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8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队伍很精练,三男两女,打头的那位个子最高,长相也是这里面最出色的,甚至把队伍中间的那两个女人都比了下去,他拄着一根登山杖,把小径两旁疯狂生长的荆棘野草一一拨开。

“我打小就住在云上山山脚下,真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瀑布,你们会不会搞错咯?”

说话的是一名其貌不扬的娇小女子,由于皮肤黝黑,看不出具体年纪,但从嗓音以及抑扬顿挫的语调可以辨认,很年轻。

“不会错的。”其余人都保持着缄默,只有走在队伍最后的帅哥回答了她,“再往深了走走,说不定位置隐蔽,流量又小,所以你们都没注意到。”

这位帅哥好像是姓陆,无论是看上去,还是相处起来,都让人觉得身心舒畅,比起前面那位长得俊美但基本不拿正眼看人的酷哥,阿笙显然更愿意亲近他,于是一路上变着花样地撩拨。

“小哥哥你多大啦,二十五?二十六?有女朋友吗?家住哪里呀?”

一连串的问题抛下来,陆惊风客客气气地挑了两个回答:“快三十了,家么,在汉南二环贷款买了套房子。”

阿笙却没那么好糊弄:“咦?还有一个问题怎么不回答?小叔叔长得这么帅,一定是名草有主了吧?”

听了年纪,她聪明地把小哥哥换成了小叔叔。

陆惊风笑了笑,没作声。

阿笙于是甩着手中的狗尾巴草感叹:“不知道是哪位美女小姐姐这么幸运哦。”

这个叫阿笙的女孩,就是费天诚请来的外援。

费天诚原本是要请女孩的爷爷出山,但老头子上个月不慎摔断了腿,无法,退而求其次只得邀了膝下孙女同行。

阿笙大名王愿笙,别看她小小年纪刚刚成年,却已经是跟着盗墓业赫赫有名的王老夫子走南闯北,身经百战的老江湖。

“阿笙,你能不能别一直叨叨叨,嚼得我脑阔疼。”

费天诚就跟在林谙身后,只觉得周身温度越来越低,明明还是夏末,却冻得他鼻涕直流,他估摸着大概是林少不满阿笙总说话,打扰了少爷平静的内心世界,于是开口提醒了一句。

阿笙也不是不识趣的女孩,咕哝了一句什么,停止了查户口一般的盘问,她开始盯着前面的短发女人发呆。

女人长得不赖,全程一言不发,很神秘地压着一顶黑色鸭舌帽,队伍行走的速度很快,连她这种常年奔波的土夫子都觉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但这个女人始终都能跟上这帮男人的节奏,不抱怨,也不拖后腿,就是这份体力,想来跟这群人一样,也不是一般人。

只是阿笙无意间从帽檐下瞥了一眼,总感觉女人的眼睛很哀伤。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云上山之所以叫云上山,就是因为此山海拔很高,山峰隐没在云层上方,兼之陡峭险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名胜古迹值得开发,寻常少有人来。

而他们现在正在最为艰险的山的南面攀登,虽然不至于一脚踩空摔下悬崖,但湿滑的苔藓众多,得特别谨慎小心,才能保证不频频滑倒。

“靠,这都第三回了,再摔一次,我这金贵的臀部都得裂成八瓣儿了!”费天诚揉着屁股在陆惊风的搀扶下爬起来,掸掸手上墨绿色的苔藓痕迹,苦笑连连。

原地休整,林谙把便携水壶拧开,递给陆惊风:“这附近一定有水源。”

陆惊风直接转递给茅楹:“嗯,苔藓多得很不正常。”

茅楹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干裂的嘴唇:“风哥,如果真有瀑布,不会一点水声都没有吧?”

“我说也是。”阿笙插话,“小哥哥,你们不会被什么骗子诓了吧?”

队伍里出现短暂的沉默,连惯会缓和气氛的陆惊风都没接话。

阿笙有点讪讪的。

休整十分钟后,林谙倏地站起身,往裸露的悬崖边上走,其他人立马相继跟上。

“有什么发现吗?”陆惊风问。

“越往边上走,空气越潮湿。”林谙随手摸了一把身侧低矮植物宽大的叶子,“叶子上的露水也越多。”

陆惊风一路上也发现了这个现象,点头:“不光叶子,石头上的苔藓也越茂盛。”

两人走到悬崖边一只向外侧生的蒲扇状巨石上,竟然觉得有无形的水汽扑打在面上,伸手一摸,却又没有任何湿意。

“惊风。”林谙眯着眼睛看向前方裸露平整的悬崖峭壁,若有所思。

“啊。”陆惊风点头应了。

林谙转头看他,提了提嘴角:“你知道障眼法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