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6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林谙一手捂住嘴,凑近了悄声道:“甄度他爸的遗愿就是死后能入四季塔,但被甄家长辈们投票否决了,说他不够格,这就结下了梁子。”

里面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恩怨。

陆惊风嘟起嘴巴,做了个哦的口型。

林谙凑得极近,几乎鼻尖挨着鼻尖,陆惊风一嘟嘴,就与他擦唇而过,柔软的触感稍纵即逝,两人俱是一僵。

陆惊风一张脸上所有风光全拢在眉眼,眼睛是低调的内双,里面却流转着熠熠华彩,懒散地盯着人看时能把人的魂儿都吸进去,相比之下,嘴巴就显得平平无奇,充其量落得个精巧玲珑。

那嘴巴是真的小,放在女人身上称得上樱桃小口,上嘴唇的中央微微翘起,能窥见里面亮白的门牙。

像只软萌无害的小兔子。

林谙左右瞧着,越瞧越心痒,恨不得把人薅进怀里狠狠搓揉一顿,好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多招人喜欢。

陆惊风不是根木头,自然能感觉到某人眼底逐渐燃起的瘆亮的绿光,恶狼一般,他不动声色地后仰,拉开距离,默默劝退身上被激起的鸡皮疙瘩,矜持地推开那副不自觉贴上来的胸膛,再施以警告的眼神。

与此同时,前面开车的甄度很不满有人在他后座上大庭广众地卿卿我我,泄愤般连按几下喇叭,怒斥:“都给我把侧漏的骚气收收,收收,别污染了我车内的空气!”

林谙退回去,木着脸掏出手机:“秦元宝那小子最近在干什么呢?他家老男人前天在舞池里跟人贴身热舞,也不知道他……”

甄度悚然一惊,扭头看林谙,如同见了鬼:“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林谙翻开朋友圈的一段小视频,阴恻恻道:“实在是不巧,跟你热舞的那姑娘偏偏就跟我认识,前脚跟你亲热完,后脚就在朋友圈炫耀自己搞定了钻石王老五。甄哥,你说说看你,好不容易偷个腥,还撞在熟人手上。唉,可怜元宝那孩子天真烂漫,涉世未深,遇人不淑!”

“视频里那人不是我,是我的孪生哥哥。”甄度睁着眼睛编瞎话,怂成小绵羊,咩咩道,“林少你要借多少?不不不,我先直接往你卡里打十万,不用还!真不用还!车也给你用,想用多久用多久,咱俩兄弟谁跟谁,谈钱伤感情……”

第86章第86章

甄氏世代聚居在四季村,出了汉南城,高速一直往北走,四十分钟后驶下匝道,迎面就是贯穿汉南的凛江,跨过凛江大桥,对面就是白墙黛瓦、屋舍俨然的四季村。

跟所有现代农村一样,甄氏的年轻一辈全都外出闯荡,村里人口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孩子。陆惊风踏着长着苔藓的青石板,沿路碰见几个跟甄度寒暄的老大爷,发现这些大爷一个个面色红润,声如洪钟,步伐稳健,身体比城里那些整日跳广场舞的同龄人硬朗不少。

远处正在开垦荒地,几个黑色的人影带着巨大的斗笠在犁地松土,弯着的腰基本没直起来过,陆惊风盯着看了许久,总觉得哪里很违和。

“看什么呢?”林谙注意到他远眺的视线。

“不觉得那几个人很怪吗?”陆惊风单手遮在眉上搭起凉棚,“你看啊,他们的动作出奇的一致,同时迈出左脚,放下,停顿时间或长或短,却总能精准地再同时迈出右脚,左右左,左右左,一点都不乱……”

林谙对照着他的口号仔细看,发现还真是。

那几个人影任劳任怨地辛勤劳作,荒地边上的草垛里躺着个少年,正翘着二郎腿望天,嘴里叼着一只白里泛黄的哨子,懒洋洋地吹着,荒腔走板不成调子,但那节奏时急时缓,时而短促时而悠扬,竟然跟地里几人的步调惊人的一致。

陆惊风跟林谙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收回目光,心中皆有了猜测。

“那是甄氏现任族长的孙子,他口里吹着的是骨笛。”甄度随意瞥了一眼,简单介绍了两句,旁的什么也没提,既没有承认那几个犁地的就是传说中的活死人,也没有详说这个族长的孙子具体叫什么。

陆惊风跟林谙也识趣,不该好奇的不打听。

他们一路往族长家走,四季塔被四面高高的围墙圈着,而打开围墙铁门的钥匙在族长手里握着,所以他们得先去拜见甄氏族长。

“四季塔自从修建伊始,就再也没被翻修重建过,经过近一个世纪的风吹雨打,早就被侵蚀得破烂不堪,对了,今年年初塔顶还塌陷过,也就那么放着没去管。长辈们说,是因为塔中的一梁一柱,一砖一瓦,都是祖师爷当年按照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亲自设计的,一旦大兴土木,轻易改变了塔内的结构,必将引来天降横祸。”甄度负着手,边走边闲聊。

“哪儿那么玄,你们家祖师爷建塔的时候,应该是融进了阵法和封印,能隔绝一般的妖邪鬼祟,所以才让你们别随便乱改。”陆惊风分析。

“我想也是。”甄度附议,“毕竟里面藏着回春鼎这种招人眼红的法器,怀璧其罪,这么多年居然也没出过事,肯定是有什么独特且有效的保护措施……”

话未尽,忽然轰隆一声雷霆巨响,如远古凶兽的滔天怒吼在耳边炸开,紧接着就是一阵恐怖的地动山摇。

异变陡生,三人反应极快,立刻收拢圈子背靠背,互相搀扶着稳住身形。

半分钟后,大地重新归于平静,甄度有如受了惊的鹌鹑,缩着脖子咂舌:“咋……咋回事儿?刚刚那是……地震了?”

“那里冒烟儿了。”林谙伸长胳膊,遥遥一指。

其余两人扭头看过去。

只见尘烟滚滚,遮天蔽日。

陆惊风心头一突,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