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3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在座的直男们纷纷摇头,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陆惊风没脸,把头埋进了臂弯。

可能是养眼这两个字夸到了点子上,林少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他一巴掌掴在誓死当鸵鸟的陆组长背上,直接将人掴得跳起来。

后者捂着背,莫名其妙看他:我又招你了?

“组长,你怎么不叫醒我,问问看我有没有办法?”林谙指间转着笔,目光里满是无声的谴责。

陆惊风一眼认出来那是他刚才被缴获的钢笔,但他顾不上讨要回来,注意力全部被林谙说出的话吸引。

“你有办法找到人?”

“什么办法?”

陆惊风跟费天诚同时开口。

玄字一号的组员们窃窃私语起来,一些只言片语传进林谙的耳朵,什么“一个走后门的能会什么?”“听他瞎几把吹”“算了,看他长得好看,别计较那么多了”云云。

笃笃笃。

林谙用钢笔一下一下敲着桌面,目光缓慢地逡巡一周,那种常年浸淫于社会上生物链顶端的傲慢姿态不加约束地漫出来,无形中释放出泰山压顶的气场,其眼刀实在凌厉,不客气的议论声一时间惨遭打压,人人咬牙敛目,正襟危坐,成了没嘴的葫芦。

“我要陈启星的生辰八字,祭拜祖师爷的香案上供香三年的糯米,一副围棋棋盘,五枚黑色棋子,以及竹条白纸和浆糊。”林谙收回目光,一样样说出所需物品。

费天诚听了,满脸困惑:“什么阵法需要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陆惊风虽然不知道林谙想干什么,但有一点他知晓,林谙对阵法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所以不可能是什么复杂的阵法。

而林谙也不打算多做解释,只道:“你照我说的,把东西找来就好,糯米要是实在找不到,就去紫林山东皇观讨要。”

他收起懒散的神色,冷面冷声,仍是那副游手好闲的坐姿,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在三言两语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势气场,游手好闲也仿佛变成了游刃有余的自信,所以当他说让所有人出去只留下陆惊风的时候,竟然也没人表示异议,全都收拾收拾顺从地退场了,包括费天诚。

闲杂人等退避,会议室里只剩陆惊风跟他大眼瞪小眼。

“你真能定位出鱼霄陈启星在哪里?”尽管林谙刚才一套一套的架势很能唬人,陆惊风仍是半信半疑。

“怎么?不信?”林谙拉他过来,将人按坐在自己大腿上,一手掐着对方腰窝,一手继续把玩那只钢笔,“这可是我压箱底的本事,连林观主都不知道,待会儿宝贝儿你可得看好了,长长见识。”

陆惊风皱眉:“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要不怎么能说压箱底呢?”林谙把下巴磕在他肩上,蹭了蹭,意识到对方的身体因为担忧而僵硬,只好如实相告,“好啦,没跟你提过是因为不是什么正经法术,旁门左道的巫邪之术,见不得光,当然不能随便使用。”

“巫术?”陆惊风奇怪,“你一个东皇观的道教正统继承人,怎么会接触到这种不入流的东西?”

林谙笑了:“宝贝儿,你以为能跟冥龙这种式兽签订契约的东皇观,能是什么高风亮节的存在?它现在或许是良心发现一步步洗白了,但这不代表它以前做的那些事儿会就此烟消云散。我为什么执意不肯继承东皇观,你知道吗?”

陆惊风隐约猜到点什么,探手过去,握住林谙。

林谙却反握住他:“因为我不愿意跟我爸一样,做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我要是林氏林汐涯,就不得不活在阴影里,怎么配得上我们古道热肠、侠肝义胆、正气凛然、一生行走在阳光下无愧于心的陆组长呢?”

陆惊风低下头:“我没你以为的那么好。”

“嗯。”林谙用钢笔报复性地戳起他的脸,调戏道,“你难道听不出来我是在故意夸你,好让你被我的甜言蜜语迷得七荤八素然后主动献身吗?”

陆惊风哟了一声,扭头要去扯林谙的嘴:“那就让我来看看这张嘴上是涂了多少层蜂蜜,能甜成这样!”

两人扭打作一团,从椅子上滚落,在会议桌下一决雌雄。

陆惊风没追问林家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林谙为什么对林天罡作出如此这般的负面评价,因为他直觉林谙还没做好准备对他彻底打开心扉。揭露家丑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面对爱人时,害怕曝光缺点后自己的形象会在对方心里一落千丈。

林谙看上去冷硬跋扈,但心思极其敏感慎微,不停地追问只会让他往壳子里缩得更深,一切都要等他想好了主动交代,而陆惊风能做的,只剩表示理解,并且耐心等待。

两个小时后,费天诚集齐了林谙要的所有东西,他抱着一只纸箱进来,用脚尖带上门,边走边抱怨道:“别的都好说,那什么贡了三年香的糯米可太难找了,费了我恁大的劲儿,可折腾死我了……诶?你俩这是打架了?”

面前气喘吁吁的两人,陆惊风的衣服皱皱巴巴,像是刚从甩干机里拎出来,林谙被定型啫喱固定得规整服帖的头发也脱离了轨道,凌乱地散落在前额,冲两人衣冠不整的尊容,确实很像刚刚干完一架。

“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跟他切磋切磋近身格斗。”陆惊风讪讪地摸摸鼻子,忙不迭地转移话题,问,“东西都找齐了?”

“齐了。”费天诚砰地一声把纸箱放在桌上,脚跟还没沾地,就被推着送出了门。

陆惊风笑吟吟地糊弄:“这法术特别怕生,人一多就不灵,您多担待担待,就在外边儿等好消息吧。”

费天诚张了张嘴,一个音节都没来得及发出,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碰了他一鼻子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