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谙却在此时倏然抽身,隔开一臂距离,掰正他的肩膀,挑剔的目光上下检视几轮,见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褴褛的背心,背心上到处是被利器割开的一条条口子,毛糙的边缘沾染了脏污的血渍,手肘腹部和腿上也全是新添的伤口。好端端的人,几个小时不见就成了这副样子,林谙的脸色霎时间阴沉得吓人。

陆惊风被他盯得毛毛的,拉了拉背心下摆:“别紧张,都是小伤,这会儿已经好了,不信你看?”

林谙不信他的鬼话,把人拽到跟前细看,真的发现伤口上粉嫩的新肉迅速长出,伤口已然愈合。

他眉头一挑,惊讶于这逆天的修复能力,但既然人没事,他放下心,神色稍微缓和,转念又脑补出这些大大小小的伤口是怎么得来的,过程中究竟又流了多少血吃了多少痛,他立马又不爽了,撒开人,抱起手臂,趾高气昂地转向一边。

陆惊风惴惴不安地觑着大少爷阴晴不定的面色,以为他还在记恨自己敲晕他的那一记手刀,也跟着转过去,凑到跟前举着胳膊卖惨:“看到这条伤口没?玻璃割的,老深老长老疼了,割完我还围着操场遛了半天觅阳兽,没失血而亡,差点跑步跑出人命。呐……看在没有你我这么惨的份儿上,咱不生气了好不好?”

“觅阳兽?怎么会碰上那种……”林谙的关切脱口而出,忽而又发现自己应该还是在生气,于是话音戛然而止,又装作满不在乎地瞥开眼,心里其实早就软和成泥糊糊。

陆组长在哄人方面简直无师自通,卖完惨又卖笑,还动手动脚:“给我看看你背上的伤怎么样了,内伤好全乎了吗你就把大清给放出来?不让你跟着是有原因的,负伤还要出任务,我心疼的。”

闻言,林谙终于纡尊降贵地转过脸,一把拎起他的手腕,目光灼灼:“你再说一遍?”

“不让你跟着是有原因的。”陆惊风弯着眼睛笑,故意装糊涂。

“不是这句。”林谙不依不饶,也忘了还在装生气的事了,沉着脸催促,“最后几个字。”

“我——”陆惊风挠小狗一样挠了挠他的下巴,满足他,“心疼你的哇。”

林谙这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皱着的眉头舒展开,而后低下头,小声呢喃,突然扭扭捏捏,竟然有点欲语还休:“我也……”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陆惊风被他这副娇羞的作态一雷,没听清,把耳朵贴过去。

于是林谙跟他咬耳朵,故意呵热气,吐气如兰:“我说我也心疼你,见不得你受伤也见不得你流血。你痛感迟钝神经麻木,习惯了所以可以不在乎,但我情感不迟钝,也做不到无动于衷,我现在心疼得快死掉了,你还跟我笑?笑什么?笑我这么紧张你?”

阵阵热气往陆惊风的耳道里送,耳廓连着耳垂都给烫红了,他也收了没心没肺的笑容,悻悻地盯着脚尖:“说得好听,咬我嘴唇咬出血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心疼了?”

“有吗?”林谙一惊,连忙捏住陆惊风的下巴看过去,果然在他嘴角看到一个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的细小伤口,当即有点愣怔,回想起厨房里耳鬓厮磨的一幕。

心跳蓦地加快,嗓子发干:“抱歉,我当时太激动了。”

这句话一下子撕开了遮盖在两人头顶的无形的纱幔,旖旎缱绻的画面涨潮般冲回脑海,陆惊风眼波流转,垂下颤悠悠的眼睫,在林谙明晃晃的注视下抿起唇。

林谙捏着他的下巴不松手,陆惊风保持着颈子微微扬起的姿势。随着这个敞开的姿势,一些隐没在昏暗光线下的小细节展露无遗,自然也包括斑斑血迹下可疑的红痕,刺激着林谙的感官,控诉他之前一时情热时犯下的罪。

激动的时候,由于经验少,亲吻和吮吸总是把控不住力道,颈项间的那片肌肤温热且柔嫩,细腻如羊脂白玉,稍微用力就会弄出印子。

林谙的呼吸乱了。

纠缠的目光编织成暧昧封闭的罗网,二人皆陷在里面,呼吸交融,互相渗透,渐渐地,也不知道是谁的目光率先落到对方的唇上,是谁情难自已地表露出无声的邀请,两颗头颅越凑越近。

“唔……”这时,一米开外的地上传来微弱的呻吟。

居然忘了还有第三者在场!

陆惊风老干部之魂猝然觉醒,脚尖一个用力,红着脸从林谙怀中滑了出去,动作之迅猛,林谙连个衣角也没捞着,深刻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煮熟的鸭子,刚到嘴边就飞了。

“醒了?”陆惊风奔过去,半跪着,把陈启星的头托起来搁在自己大腿上,左右拍了拍他的脸颊,语气温柔,“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陈启星醒是醒了,眼睛也睁开了,呼吸平稳,胸膛有规律地起伏着,生命体征一切良好,只是他仰面瘫在那儿,面无表情,一动不动,黑沉沉的眼珠子直愣愣地望向头顶的虚空,眼眶里还蓄着昏倒前流出的泪水。

林谙走过来,正亲热着,被打断,他本来就心有不满,这会儿看人舒舒服服地枕着陆惊风大腿,小鲜肉长得还挺清秀,半死不活的,由里而外透露出一股子快来怜惜我的娇弱感,林少脑中警铃大作,登时不悦地皱起脸,酸溜溜道:“这小帅哥哪位啊?怎么着?也把魂儿给丢了?”

陆惊风疑惑:“也?”

“我从确认心意的那天起,魂儿就没在自己身上过。”林谙说起骚话来,脸不红心不跳,颇有成日流连花丛的浪子风范,“你一走,我的魂儿就跟着一道去了,留下来的就是一副空空如也的躯壳,状态嘛,就跟他差不多。”

陆惊风:“……”

也不知道陈启星有没有听到,反正陆惊风是听到了,也被狠狠地臊了一把,欲盖弥彰地一顿咳嗽,板起脸摆出大人模样:“他……他跟你不一样,少跟着和稀泥。”

林谙挑眉,阴阳怪气:“是,我们不一样,我比他帅。”

陆惊风:“?”

虽然不知道这人哪根神经突然搭错了,但陆惊风至少能感觉出来自家小狼狗对陈启星的不待见,于是起身把狗拽到一边,把今晚发生过的所有事从头至尾给他捋了一遍。

听完,林大少指着陈启星,怒目而视:“合着当初就是这小子圣父附体同情心泛滥,救了鱼霄?你别拦我,我先揍他一顿,要不是他,现在也不会死这么多人,咱们也不用深更半夜的还被困在这个破阵里,出不出的去都不一定。”

陆惊风搂着人小腰:“你别激动,没有他也会有别人的,以鱼霄的能力,想忽悠谁都不是难事,总会有愿者上钩的,只不过恰好,不幸落在了他头上而已。人家都够惨了,你就别恶语伤人了。”

林谙自然知道怪只能怪鱼霄诡计多端,给他扯上关系的人,无论是谁都是受害者,他也不是真怪陈启星,充其量只是有点气儿不顺,不顺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还得归结于这小子坏了他的好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