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正当他沉浸在对尼古丁的思之如狂中时,真有一包烟递到了他耷拉着的眼皮子底下,让他几乎以为自己思虑过重,终于精神异常,产生了幻觉。

然而,那只手强健修长的线条很是熟悉。

陆惊风愣了半晌,最终接过烟,抖出一根,咔嚓一声熟练地点上。

红色的火光在昏暗的楼道里徐徐变亮,焦油混合着令人上瘾的尼古丁在奔腾的血液里循环一周,立竿见影地抚慰了全身每一个焦灼不安的毛孔,最后再经由呼吸道倾泻出来。

白雾模糊了来人的脸庞,陆惊风叼着烟,语焉不详:“还是没戒掉成”

“我知道。”林谙注视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每天晚上你洗完澡之后,盥洗室里都有一股子烟味儿,开窗通风也不管用,我的鼻子很灵。”

陆惊风无言:“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林谙无辜:“你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

“挺丢人的。”陆惊风别开眼,目光游离,“嘴上说着要戒,却反反复复不消停,给人留下意志力不坚定的印象,不好。”

“在我眼里,你怎么样都是好的。”林谙执起他夹着烟的那只手,感受到那只手的轻颤,一脸苦恼的表情,“我觉得你连抽烟都特别性感,真的,我这样是不是有点无药可救?”

“嗯,这叫盲目。”陆惊风有点窘迫,说话的声音也很软。

烟灰从指间掉落,但为了把手留在对方手中,他停止了抽烟。

“什么时候重新开始抽的?”林谙问。

“鱼霄再次出现的那天。”

“哦,消灭张梓羽恶灵的那一天。”林谙点头,“看来你压力很大。”

陆惊风低着头,没再搭腔,食指轻轻搔着林谙的掌心,像是示弱,像是小兽寻求安慰,意味不明。

林谙也不再说话,他手上用了点力气,轻轻一带,陆惊风就被拉近了他怀里,安安静静地任他用宽大的手掌顺毛般捋着脊背。

脱离了言语,所有的理解与温柔都化在了无声的行动里。

陆惊风的脊柱很直,因为消瘦,一节一节的脊椎骨很是凸出,林谙就自上而下一节节顺着按,想着以后要努力赚钱让陆惊风多吃点,把肉都给养回来。

陆惊风把脸埋进他的颈项,深吸一口气,林谙的气息桀骜跋扈,横行霸道,一下子把肺叶里残留着的烟草味驱散得一干二净。

越相处,他就越发觉得林谙坚硬的外壳下,藏着一颗善解人意的心,敏感又体贴,有时候只需一个眼神,对方就能领会其意并且准确无误地执行,不废话,不多问为什么,也不质疑,一切都恰好达到那个适宜的点,包括肢体接触,亲昵但不过分狎昵。

原来遇到真正对的人之后,相处起来是这样的,原来身边始终有人陪伴有人理解有人关怀,是这样的。

陆惊风满意极了。

原先,他抱着静观其变的态度接受了这段感情的萌发,虽然也欢喜,也雀跃,也期待着它茁壮成长,绿阴如盖,但多数时候还是不断提醒自己,欢则聚,不欢则散,随缘就好,不可强求,但现在林谙的表现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令他尝到了恋爱的甜头,更让他隐隐生出如果这样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的念头。

心尖一动,他侧过脸,滚烫的唇擦过林谙的耳后,道:“汐涯,你可真好。”

……

携带甄诚基因的毛发被连夜送到了玄字一号办公地点,费天诚允诺第二天一早定会把人找到并平安送回。

一言既出,第二天,甄诚果然全须全尾地出现在缉灵局总局。

只不过他不是被玄字一号的人率先找到的,而是自己主动送上门的。

“当时罗网卦显示这孩子的方位在总局,我还不信,以为罗网卦出了什么毛病。”费天诚瞪着眼睛,表示十分不解,拧着眉毛皱着脸问,“诶,小子,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吗?”

少年被他盯得手足无措,双腿并拢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盒女同志给买的袋装酸奶,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我……我也不知道啊……”他虽然紧张,但也不见惧怕,面对盘问还能保证话语清晰,目中闪烁着警惕的光芒,“我被一个男的敲晕,一醒来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儿了,叔叔,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我爷爷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你爷爷接到通知,这会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陆惊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抚,“别怕,我们是负责这起绑架案的警察,你要是能想起任何细节,一定要告诉叔叔,这样才能早日抓到绑匪。”

听对方表明身份和善意,甄诚才稍稍放松下来,两只大拇指交叉不停变换着上下,低头盯着地砖上的花纹,仍是那套油盐不进的说辞:“我什么都不知道,别再问了。”

“他在说谎。”开水间里,林谙一语道破。

“嗯。”陆惊风用一次性杯子接了杯纯净水,仰头一口喝尽,“小小年纪提防心重,好事。事关他们甄氏的秘密,他不肯开口也很正常,只好等甄广义来了再问。”

林谙道:“陈启星没杀他。为什么?”

“估计是得到了有用的信息,正忙着进行下一步计划,无暇处理他;又或者,凡事做多错多,放了他是为了避免再生事端露出什么破绽。”陆惊风分析,“当然也有可能是陈启星昨天心情好,不想杀生吧,毕竟此人阴晴不定,心性难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