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张了张口,无声地添上一句:还有我。

“他巧言令色,逐步骗取我的信任。一开始演的是真像,自从准许他附身,就遵守承诺,天天陪我聊天解闷,讲一些野史趣闻,神怪轶事,他比常人多活了几辈子,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可能他也无聊吧,憋久了也会产生倾诉欲,我一度还天真地以为我们成了好朋友。只是后来,野狼就是野狼,再怎么相熟也变不成家养的狗,我一放松警惕,他就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爪牙。我变得昏昏沉沉,睡着的时候比醒着多,同时身体也生了病,他就是这时候趁虚而入,彻底压制我的意识,利用我害死了我爸。”

“鱼霄曾经被我打成重伤,原本十死无生,跟你虚与委蛇的那段时间,正是他借你体内阳气自我疗伤、稳住魂魄的关键时候。”陆惊风分析道,“你会觉得精神萎靡,神思混沌,是阴邪入体、阳气流失的典型症状。”

陈启星像是个不顾观众反应的说书人,被打断了也不恼,机械地往下述说故事:“我开始进入长眠。那是无法摆脱的、永无止境的、令人窒息与崩溃的真正的长眠。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抬不起薄薄的眼皮,被隔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什么都无法感知,鱼霄剥夺了属于我的一切,可笑的是,他依旧每天与我聊天,讲最近的时事要闻,讲他又干了哪些缺德的事,语气生动,话题多样,一如往前。当然,除了主客场的位置对调了一下,他成了身体的主人。哦,对了,他还怕我憋闷,会偶尔放我出来,施舍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看起来,他似乎很享受放我逃跑再抓回来的游戏。”

陆惊风蹙眉,觉得这故事透着说不出的诡异,鱼霄既然已经成功夺舍,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在陈启星身上?封了意识任其自生自灭就好了,怎么还有藕断丝连的后续共处?难不成真是寂寞鬼遇上孤单人,惺惺相惜擦碰出友谊的火花?

林谙想的则是,靠,这个鱼霄还是个抖S。

“但鱼霄终究还是留了我一条命。”这时,陈启星侧过身,给了后面二人一个萧索的侧颜,和一只空洞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无悲无喜,也无畏无惧,风灌满了他宽大的衣袍,瘦弱的年轻人用后脚跟蹭着地面,神经质地左右摇摆,仿佛下一秒就能随风逝去,“他不是不想杀我,只是短期内他无法亲手杀生,只好先拘着以后再说,这应该算是我不幸中的大幸吧?”

说到这,他微妙地停顿一下,短促地笑了笑,勾起的唇角弯起自嘲的弧度,接着道:“有一天,他问我,要是给我一份得之不易的宝藏,我会想把它藏在哪里?”

陈启星兜来转去的故事终于转到了正题,陆惊风跟林谙的眼睛俱是一亮。

林谙掩饰不住激动,追问:“你说什么了?”

“鱼霄永远不会给你绝对的自由,所有的自由都是有限的,包括看似任你畅所欲言的问题。”陈启星看向林谙,声音沉了下来,“当时他给了我四个选择,分别是花圃,池塘,升旗台下,以及手工艺品展示栏。你猜我选了哪个?”

“池塘?”陆惊风挠挠头,“丢水里应该比较保险,找起来难度系数也大。”

林谙投花圃一票,说他小时候藏零花钱都是藏在苏媛的花圃里的。

陈启星摇摇头:“我选了升旗台下。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众目睽睽之下,任谁也想不到。”

三人面面相觑,共同合计一番。

半个小时后,他们摸黑摸到东区教学楼一楼走廊的手工艺品展示栏。

陆惊风用牙齿叼着从费老狗那儿顺过来的微型电筒,熟练地拆卸玻璃橱窗,含糊不清地道:“如果我是鱼霄,你选出的地点我一定第一个淘汰出局,然后再在剩下的选项里选最冷门的那个。”

