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今林氏汐涯,冥龙之主,奉上青竹纸人作奴,三年香火为酬,欲借知情幽魂探路,寻获此生辰之人影踪,急急如律令,望冥仙成全。”

林谙双目微阖,手上接连变幻几个繁复的指决,神情颇为严肃。

陆惊风屈起手肘环胸而坐,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

十分钟过去,毫无动静。

室内的温度倒是越降越低,窗户上甚至起了一层薄雾,体感温度跳崖式下降,直逼零下,饶是陆惊风这种阳火旺盛之人,此时都觉得丝丝寒意浸入肺腑,牙齿禁不住打起冷战,别说是本就体质阴寒的林谙了。

陆惊风担忧地朝林谙望去。

这份冷意在林谙身上似乎效果加剧,只见他冻得唇色苍白,面无血色,连垂落的眼睫上都迅速凝起冰霜,陆惊风心口一滞,想探手抚上他僵直的脊背,传递哪怕一星半点的温暖也好。

“别动。”林谙凛声警告,一张口,呵出一团白气。

陆惊风干巴巴地顿在半途。

说完似是觉得语气过于生硬,他又补上一句:“我没事。”

我看你这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陆惊风于是又缩回手,坐立难安,一边怕自己搞出什么动静会使林谙分心,一边又怕这法术邪门儿过程中要是出了纰漏会反害了林谙,在这种水深火热的心理折磨中,空气中荡起一丝不同寻常的湿润气息——棋盘中央的纸人动了!

这实在是很细微的动作,但鉴于陆惊风的余光一直没离开过棋盘,所以几乎是第一时间察觉了。

他凝眸望去,贴在纸人面上的黄符纸被阴风撩到了脑后,露出了纸人的脸,那张脸上的五官变了!原本是钢笔简单勾勒出来的几根线条,却倏地灵动活泼了起来,唇红齿白,鼻梁挺立,两颊上还有晒出的点点红斑,逼真得令人胆寒。

更惊悚的是,当初明明没有画上眼睛,此刻却多出来一双狭长的鬼眼,血红色的瞳仁里流动着波光,滴溜溜转动一圈,死死盯住了陆惊风。

陆惊风被盯得毛骨悚然,只觉得心中巨震,恍惚中脚下一轻,身体轻盈得恍若一根羽毛,控制不住地摆脱了地心引力,漂浮起来,可他又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正坐在椅子上,双腿灌了铅一般扎根在地板上。

那往上飘的是什么?

“别看它的眼睛。”这时,一根冰凉透骨的手指在他的眉心点了一下,清冽的声音冲破混沌迷雾灌了进来,抽打在他不稳的心魂上。

居然五迷三道地就中了阴招!

陆惊风悚然一惊,面色大变,连忙从纸人脸上移开目光,不再与其对视。

那纸人上附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以自己的道行和心性,不应该这么轻易就被勾魂摄魄,难不成是关心则乱?陆惊风正襟危坐,盯着棋盘上的四枚棋子,掌心登时沁出一层冷汗。

好在那东西一击未中,也不再做其他尝试,它弯下腰伸出手——陆惊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扎的纸人笨拙地迈出一步,推着它面前的那颗棋子,偏转过一个角度,一步步艰难地往前走。

而尾巴缠绕在纸人腰上的大清却一直没动,定海神针一般钉在原地,像是害怕一松手,纸人就会脱缰而逃。

这情形,看上去像极了在有限空间内,套着缰绳的驴在推磨。

走出约莫五厘米,纸人停下了,它爬起来蹦跶了一下,伶仃长腿抖了抖,脚尖在糯米地上划了三下,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个“下”字。

“西南方向五十公里,地下?”林谙确认道。

纸人点了点脚尖,意思是没错,然后抬手把写着生辰八字的黄符揭下来,重新盖在面上,身形一矮,便瘫倒下去。

刹那间,如坠冰窖的会议室内,温度就恢复了正常。

林谙松了一口气,全身上下凝固的血液重新缓慢地流动起来。

“它暗示得没错,确实是在地下。”陆惊风仍旧看着纸人在棋盘上留下的字,“当时我用追踪术追踪到鱼霄的时候,他正行走在一条深长的地道里,我稀里糊涂跟着走了一段,那里地势复杂,有壁画,墙上有灯,还有好多扇石门,类似地宫。”

“可能是鱼霄的墓吧。”林谙猜测,“他要炼魂,必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还有什么地方比自己的老巢更安全?”

陆惊风觉得有道理,摸着下巴一脸为难:“这么说,咱们还得干起土夫子的营生,挖盗洞下墓找人?”

“我不会。”林谙很坦诚地耸肩,问,“你会吗?”

陆惊风摇摇头,略一思索,随即眼神一亮:“但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会!”

……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的老本行是盗墓……哦不,研究考古的?”费天诚瞪着眼睛叉着腰,因为心虚而底气不足,手指点着陆惊风的鼻子,“你老实说,是不是背后偷偷调查我来着?”

“我猜的。”陆惊风露出老狐狸一般狡黠的笑容,“罗网卦难道不是专门用来探穴定位的吗?我师父曾经随口提过这么两句,说罗网卦是盗墓四大门派中最臭名昭著的搬山派的法宝,搬山派精通武术以及机关阵法,但因为其土匪作风,热衷爆破强入,因此大规模破坏墓葬古董,为世人所诟病……唔?”

“大兄弟,可别说了!文明社会,盗墓犯法!”费天诚捂着他喋喋不休的嘴,满脸慌张,眼神到处晃,留心着是不是有人经过,“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早就洗心革面投入党的怀抱为建设美丽和谐新国家添砖加瓦了!别揪着小辫子就大做文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