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7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傻逼,不能说一个男人不持久!”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表面的愤慨掩饰不住它原本温和如春风化雨的音色。

只见乌鸦胸前嵌着的黄晶石表面掠过一抹澄黄的光芒,一道虚幻缥缈的光影悬浮在车头,地下车库的采光不好,视野昏暗,飞舞的尘埃里,依稀能分辨出基本的音容相貌。

陆惊风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说话有些结巴:“你你你……”

“别这么激动。”几近透明的虚影张开双臂往前飘了两步,随即意识到以他现在的形态也没法给好兄弟一个像样的拥抱,便又止在两步之遥的地方,“从你的表情我知道你很震惊,也很好奇,我现在跟你的感觉差不多,但现在不是惊奇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能保持清醒多久,所以第一时间赶来告诉你——小风,小风?”

“啊?啊……”陆惊风实在缓不过神,手下不留情地抽了自己两记耳刮子,勉强集中注意力,“你说,我听着呢。”

林谙跟茅楹随后赶到,茅楹一早被能对话能以肉眼看到的午暝震惊过了,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林谙,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午暝的魂体,不知道在想什么。

“鱼霄已经开启了回春鼎,炼魂进入第一阶段。”来不及叙旧,午暝开门见山,“你们原本有七七四十九个时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满打满算也就只剩下两天不到的时间,同志们任务艰巨啊。”

“等等,你怎么知道鱼霄已经开始炼魂了?”陆惊风此刻满腹疑问,随意挑出一个都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关于鱼霄,我知道的可能比你们都多。”午暝道。

陆惊风闭上眼睛,又睁开,疑惑半分不减。

“此人不能用常理来推测,是个完全随心所欲的疯子。”午暝压低了嗓音,“他不光杀人,摧残人的身体,人死之后,他还热衷于囚禁人的灵魂。”

这一句话点醒了陆惊风。

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之前在追踪阵里,他曾尾随鱼霄停在一道石门前,听万鬼嚎哭,思及此,他当然也记得那些此起彼伏形形色色的声音里,有一道耳熟的嗓音一闪而过。

那道嗓音曾让他耿耿于怀,疑窦丛生,心中滋生起固执的猜测:午暝其余的魂与魄可能仍存在于世间,只是一时被绊住无法脱身罢了。午夜梦回,这个猜测不断侵扰他不复强健的神经,但次次都被他以实在太过荒诞不经为理由,断然否决。

谁能想到鱼霄会冷血残酷到这种程度,连魂魄都不肯放过?

“你也……”陆惊风声音嘶哑,像是刚刚抽完一包半的香烟。

“你猜的没错,不止我,那个墓室里还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受害者。”午暝轻描淡写地肯定了他的猜想。

陆惊风如坠冰窟,身体晃了晃,脚下似乎有些站不稳:阿暝被囚禁长达三年之久,他竟然一无所知?

林谙及时握住他的肩膀,送上温暖有力的支撑。

茅楹同样也脸色苍白,她只有用贝齿咬紧了下唇,直到咬出血印才能勉强把眼泪逼停在眼眶里,不让它在不合适的场合任性决堤。

但午暝,或者说此刻只有一魂一魄的午暝,显然丧失了某些共情能力,他语调平平,无动于衷,像是说着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就像葛朗台每日都要清点他的金币一样,鱼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亲自前来,探望他的俘虏和战利品,听那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鬼魂辱骂他,骂得越厉害,他就越开心。”

林谙不适地绷起面皮。

“啐,变态。”茅楹狠狠地咒骂了一声。

“等鬼魂们骂到自觉无趣偃旗息鼓之后,他便开始……传教布道。”说到这儿,午暝可能也觉得困惑,停下了。

“布什么道?”陆惊风问,声音前所未有的疲惫。

“为他所信仰的真神。”午暝的光影时而亮堂时而黯淡,频率如同人在呼吸,“鱼霄生活在很久很以前的朝代,这个朝代繁荣昌盛,国力富强,百姓安居乐业,但在我们现今所知道的历史里却毫无记载。古代政权,往往跟宗教挂钩,有尊道的,有崇儒的,这个国家也不例外,自行发展出一个我们从未知晓的神秘宗教,它强调因果报应以及大无畏的杀身成仁:君死,臣死,夫死,妻妾不得苟活,国家亡,文武百官乃至家室一律都得殉葬,只有贞烈不屈的魂魄,方能获得真神的庇佑,懦弱的苟活者将受到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

“这是神?”茅楹一阵恶寒,“这是吃人的邪教吧?这种宗教真的会有信徒?”

午暝点点头:“是否邪教不论,但真神确实庇护了鱼霄的国家在大动乱时代五代而不亡,前后存在了近两百年,拥趸甚多,直到后来雄才伟略的新帝废除了真神信仰。”

陆惊风猜中故事走向:“然后这个国家就被灭了。”

“对。”午暝仿佛轻轻叹了口气,太轻了以至于大家都未察觉,“为斩草除根永除后患,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很多耳熟能详的屠城事件,但你们听说过屠国吗?”

陆惊风脸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他抬头看了看,发现林谙跟茅楹也都与他一样,面色阴沉,沉默不言。

“战胜的一方是异族人,以种族的优胜劣汰为由,将鱼霄的国人屠戮殆尽,青年壮丁,老弱妇孺,全没放过,却偏偏留下鱼霄一人。”

“为什么?”

这次问的是林谙。

“因为异族的首领认为,是新帝废除了真神信仰以至于这个国家失去了神的庇佑,才使他们有了可趁之机,而鱼霄是新帝这个决策的首席推动者,于情于理,是恩人,所以饶了鱼霄一命。”

“但他还是死了。”这个故事或许过于沉重,令茅楹在怒火丛生中又陡生悲凉。

“自刎谢罪。”午暝草草总结了鱼霄的一生,“鱼霄执念太深,化为恶灵,徘徊千载,他对真神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所以疯狂地想重建信仰实现自我救赎,即使明白不管做什么,他都挽回不了任何一名国民的性命,但他的执着已近病态。他把所有惨死之人的魂魄聚到一处,听他讲故事,听他传教布道,日日受束缚煎熬之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