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路过的玄字一号组员眼见自家组长吃了亏,都伸长脖子望天,装作没看见,端着看热闹必备的保温杯,一溜烟跑远了。

这到底是谁的地盘儿?

费天诚哭笑不得,狠狠踹了一脚会议室的门。

回过身,陆惊风扯了扯不成体统的衬衫,林谙问:“你动手能力怎么样?”

“你问我啊?”陆惊风挽起袖子,溜达过去坐下,“还……马马虎虎吧,要看你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就用竹条做框架糊个纸人吧。”林谙把一摞东西推到他面前,“这有白纸和浆糊,不用特别精美,看着有个人样子就成。”

“行,我试试。”陆惊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当他发挥出毕生的美学成就扎纸人的时候,林谙拿出棋盘,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用胶布围着棋盘边沿绕了几圈,贴好封边,再拿出装着糯米的袋子,将米均匀地倾洒在棋盘上,铺了厚厚一层。

三年的老陈米里夹杂着香灰,呈现出淡淡的灰色,米香杂糅着清幽檀香,高高在上的宗教就此沾染上人间的烟火气,组合成一种很奇特的味道,这种味道可以有很多种诠释,唯独有一点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不难闻。

林谙净了手,回来在铺了糯米的棋盘正中依次放下五枚黑色棋子,以一枚为圆心,其余四枚分居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最后一子落下时,陆惊风的纸人也扎好了,他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献宝似的奉上,嘴里还自配音效:铛铛铛铛——

眼前这个纸人身体比例十分不协调,头大身小四肢奇长宛如具象化的蜘蛛人,滑稽中透着点憨态可掬,林谙憋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这是时下流行的长腿欧巴的卡通版!”陆惊风觉得此人甚是没有审美细胞,丢开纸人,气成河豚,“笑什么笑,你能耐你自己扎啊。”

领导恼羞成怒,林谙立马不笑了,满脸与有荣焉地把差点被拍扁在桌上的长腿纸人兜过来,左右看看,看久了能硬生生咂摸出一点丑萌出来,捏捏那飘来荡去的长腿,他昧着良心称赞:“挺好的挺好的,比我扎的好看多了,起码有胳膊有腿的特别健全,瞅瞅这腿,要放到现实里,那就是名副其实的腰以下全是腿,身高起码两米二,纸人中的金城武啊。”

面对如此高的评价,陆惊风有点不好意思,谦虚一笑:“第一次扎,手生,下次保管好,争取糊个巅峰时期的施瓦辛格,哈哈。”

林谙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拔了钢笔笔盖,在纸人脸上以简笔画的形式迅速画上鼻子,嘴巴,耳朵,眉毛,唯独没有画眼睛,再揭过一张黄符,把陈启星的生辰八字写上去,拿浆糊贴在纸人面门。

做完这一切,把纸人立在棋盘正中,刚好覆盖了原先处于中央位置的那颗棋子。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林谙忽然若有所思道。

“嗯?”陆惊风观看得聚精会神,顺口问,“哪样的?”

林谙凉飕飕地道:“施瓦辛格那种肌肉猛男。”

“是啊,谁不喜欢漂亮的腱子肉呢?唉,我是前几年把身体给糟烂坏了,身无二两肉加上年纪摆在那儿,新陈代谢也跟不上,所以怎么都练不出来,只能退而求其次,饱饱眼福……”陆惊风说出心中疑窦,“为什么不给纸人画上眼睛?”

“青竹白纸扎小人,画皮画骨难画魂。眼睛是魂魄汇聚所在,一旦画上了,再浸染阴煞之气,容易招来脏东西依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谙面无表情地解释,一会儿摸摸肚子,一会儿丈量胸膛,一会儿又屈起手臂捏来捏去。

陆惊风终于注意到他诡异的动作,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在进行自我评估。”林谙沉默半晌,表情隐隐有崩溃之像,“先得有个清醒的自我认知,才能知道我跟施瓦辛格之间相差多少个国际健美先生。”

陆惊风目瞪口呆:“你为什么想不开要自取其辱?哦不,我的意思的,这种比较完全没有必要,你有你的优势,你长得帅啊!”

以林谙现在挫败的心情,只能听进去前半句话,准确来说,只能听到自取其辱四个字,他撩起眼皮不冷不热地瞥了陆惊风一眼,不再说话,并正式把施瓦辛格之类的肌肉猛男列作人生头一号劲敌。

陆惊风总觉得脚底下一阵阴风肆虐,心想这个误会还是趁早解释清楚比较好,欣赏是一回事,男友是施瓦辛格又是一回事,他很怕林谙一时想不开回去疯狂练肌肉,练不成另说,真练成了那还了得?生活里两个人磨合起来总有这样那样的龃龉,万一一言不合打起来,体格相差如此悬殊,自己怕不是分分钟被肌肉林按倒吊打?

“你……你听我说……”陆惊风想象了一下被美人凌虐的画面,咽下一口唾沫,艰难开口,“你真的已经特别好了……”

解释刚开了头,他很快发现脚后跟拂过的阴风竟然不是错觉!

就在他神游天外想七想八的空隙,林谙已然开启法术,满屋子刮起阵阵阴风,气温陡降,式兽大清从林谙背后悄然探出了三角脑袋。

第90章第90章

那是缩小版的大清,身量也就小拇指般粗细,陆惊风立刻想起先前与林谙初见时在医院差点打起来,就是这黑色绸缎般的东西偷袭,勒住了他的脖子,使他不慎败于下风。

当时那份滑腻的触感仍记忆犹新,在未知的危险刺激下能唤醒人所有的恐惧,时过境迁,这会儿再看,观感全然不同。

什么东西一旦娇小起来就显得可爱多了,大清这会儿的形象跟条小蛇差不离,摇头摆尾地顺着林谙的胳膊爬下,游至桌面,小脑袋翘起来搁在棋盘边沿,再尾巴一使劲儿,翘起半个身躯,就游刃有余地上去了。

它缓缓地围着棋盘游了一周,再从中蜿蜒穿过,缠绕着纸人盘踞而立,绿豆大的小眼睛奶凶奶凶地瞪出睥睨天下的气场,仿佛这一方棋盘的守护神。

陆惊风探头过去,发现大清爬行过的地方,在铺着的糯米上留下清晰可见的痕迹,是张道家的阴阳八卦图。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