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6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用拇指跟食指拈起一片暖宝宝,上面印着迪迦奥特曼的卡通图案,面露不解:“妈宝涯涯,大夏天的,你妈为什么还给你捎上这个?你是想在我这儿一口气捱到冬天吗?”

早餐喝粥,林谙端着海碗路过,不声不响地把手从他后衣领子伸进去,后者被一股猝不及防的寒意刺激得汗毛林立,直缩脖子,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嘶——凉凉凉凉凉!”

那砭骨入髓的凉意,不啻于冰天雪地里遭人使坏,衣服里冷不丁灌进两颗冰棱包裹的大雪球!

林谙幸灾乐祸地拿开手,陆惊风嗖地跳开,后背贴墙谨防再次偷袭,捂着余寒未消的脖子,眉头拧成川字,冻得话都说不利索:“怎怎怎怎么回事?这么冷……”

“因为式兽的原因,体内常年积聚着至阴至寒的煞气,体温自然比常人要低。”林谙从他手里夺过暖宝宝,撕开,撩起衬衫,隔着背心贴在心口的位置,拍一拍压实了,暖洋洋地吁了一口气,“尤其是早晨刚起床的时候,寒气最盛,能把肺腑经脉都冻住。现在是我还年轻,扛得住,等我上了年纪,说不定哪天起床这么一冻,血流供应不上,直接就心脏骤停也是有可能的。”

“!!!”

气氛沉重地凝滞了一瞬。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陆惊风跳起来就在林谙光洁的脑门上咣咣咣拍了三下,霉运祛除仪式做完后,霸气十足地伸出一根手指点着“林小屁孩”的肩膀,眯起眼睛警告,“以后再瞎说,我……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龇牙咧嘴凶完,弯腰捡起几只暖宝宝扔进自己背包以备不时之需,哼了一声,踩着陆氏猫步,颠颠儿地扬长而去。

林谙捂着发红的额头,愣了三秒,噗嗤一声捂着心口,乐了。

不跟你说话是什么鬼?

恋爱中的陆组长连威胁人都不舍得撂狠话?

这也太温柔了吧,温柔得犯规,令人欲罢不能。

……

汉南监狱坐落在郊外,公交的终点站,堵的时候过去起码要花上两个小时。

监狱是寻常监狱,只西南角上有一个隔离区,简称T2区,是上头专门辟出来用以容纳特殊案件案犯的。

T2区的狱警都是从缉灵局下调的缉灵师,很多都是上了年纪或者身体抱恙,不得不从一线退下来的老人,平均年龄四十五,虽然实力跟体力斗不能跟现役的年轻人相提并论,但胜在经验丰富,作风严谨,至今没出过什么性质严重的越狱事件。

审讯室内很简洁,一门一窗,一桌四椅。

不锈钢桌的对面,陈启星换上了统一的蓝白囚服,人瘦成竹竿儿,穿什么衣服都像是罩着一层空荡荡的麻袋。他眼眶深陷,肤色惨白,头发剃成了贴着头皮的青茬短寸,跟在春川街小学遇到时相比,羸弱但不憔悴,沉静但不阴郁,蹲监狱反倒精神了不少。

陆惊风上下打量了一阵,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丢给他一根,剩下的全给了旁边守着的老狱警,后者识趣,交代了两句就溜达出去跟同僚唠起家常。

陆惊风温良恭让地起身送走前辈,坐下:“你找我?”

陈启星的双手被手铐铐着,搁在桌面上,他垂下眼皮看了一眼那根滚至手边的烟,似是犹豫了一下,拿过来衔在嘴里,说:“谢谢。”

“谢什么?谢我施给你一根烟,还是谢我带你从阵里逃出来?”陆惊风递上打火机。

啪嗒一声轻响,火苗蹿起,陈启星不甚熟练地猛嘬了一口,呛得咳嗽起来,脸颊泛起病态的红:“咳咳,都谢,都谢行了吧?”

他盯着指间袅袅飘烟的烟头,撇撇嘴,看来烟草的味道并没他想象中那么提神爽口。

陆惊风语气冷硬:“虽然后来鱼霄反水,你惨遭背叛被踢出局,接二连三发生的几起案件,以及里面牵涉的无辜人命也都是鱼霄一人所为,但你一开始确实也是共犯,提供了犯案动机以及详尽的作案计划,罪同杀人未遂,不出意外的话,将面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陈启星静静地听着,不置可否,连个点头都欠奉。

陆惊风对他的无动于衷也不意外,把烟灰缸推至他手边,同时欺身靠近,“十年的牢狱之灾会成为一辈子难以更改的烙印,到时候就算刑满释放,很多东西也会彻底改变,你对自我的认知,世人对你的偏见,你还小,既然活下来了以后的路还很长,相信你也不想余生都夹着尾巴做人。”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接着话锋一转:“如果你现在能够提供关于凶手的有效信息,协助警方找到鱼霄的藏身之处,早日侦破案件,我会考虑递交陈情报告,看在你回头是岸戴罪立功的份儿上,尽我所能替你向上头争取宽大处理,减刑甚至暂时拘留也不是不可能。”

陈启星笨拙地抖了抖烟灰,向后靠近椅背,好整以暇地听他游说,脚上的镣铐哗啦啦一阵乱响。

“你指名道姓只让我一个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陆惊风面上笑得温和无害,目光却犀利得如同出鞘白刃,一寸寸剐在陈启星的面皮上。

“是。”陈启星也不兜圈子,大方承认,“我可以如你所愿,把什么都告诉你,也可以帮你阻止鱼霄,甚至消灭他,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没资格谈条件。”陆惊风直起腰杆后退,双手搭在座椅阴冷的扶手上,周身的气质立刻从和颜悦色切换成不近人情,冷漠地俯视对面的人,“现在是我在给你机会,而不是我求着你办事,你先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再说话,不要信口开河。”

审讯室的座椅硬邦邦的,为了防止犯人暴起抡椅子伤人,金属底座焊死在地面上不得移动分毫,陆惊风摆出唬人的架势,懒洋洋地坐着,觉得尾椎骨有点硌得慌,很想快点结束对峙的局面。

“条件具体是什么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我信口开河?”陈启星耸耸肩,勾起嘴角,“我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着鱼霄灰飞烟灭而已。”

陆惊风却像是早有预料,啪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疾言厉色:“你当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让我带你出去一起找鱼霄,找到之后敌我不可避免会激烈地干上一仗,届时就被你逮到空子趁乱逃逸!”

被猜中计划,陈启星敛了笑容,扬起下巴与他对视,雾黑色的眸子吸收进所有光线,再泛出来一丝洞察一切的微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