预警地绽放又熄灭,陆惊风冷厉的面庞被刷地映亮,转瞬又暗淡下去。

“正义的背后亦是正义,而你的正义背后,却是一己私欲。鱼霄,你设计这一切,无非是想逆天改命,重返阳间,呵,痴人说梦!”他不欲再争辩,说再多也是平白浪费口舌,于是背手隐没进黑暗,先发制人。

一簇又一簇业火紧锣密鼓地追赶起那道奇诡飘忽的身影,鱼霄原先并不把陆惊风当一回事,但三两招后发现自己轻敌,惊讶地咦了一声,失了从容,左闪右避,略显仓皇。

那业火就像长在了他的脚跟,如影随形,落地再起的短短一秒间便凭空蹿起,火势迅疾而猛烈,一个不留神,只要速度稍滞就会被火燎了身。

焚灵业火的滋味如何,简直如跗骨噩梦,时隔三年,他鱼霄绝不想再亲身体验一回。

此时此地的情景看上去有点可笑,无端令人想起步步生莲的典故,鱼霄于手忙脚乱的奔逃中阴森地冷笑起来:“我说你缘何今日有勇气过来蹚这趟浑水,原来是业火精进了不少,有了绝活傍身,底气一足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你只身犯险,置生死于不顾,家里那同为男性的姘头可还答应?”

陆惊风没出声。

他不傻,鱼霄这是故意激他,此刻若出声答话,等于主动暴露了自身位置。业火虽强,但炉鼎脆弱,他一死业火自然随之熄灭,所以眼下他得借夜色遮掩不断变换方位,保护好自己才能有相搏之力。

“你以为你不喘气儿,我就没法找出你在哪里了吗?”鱼霄双指并拢,指尖迸现细小如游丝的雷电,他低喝一声,电光飞了出去,击中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

树干着起火,烈焰冲天,照得这一方草坪亮如白昼。

陆惊风无以为屏障,索性也不躲了,往自己胸口贴了道护心符,干脆全神贯注地操控起业火。

“躲啊,怎么不躲了?这么快就放弃了?”鱼霄哼笑一声,甩掉屁股后面穷追不舍的业火,伸长雀爪般瘦削的枯手,纵身欺近。

眼看指尖即将触到那张临危依旧沉静的面庞,陆惊风不闪不避,反而冲他粲然一笑,眼中寒光迸现。

事出反常必有妖。

鱼霄动作凝滞,暗道不好,连忙撤手。

甫一回身,陆惊风的面前猝然竖起一道熊熊业火筑起的高墙,盾牌一样,将人护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鱼霄避之不及,被一点业火的火舌燎到衣袍,火势即刻蔓延,魂体剧烈震荡,体内深处隐约传来熟悉的碎裂之声。

他大惊失色,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弃卒保车,迅速摆脱陈启星的身体,魂体掠至半空,险险逃过一劫。

没了鱼霄霸道的寄居,陈启星的意识终于夺回自己的躯壳,他立在原地,茫然四顾,只觉得周身烘热,一股奇异的暖流经由四肢百骸直达心肺。

他局促地抬起眼,与半空中悬浮着的灵体面面相觑。

那鬼魂一袭红衣,白发及腰,古人扮相,从外表推测不出死前具体的年纪,面容姣好,眉目桀骜,大有视天下万物为刍狗的轻蔑之态。

鱼霄低头看他,蹙着眉头,惊异于他为何不受业火侵扰。

陈启星与他对视。

一眼,往日回忆潮水般翻滚,涌至脑海,浪花拍了他个措手不及,屁滚尿流。

两眼,恨意漫过心头,化成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

三眼,他哆嗦着嘴唇,抬起胳膊指向那玉面恶鬼,如小儿学语般吃力地往外蹦字,牙关颤抖:“畜、牲!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话音刚落,他声嘶力竭,双眼一翻,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鱼霄愣怔,喃喃自语:“没良心的小东西,本尊救了你,你还要与我同归于尽?不识抬举!不如死了!”

他落下去,抬手欲把陈启星揪起,但陈启星周身被业火包围,他就如同想吃刺猬的狐狸,苦于无从下手。于是出离愤怒了,一振袖袍,两道凝聚了法力的玄铁短刃裹挟着劲风飒然飞出,一前一后,直直越过业火之墙,射向其后的陆惊风。

陆惊风一个翻腾,轻巧避过,不甘示弱,簇成团的业火犹如满世界炸开的烟花,密集地袭向鱼霄,其中只要有一簇业火触及目标,就能星火燎原,焚灵灭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