林谙怜爱地看了一眼他家迂腐的老干部,吭哧吭哧地橇着铝合金的橱窗缝儿,决定帮他分忧解难,出手便是一记铁拳,砸碎了那层看起来很厚实则异常脆弱的玻璃,砸完自觉男友力爆棚,收手时还玩世不恭地吹了吹毫发无损的拳头,朝陆惊风得意挑眉。

陆惊风想用手电筒砸烂那张痞帅的脸:“……恶意破坏公物,出去后扣工资交罚款。”

林谙差点表演起当场吐血,撇撇嘴吧很是不满:“这点小事就扣工资?扣多少?一面玻璃很贵吗?工资到手我还能剩多少?惊风,组长,小风风,还是不要了吧……唉,我现在不比当年腰缠万贯了,也不知道是为了谁被扫地出门,两手空空,身无分文,出任务连双正经鞋都没有,啪嗒啪嗒趿拉着拖鞋就赶来救人……”

面对哭诉,陆惊风理都没理他,连个眼神都欠奉。

但他转身时还是低头瞄了一眼那双拖鞋,同时也注意到那十根露在外面的脚趾头。惊觉这人个高不说,连脚趾都比一般人颀长,不肯囿于拖鞋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霸气地往外伸展着,也不知在哪儿沾了灰尘,灰不溜秋的,又透出那么点小可怜。

出去后第一件事,先给他买双新鞋,好堵上他的嘴。陆惊风心想。

橱窗拢共三层,摆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想象力突破天际的展览品,都是春川街小学里的半大孩子在手工课上完成的优秀作品,有一些还在省市的小学生创意大赛上拿过各大奖项。

“这是用纸糊的宇宙飞船?8012款呢,样式很新潮很漂亮嘛,该有的零件儿一样都不缺,没点技术还真做不出来,还有这幅画,天呐,这也太好看了吧?这是正经画家的水准吧?啧,现在的小学生全是王者段位啊。”陆惊风觉得这些作品无一不天马行空,跳脱恣肆,兼具创意与美感,边欣赏边赞叹,被小学生吊打得心服口服,全程露出慈父般的微笑。

林谙也在走马观花地浏览,他更多的注意力其实都放在陆惊风身上。

陆组长肯定不知道他此刻两眼放光、嘴角含笑的样子有多招人,他趴在橱窗上,举着微型手电,莹莹的白光被揉碎了,浮在他生动的眉眼间,如斯温柔,令人心生亲近之感。

林谙垂在黑暗中的手有点痒,左忍又忍没忍住,往前伸去,摸索到陆惊风烘暖的手,先试探着轻轻触碰一下,见对方没有缩回的意思,就放心大胆地缠绕上,有如总算见着阳光的藤蔓,极力汲取着温暖和光热。

他握得用力,专心感受着手中令人心悸的触感,没听见队伍末尾的陈启星轻轻嗤了一声。

手工艺品展览栏整整有一走廊那么长,行至中途,陆惊风停了下来。

“是感受到什么了吗?”林谙脑海中立刻拉响警报。

“没。”陆惊风懊恼地摇头,“就是什么都没感受到才奇怪。”

林谙:“怎么说?”

“阵眼往往是一个阵法的力量源泉,大多是凝聚了摆阵人法力的法器,阵法的效果越强,所需法力越浑厚,十米之内,不可避免会散发出一些独特的气息。如果是杀阵,那就是浓烈的杀气。如果是幻阵,那就是会招致幻觉的奇香。”陆惊风纵纵鼻尖,“可是这里的气息特别干净,不像是藏有阵眼法器的样子……会不会是我们猜错了?”

“也有可能是鱼霄用了什么法子,屏蔽了气味。”林谙轻声安抚道,“别急,再找找。”

三人继续往前寻找,林谙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背后的脚步声倏地不见了,心下一惊,猛然回头。

只见陈启星站定在两步开外的地方,盯着展览架上的什么东西,看得认真,只手抵着下巴,露出思考的神情。

林谙拍了拍陆惊风的肩,示意他往后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