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转身,跟林谙一起等了一会儿,发现陈启星丝毫没有挪位继续往前的意思,于是往回走到他身边,凑过脑袋问:“这个奖杯哪里不对吗?”

“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陈启星沉吟,一遍又一遍看那座镀金的双耳奖杯,反复琢磨,“但就是觉得不对。”

于是三人聚到一处,都歪着脑袋陷入沉思。

寂静中,林谙灵光一闪,指出了不自然之处:“明明是前年的奖杯,它的底座上为什么没有灰尘?我刚刚看到今年的奖杯上都有一层灰。”

闻言,陆惊风立刻回身察看其他的奖杯,无一例外都发现了或薄活厚的灰尘,展览栏虽然被橱窗封闭,但长期无人打扫,有些作品泛黄变旧,奖杯也渐渐蒙尘,唯独这只没有!

原因只有一个……

“说明它近期被人移动过。”林谙死性不改,上来又是一拳,打碎了这面橱窗的玻璃,伸手便要去拿那只光亮如新的奖杯。

他的动作奇快无比,陆惊风还没从满地的玻璃碎渣里回过神来,林谙手里已经多出一只沉重的奖杯,拎着上下左右细细检查了一番,还拿着晃了晃,凑在耳边听了听响儿。

陆惊风一巴掌掴在他背上,暴跳如雷:“这是个什么东西,你就敢直接上手拿?”

全然忘了之前他也被费天诚这么训过。

“别紧张,这好像就是个普通奖杯,没什么特别的玄机。”林谙背后的伤口还在疼,这一掌直接把他拍得龇牙咧嘴,“下手这么狠,谋杀亲夫啊?”

“错!我这是管教内人!”陆惊风嘴上凶狠,手上却温温柔柔地替他揉了两把,揉完伸手,“拿给我看看。”

林谙不给,反而举得高高的,踮起脚尖伸长手臂举过头顶,教陆惊风跳起来也够不着,趁机占便宜:“这事儿一开始就得好好掰扯清楚,陆组长,到底谁是亲夫谁是内人?”

陆惊风老胳膊老腿儿,弹跳力欠佳,实在是够不着,气得脸都歪了,憋了半天憋出俩字儿:“胡闹!”

“我没胡闹,你抬头看看我的脸,就知道我有多认真了。”林谙瞎几把乱撩拨,气焰十分嚣张,掂着奖杯邪肆一笑,“你好好说,说好了,我就把奖杯给你,给你大大方方地颁个最讨老公欢心内人奖。”

事关男人尊严,老干部有着自己原则性的坚持。

陆惊风呵了一声:“做梦。”

同时迅疾出手,鬼魅般的身形一下子掠至林谙跟前,扯下他的手臂,手掌一挥袭向那只奖杯。

林谙没想到陆惊风的速度这么快,应付起来竟有点手忙脚乱,混乱之中,奖杯在两人的争抢下被抛了出去,一声重物坠地的当啷声响后,骨碌碌滚到陈启星的脚边。

第80章第80章

一只嶙峋如鹰爪的手拎起了奖杯一耳,缓缓起身,陈启星垂头端详着,指腹摩挲起奖杯底座,眼眸深处有幽光明灭,动作之轻柔缱绻,似乎格外怜惜,如同抚摸情人的娇嫩柔荑。

一声微弱的叹息,月光斜照进走廊窗户,映亮悲天悯人的侧脸,他闭了闭眼,忽而诡异地吊起半边唇角,指间寒光乍现。

没等那根隐藏于袖中的银针扎进食指,他脊背一僵,有硬物冷不丁地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金属质感令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我劝你乖乖把东西放下。”

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

针尖挨着脆弱的皮肉,陈启星已经能感受到麦芒般的微微刺痒,只要再推进一毫,刺痒便会转化为刺痛,鲜血滴落的一刹那即将迎来生机,他懊恼地嘶了一声,在有限范围内偏转头颅,迎上一双在昏暗中粲亮如星子的眼睛,抱怨道:“陆组长可真会演戏。”

“彼此彼此。”陆惊风早就褪下方才与林谙嬉笑打闹时的轻松,压着眉眼,握着枪,全神戒备。

那把枪还是张祺临走前硬塞给他的,没想到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心里有鬼的人,比鬼还难防。

此时只要陈启星手上有任何动作,沾了猪血的子弹就会带着高温,毫不犹豫地被推出枪膛,穿透太阳穴,了结一条恶贯满盈的性命。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陈启星却丝毫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语气闲散。

“打从一开始。”陆惊风也不再兜圈子,敞开了回答,“鱼霄一身业障,性格乖张,视人命如草芥,三年前首次被缉灵局注意到就是因为他随性杀人,不知收敛。他在人间飘荡了这么久,直到三年前也只是一门心思地以捉弄和凌虐世人为乐趣,是个随心所欲,没什么想法的恶灵。怎么这一回出现,这鬼就凭空冒出个新奇的想法,又是从哪里得知了重塑肉身,起死回生的邪术?这中间,起码得有个像模像样的告知者吧?而这邪术无根无源,真伪莫辨,以鱼霄多疑骄纵的性格,必然不会浪费时间在一个经过万般努力到临头却可能是假的邪术上,而他信了,还付诸了实践,说明他很信任那位幕后的告知者。”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人是我?”陈启星气定神闲地看着他。

“我没有证据。”陆惊风实话实说,“我说的这一切只是建立在合理的推测上。据我调查,你陈启星,除了一个半路出走弃道从医的父亲,祖上三代皆正统茅山道,这个家族碌碌无为了两代人,总算等来一位天赋异禀的道术奇才。十二岁之前,你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而是一直都与祖父生活在乡下祖宅,直到祖父去世,才被父母接回城里。如果我猜得没错,就是那十二年,你在祖父的教导下,潜心钻研道学术法,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也在无意中得知了能起死人、肉白骨的禁术。”

“遇到鱼霄之后,你就打算在他身上试一试。一方面,你少年意气,自负天纵奇才,明知不可而为之,一心想成为新一代道术传说的主人公;一方面,想必以你的能力,早就占卜占得自身是天妒英才的早逝命格,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这个法术要是能成,后续你想用来自救,逆天改命。由此,当初不是鱼霄诱哄你,而是你主动找上了鱼霄,而他自始至终不过是你的一个试验品。星星,我猜得对不对?”

陆惊风说话的间隙,林谙已经悄无声息地掠至陈启星的背后,卸了他的臂膀,夺下他手中的,以及剩余藏在袖中的银针。

陈启星耸动肩膀,短促地吸了一口气,收了无所谓的颜色,像是眼见大势已去,就明智地放弃了负隅顽抗,并且顺着陆惊风的话,心平气和地还原起事件原貌:“错就错在,我选错了试验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