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无比敷衍的答案,陈启星却信了,讥讽道:“难怪你不知死活大费周章,非要尝试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禁术。”

鱼霄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一人一鬼相对而立,半晌无言。

鱼霄问:“你缘何救我?”

尽管跨越数个时代,他偶尔说话仍然带着点生前的腔调。

陈启星没有回答,反问:“你是怎么治好我的癌症的?”

“我没有治好你的病。”鱼霄道,“我只是冻结了你浑身的经脉,延缓了死亡的到来,你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了吗?”

对这个答案陈启星并没有表露出多大的惊讶,他似乎早有所料,又问:“我还能活多久?”

“三个月吧。”鱼霄估摸着说,“注意休养的话,可能也能有半年。”

陈启星点头,没再提问,转身出去了。

十分钟后,他捧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进来,面无表情地吃起来。

“这东西没营养。”鱼霄嫌弃地飘来荡去,“你们那个电视里说了,这叫垃圾食品,吃多了对身体没好处。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救本道尊?”

“你不好奇吗?”陈启星味同嚼蜡般吞下一口面,露出一个称得上单纯的微笑,“我很好奇啊,这个禁术实施到最后一步,究竟会出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第88章第88章

鱼霄的案子被加急标红,作为特大重案移交综合实力最强的玄字一号缉灵组负责,组长费天诚脸上笑嘻嘻地接了烫手山芋,转头就打电话把陆惊风骂了个狗血淋头,怪他当初斩草不除根,留了个遗臭万年的大祸害。

自从春川街小学一起共患难过,这人就自来熟地黏上了陆惊风,不光态度发生了质的变化,说话不夹枪带棒阴阳怪气了,还三不五时就打个电话骚扰一下,询问他调查有什么进展。

俨然把天字一号的组长当属下使唤。

陆惊风也不介意,事无巨细,只要他能得到的情报,都毫不藏私地与费天诚分享,这次四季村回春鼎失窃以及鱼霄陈启星双双现身的事,他也第一时间通知了对方。

“先把甄诚找到吧,保证人质安全最重要。”

电话里,费天诚的首要关注点跟陆惊风一致。

“嗯。”陆惊风颔首,“我去族长家找了根甄诚的头发。”

“你要用追踪阵啊?”费天诚瞬间猜出对方的意图,让他先别慌着动手,“你把头发直接拿我这儿来,追踪阵多麻烦啊,忒消耗体力,哥这儿不有罗网卦吗?有捷径不走你是石头脑袋吗?领头人业务能力不行,还喜欢逞强,热衷于英雄主义单打独斗,不思跟同僚谋求合作,天字一号昔日的辉煌就是这么被你给败光的……”

办公室里,陆惊风的手机开着免提放在桌上,解放双手忙着整理资料,沉迷游戏的林少闻言抬头,凌厉的眼刀咻的一下射向那部可怜的手机,刀刃之锋利,简直要刺穿手机屏幕,再顺着信号杀向那头骂骂咧咧的通话者。

陆惊风见状不好,替费天诚的人身安全着想,连忙嘴里敷衍着好,腾出手迅疾地摁断了通话,再伸手做个下压的手势,朝林谙投去一个息事宁人稍安勿躁的眼神。

林谙高高挑起的眉落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内心的小人儿阴恻恻地拿起笔,在记仇的小本子上冷静地添上了费老狗的名字,罪状是没大没小口无遮拦,并在判决结果那一栏一笔一划庄重地记下:找机会送此人下拔舌地狱。

陆惊风当然不知道林少黑成芝麻馅儿的心里在想什么,整理完关于鱼霄案的所有资料,他拍拍厚厚一沓档案袋,撑着额头坐了一会儿,起身,声称去洗手间。

林谙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洗手间在走廊尽头,陆惊风出了门,左拐,经过楼梯顿住了,筒子楼每层楼梯的转角处都设有一个小窗通风,陆惊风绷着下巴想了想,走下去半层,倚在小窗底下。

默默地傻站了一会儿,他掏了掏外套的左边口袋。

摸了个空。

这才想起那包烟在跟陈启星会面时,全都塞给了狱警老大哥。

思维最惯顺藤摸瓜,这同时又提醒了陆惊风,陈启星成功越狱全都仰赖他给的那只烟。

类似自责的负面情绪海浪般席卷而来,他站在海啸的漩涡中心,感到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咽喉,使他难以呼吸,于是费力地眨眨眼,抬手把窗户的缝隙扒拉开,期望新鲜的空气能驱散笼罩在头顶的阴霾。

然而事与愿违,长久没动弹过的窗户早就生了锈,被一推就发出一声勉力支撑的吱嘎声,继续强行扒开只怕会彻底散架。

陆惊风颓丧地放弃了,心想,连只小窗子都他娘的跟我作对。

这时候要是有根烟就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