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原来,陈启星三年前偶遇濒临魂飞魄散的鱼霄,本以为是个念力低微的小鬼,不足为惧,就动了豢养起来为己所用的心思。彼时鱼霄穷途末路,有人愿意拉他一把自然是乐见其成,且伪装得很是忠诚无害。

陈鱼二人沆瀣一气,原本是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陈启星告知鱼霄有一禁术能助他重返人间,问他是否愿意一试。鱼霄是活了几百年的鬼中人精,而陈启星说到底,不过是一未成年的小屁孩,再怎么少年老成,其城府在鱼霄面前都显得有些稚嫩了,其意图一出,不啻于与虎谋皮,作茧自缚。

以鱼霄的心气,怎么甘心被利用,当个炮灰试验品?套取邪术的所有过程与步骤后,便第一时间选择了背叛。趁其不备封印了陈启星的法力,夺取了他的身体,日日凌辱他的心智,并独自按照原先的计划,一步步实现理论上可成的禁术。

“他到底是个恶灵。”陈启星幽幽地叹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早该明白的。原先就是我引狼入室,他如何对我我都认了,不过是自食其果。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出手就害了我的家人。如此一来,不灭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照你的说法,我们还算目标一致。”陆惊风从他太阳穴上缓缓挪开黑洞洞的枪口,面上却还是一样的寒凉,“可你为什么要害我们?故意引我们来这里,找到这个奖杯——”

“你猜的没错,它不是阵眼法器。”陈启星坦陈,“这个阵也根本没有什么阵眼法器,里面装着的,是能把迷阵变成杀阵的转捩法器。”

他掀起眼皮,目光冷然,直勾勾地盯着陆惊风:“三垣四象落魂阵,魂不落阵不破。”

“你是说,若想出这个阵,一定要先有人送命?”林谙总算理清了头绪,“站在你的角度,目前只有我们三人,我跟陆惊风关系不一般,必然不会自相残杀,自然而然,余下的你就可能成为唯一的牺牲品。你怕到时候我俩联手,你势单力薄胜算不大,所以就先下手为强?”

陈启星点头:“你说的,当然就是我的上上策。”

“但你没这么做。”陆惊风此时已经把手枪重新别进了腰带,“你做了另一个选择,转换阵法。不管什么阵,只要不是那什么鬼落魂阵,就用不着死了人才能出去。”

“陆组长好聪明。”陈启星露出一个有些少年气的笑,瘦得不成人形,右边脸颊居然还有一个酒窝,“这转捩法器是我盗墓的二叔偶然所得,被鱼霄夺走,当成了聚阴积怨的物件,用来聚集这小学里的亡灵,方便他炼成觅阳兽。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东西还能转换阵法,随手丢在这里,倒给了我们一线生机。”

“它能聚阴积怨……”林谙莫名有点牙疼,“那它转变出的阵法,想必也不什么轻易能出得去的阵。”

“刚刚我就说了,它只能转出杀阵。”陈启星也颇有些无奈,“杀阵的难度系数如何,我也不知道,毕竟没人会用自己的刀捅自己,就为了试试这刀有多快……当然,你们要是能想出更好的办法,请便,我二话不说,肯定配合。”

陆惊风:“……”

林谙:“……”

两秒钟后,二人异口同声:“试试吧。”

此刻三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暂时达成了表面的和解。此后很久,林谙想起这档子事,还问陆惊风,当时为什么就信了陈启星的一面之词,万一对方从里到外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借转阵的说法暗算他们呢?陆惊风是这样回答的,那年的陈启星满打满算二十岁,二十岁的时候,他姓陆的还在当非主流飙车党,傻缺又烂漫,冲动又勇敢,他不是相信陈启星,而是在赌,赌注全都压在了良知未泯的二十岁。

他当时在陈启星的眼睛里看到了这点东西。

卸了的臂膀被林谙粗鲁地重新接上去,银针刺进食指指腹,一粒粒鲜红饱满的血珠滴落在到奖杯上,如同能够销金蚀骨的浓硫酸,血珠滚到之处,奖杯肉眼可见地逐步融化,露出里面一根泛黄的玉简,玉简周围萦绕着一层不散不化仿佛凝固着的黑雾。

陆惊风抚摸下巴:“我怎么觉得这东西看着有点眼熟?”

林谙小声提醒他:“陈景福从祖坟里刨出来的,后来又跟陈启星一同消失的那个,张祺给我们看过照片,茅楹说这东西像死人牌位。”

“哦……”陆惊风依稀有点印象,他心率有些高,这根玉简给他的感觉很不好,有一股极为不祥的气韵。

“那个……”他忍不住开口,问陈启星,“以前你使用过它吗?”

陈启星端坐如钟,双目微阖,嘴里碎碎念,所念咒语陆惊风前所未闻,像是在说一门外语,听语气,又像是在和浮在他面前的玉简进行深度的灵魂沟通。

也不知道是没听见陆惊风的问题还是怎么着,他没回答。

“我猜他这也是第一次用。”林谙揣测,神情复杂。

玉简在咒语的催动下,慢慢旋转起来,它周围凝固着的黑雾也流动起来,渐渐往外发散,很快就在整个走廊的目之所及处弥漫开,由淡转浓,直至连手电筒十分具有穿透性的射光也变得黯淡。

陆惊风逐渐看不清一米内的陈启星,但身旁的林谙却格外显眼,显眼得不正常。

仔细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清跑了出来,逡巡在林谙身周。由此一来,那些黑雾在靠近林谙时,就被一层煞气狠狠荡开,以至于他俊美的面庞没有蒙上半点阴霾。

林谙紧盯着他,忽然张口急急地说了句什么,声音还没被耳朵捕捉到,眼前骤然一黑!

陆惊风下意识想去拉林谙的手,可没等有所动作,身体猛地一阵天旋地转,双脚如陷万顷流沙,整个人急剧坠落。

第81章第81章

下坠的过程中,陆惊风张开双臂四处摸索,竭力想要攀住什么好减缓坠落的速度,但目之所及全是一片黑茫茫,入手滑不溜秋,似乎是身处铜墙铁壁围成的铁桶之中。

所幸这个桶并不深,很快,砰地一声巨响,背部重重砸在了地面上,脊椎的一截迅速传来剧痛,他只顿了一秒,口中并未溢出任何呻吟或痛呼,随即敏捷地侧身翻滚,悄无声息地爬了起来。

小手电在失足坠落时已然脱手,这会儿不知所踪,林谙和陈启星也都与他失散。

出师不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