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8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天生难伺候。

那边阿笙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伸手招人过去,费天诚放弃了研究二人不可描述的关系,两口把剩余的饼干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小跑过去。

视线压迫一撤,陆惊风垮下肩膀松了一口气,起身也想过去看看,刚踏出一步,气儿还没彻底呼出,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捏起他后颈上敏感的软肉。

陆惊风下意识缩起脖子,像只被捏住命门的猫,身体不动,只扭头回望过去:“?”

“你说的。”林谙从后面贴了上来,咧开嘴,贴着耳廓轻笑出声,“两个人的时候随我怎么着。”

说完松手,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有意无意地往下扫去,在腰腹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流连徘徊,陆惊风感受到头狼巡视领地般的目光,明面上的野性,还有眸底深处暂时蛰伏着的色气。

他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不自觉收腹提臀,“菊花一紧”四个字在此地此刻有了难以言喻的切身体验。

“入口在这儿。”阿笙最终得出了结论,她用小刀割开南面墙上层叠交错的藤蔓,清理出一片空白墙壁。

这片墙看起来与其他部分的山墙没什么差别,与周围融为一体。

阿笙用刀柄敲来打去,又把刀锋嵌进摸索出来的细缝,边顺着细缝划拉,边侧着脑袋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地听。

“这门是千斤石门。有机关。”茅楹提醒。

阿笙无声点头。

“不能直接炸开吗?”作为搬山派传人,费天诚依旧秉持祖师爷简单粗暴但事半功倍的方式方法,陆惊风严重怀疑费天诚一开始转行其实是想去当爆破专家的。

“不能。”阿笙白了他一眼,拔出刀,晃着刀尖展示。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原本锋利坚硬的刀尖已经荡然无存,只剩钝卷的刀身。

阿笙将废了的刀子举到鼻子下,凑近闻了闻,道:“石门的夹层里灌注了具有极强腐蚀性的酸性液体,强行破门,强酸迸溅,不说烧焦一层皮,剂量大的话,我们甚至可能尸骨无存。”

“这么阴险?”费天诚不以为然,耸肩摊手,“不过这也没什么,横竖现在爆破的时候都是远程遥控,我们也不可能守在门边,等它强酸泼完,我们再进来不就行了?”

阿笙笑了笑:“叔,你拿刀到处去戳戳,不光是门,这里面的石墙下全是强酸,炸药的量少了没炸干净那是找死,量多了一炸全得崩,您这是想毁了整座山头,直接掩埋入口啊?”

费天诚咂舌,没法了:“那你说怎么搞?”

“楹姐姐不是说了吗?有机关呀。”阿笙看傻子一样看她叔,“破了机关不就行了?”

费天诚简直要捶胸顿足了:“要是能破得了机关我还搁这儿叽歪个什么劲儿啊!这不是摸不到门路吗?你看这地方……光秃秃的,值得多看两眼的东西都没有,要是有机关……诶,那地上是什么?”

他这一句上扬的问句吸引了众人注意力。

那是头顶的一线天井投下来的光束,打在昏暗的地面上,那一处的地面凹陷进去,积了一层不知深浅的水洼,阳光映照在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荡漾的波光如同惹人注目的碎金,存在感意外地强。

陆惊风目光一凛,快步走过去,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开始往外舀水。

其他人也跑来帮忙,不探不知道,这么一探,才发现这处水洼很有些深,深度约达成年人的小臂,也不知道是原本就这么深,还是经年日久水滴石穿,才凿出如此大的一个坑。

手掌漏水,最终还是茅楹机智,拿她防水的鸭舌帽当水盆,把积水处理干净。

水洼底部这才露出庐山真面目,只见里面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晶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彩,一行人看得呆了,心下盘算,这宝贝用脚趾看都知道很值钱,撬是不撬?

答案当然是不能撬。

阿笙沉吟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古朴的铜镜,慢慢地对着晶石找角度。

“侄女,这时候就不要臭美了吧?”费天诚抚平额角的青筋,“魔镜不会告诉你这世上最美的人是谁的。”

阿笙不理他,忽然雀跃地跳起来:“有了!”

她挪动镜面,只见阳光照在晶石上,又被晶石反射到镜子上,最终映在南面墙上,恰巧就在那扇石门的正中。

原来密密麻麻的晶石并不是无规律摆放的,它们组成了一个繁复的图案——一双栩栩如生、首尾相连的鲤鱼!

第95章第95章

“咔哒哒”

一阵生锈的锁链艰难转动的声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