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6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好好说话。”林谙万分不爽地皱眉。

直觉这位爷不是善茬,费天诚悻悻地撤手:“只要他不大声嚷嚷,我不动手。”

“不嚷,不嚷。”陆惊风挣得说话的机会,立刻笑吟吟地游说,“现在国家和人民需要同志你重操旧业。”

“不了吧。”费天诚搓手,“很多年不干,手艺早就生疏了,要不我替你们找个正儿八经的行家?”

“也行。”陆惊风点头,“只要能让我们活着,摸到入口进去就行。”

“放心,这人的技术我给打包票。”费天诚拍拍胸脯,“你们要实在不放心,到时候我也跟着。”

“费组长实诚……”陆惊风开启奉承模式,好话没说出两斤,迎面就风风火火地奔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四下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茅……”陆惊风举手唤人,“茅姐,找我吗?”

茅楹一身挺括的米色风衣,大波浪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英姿飒爽,听到呼唤后,锐利的目光激光一般刷地扫射而来,直接把陆惊风逼退了两步,心里直打鼓。

姑奶奶不是在休假中吗?怎么突然专门到这儿找人来了?还有这身干净利落气势汹汹的打扮,太反常了,是来秋后算账的?嗯……什么年头了还剪发明志?该不会要跟我绝交吧?

糟糕的猜测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兜头砸下来,陆惊风扛不住,默默往林谙背后钻,寻求心理庇护。

茅楹踏着平底运动鞋,过来把人揪出来,一言不发就拖着人往外走。

陆惊风:“?”

林谙眼疾手快地攥住陆惊风另一只手的手腕,并从茅楹凝重的面色中咂摸出一丝不同寻常,开口询问:“怎么了吗?”

茅楹张口欲回答,又回头打量了一眼仍不识趣杵在一边的费天诚,警惕意味浓重,于是顺带着也揪住林谙衣袖,直接把两个大男人一同拉走,留下被嫌弃的费组长嘴角抽搐。

出了玄字一号办公室的门,陆惊风小心翼翼地道歉:“那个,茅姐,楹楹,姑奶奶,茅大美女,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不告诉你鱼霄的来历的,我是怕往事重提又惹你伤心……”

一辈子活出三分之一,陆惊风在意的人不多,茅楹算一个,他很害怕这段友谊因为一个善意的隐瞒而折损,茅楹是午暝临终前托付给他的人,他得一路保驾护航直到她平安喜乐幸福美满,不再需要他为止。

“楹楹……”

茅楹大手一挥,冷着脸打断他:“我来不是为了这个。”

陆惊风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了,顿时嘴唇一抿,脸色就灰败下来。

“你摆出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做什么?”茅楹美目圆瞪,不满且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我是赶来告诉你,午暝清醒了!”

第91章第91章

陆惊风的第一反应是找鸟。

肥啾不是一只普通的乌鸦,早年它曾经跟着焱清道长走南闯北,后来大限将至,弥留之际陆焱清施舍给它一颗罕见的聚魂石,石头吸日月精华,集天地灵气,能修复老化细胞聚拢魂魄,但体积拢共就红枣那么大,灵力有限,称不上神器,救不回一条人命,救一只鸟命倒是绰绰有余。

后来肥啾胸脯上嵌着的黄晶聚魂石,给午暝的一魂一魄提供了暂居之所,饶是如此,时日一久,就算是聚魂石,也无法阻止离体魂魄的日渐衰微。午暝偶尔会有一丝神识,时至今日,这个偶尔越来越稀有,原先隔三差五就能撞上那么一回,而现在这几率堪比植物人回春。

茅楹负气休假的时候把肥啾也一并带上了,也许是运气好,刚好碰上午暝铁树开花,惊鸿一瞥。

“肥啾呢?”陆惊风问。

“在车里。他说他时间不多,要说的事又很紧急,让你赶快去见他。”茅楹说话时声带有些颤抖,她抬手欲将头发拢至耳后,抬至半途才发觉长发已逝,这一头的短发精干利落,鬓角的长度压根不足以弯至耳后。她心头一空,指尖顿住,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也随着她的三千烦恼丝,一去不复返。

陆惊风并没注意到她的异常,抬脚便火急火燎地往地下停车场走,倒是林谙不知为何幽幽叹了口气,一反常态地主动示好,拍了拍她的肩膀。

陆惊风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到后来几乎是撒丫子奋力狂奔起来,耳边只剩呼呼的风声和凌乱的心跳。

茅楹貌似在身后又提醒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

茅楹的车是一辆小巧精致的大众甲壳虫,贴着亮粉色的车膜,一眼就能从一溜儿黑白常规色里脱颖而出,陆惊风深呼吸两口,缓下步子,调匀因奔跑而加速的心跳。

转过车头,一眼看到正停在后视镜上的黑羽乌鸦。

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两秒,陆惊风不确定地开口:“阿暝?”

乌鸦歪着头,懵懵懂懂,用金黄色的喙啄了啄颈下的羽毛。

“没赶上?”陆惊风一手撑着车门,懊恼地挠头,“兄弟你好歹持久一点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