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9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哦,他要是醒不过来,你也跟着一起长眠吧!”

陈启星:“……”

他要是醒不过来,我们都会跟着一起长眠啊哥!

这时,始终双目紧闭、沉睡如死尸的陆惊风忽然震了一下,二人的目光有如飞速离弦的箭矢,嗖地化为实质,纷纷往他身上扎去。

“惊风?”林谙贴近耳边轻唤,话音颤抖,他握着陆惊风脱力的手,仿佛捧着什么世间至宝,生怕其磕碰弄碎。

一声惊风,凝聚了多少患得患失和温柔缱绻,只有他一人知。

陆惊风没听到,不知在阵中遭遇到什么极伤心难过的事,他阖着眼皮,睫毛簌簌,眼眶中的泪水盛不住,漏了出来,静静流淌,淌进鬓发,蜿蜒到脖颈,落至林谙的掌心,灼烫了一颗骤然紧缩的心。

与此同时,林谙一直压在陆惊风手腕上的三根手指立刻感知到,那沉闷缓滞的脉搏倏地变快了!欢腾之像,有如泥沙淤积的小溪历经艰险,终于得以汇入沧浪滔天的澹澹汪洋!

“他做到了。”冷眼旁观的陈启星下了断语。

陆惊风最终还是重拾起手枪,杀伐果断,于重重泪雾中锁定目标,扣下了扳机。

子弹顶着干涸的猪血冲破气流,尖啸着射向墨绿色的眼睛,正中眉心前,那双眼睛里还残留着不甘和震惊。

……

虽然凶手最终逃逸,但起码天谴阵破了,离奇失踪案戛然而止,愈演愈烈的杀戮秀也偃旗息鼓。

费天诚原本也被困在三垣四象落魂阵里,与其组员不断尝试各种自救的办法,几乎把鞋底磨穿了也没找到出口在哪里,最终还是托陆惊风的福,跟着一起得救。

兴许是顾及到这点举手之劳,在邢泰岩面前,他居然大方地分给陆惊风一点功劳,顺带说了两句好话,天字一号缉灵组得以从解散边缘被拉回来,暂时安全。

鱼霄与陈启星的情由始末遮掩不住,一一曝光,陈启星被收押,整个缉灵局一级戒严,全体缉灵师收到甲等缉查令,掘地三尺,把汉南地界翻个底儿朝天也要将鱼霄给找出来,彻底消灭,绝不姑息。

闹到这种人人皆知的程度,茅楹那边肯定是瞒不住了,陆惊风胆战心惊,夙夜忧叹,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迎接姑奶奶的狂风扫落叶,辣手摧娇花。

但,茅楹越过陆惊风,直接跟邢泰岩申请休假,邢泰岩大手一挥,批了一周的年假。

目前一切风平浪静。

或者说,正处于暴风雨前伪装出的宁静。

酝酿一下再爆发,等待的过程比被直接指着鼻子怒骂更令人惴惴不安。

“肥啾啊。”陆惊风坐在客厅沙发上,摸着乌鸦顺滑亮泽的鸟头,第一百零一次叹气,“你说你家楹楹这座活火山到底什么喷发,倒是给个准话啊。”

“它快被你撸秃了。”林谙裸着上身,从洗手间出来,边毛毛躁躁擦头发,边抱怨水温怎么都调不到适合的点,往左偏一点太冷,往右偏一点太热,逼死完美主义者。

抱怨完水温抱怨空间小,继而引申到沙发太硬不舒服,电视距离太远看不清,灯光太暗,地板的脚感不光滑,茶几碍事,极尽鸡蛋里挑骨头之能事。

“我说要请你住酒店你怎么不去?”陆惊风抱着肥啾继续唉声叹气,“非得在这里遭罪,到底是跟我过不去还是跟自己较劲?”

“住酒店多贵啊,阿风你怎么这么不懂节俭?”

从这辈子都不知道节俭二字怎么写的林少嘴里听到这句话,陆惊风不知该拿出什么表情来掩饰仇富心理,只好默默翻白眼,凉飕飕地道:“那你就继续睡沙发吧。”

踮着脚想往卧室溜趁其不备混上床的林谙:“……”

陆惊风好整以暇地飘来警告的目光:“或者你睡床,我睡沙发。来者是客,你随意。”

林谙于是缩回脚,没事人一般抻抻胳膊,泡了杯茶,回来安静地窝进沙发,跟陆惊风一人一头,隔得远远的。跟只主人不给吃肉的大型犬似的,委屈巴巴耷拉着头,慢条斯理地啜茶。

陆惊风随手翻书:“我明天去见陈启星,你要跟着一起吗?”

“我不太想看见他。”林谙心不在焉地把玩着茶杯,“但是你要去,我不想去也得跟着。”

他大腿翘二腿的这幅作态,骨子里浸淫着的纨绔气质就显露出来,想起这人这会儿连双鞋都买不起,陆惊风心头一软:“你这两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我,连上厕所都不放过,是不是担心鱼霄偷袭?”

林谙回以一个你明知故问的眼神。

“那你跟着吧。”陆惊风弯起嘴角,“在我家白吃白喝白住,只能当保镖还债了。”

林谙见缝插针:“我以身相许不行吗?”

“不行。”陆惊风眨眨眼,“年轻人,不要总想着以色侍人捞好处,脚踏实地才能拨云见日,苦尽甘来。”

林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