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8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第96章第96章

回春鼎里燃烧着漆黑如墨的无妄之火,审判的烈焰张牙舞爪地扭动着腰肢,降下自我意志主宰的刑罚,霸道地裹挟、侵吞那些在火焰中心变了形、面目狰狞的魂灵。

“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吗?”男子嘲讽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自问自答,“因为你们罪孽深重,现在我给了各位一次绝佳的赎罪机会,好让天道轮回因果得报,用心忏悔吧,真神会原谅你们。”

惨叫迭迭,辱骂声不绝于耳,最终都化为愤怒不甘的幽泣呜咽。

“根本就没有真神。”

年轻人抱着双臂倚在湿冷的墙壁上,他罩着宽大无比的衣袍,形销骨立,面颊凹陷,宛如一具死气沉沉的枯骨,被人强行摆成站立的姿势。

唯独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泛出的丝丝缕缕活气能证明他还没咽气。

但离真正撒手人寰,也就只差那么一点了。

“没有就没有罢。”鱼霄不与病鬼争辩,他飘得近了些,低头端详陈启星的面色,诚实地道,“你快死了。”

“嗯。”陈启星眼皮也没抬一下,可能是不想浪费力气在这种可有可无的动作上,他的下巴因为消瘦越发尖削,“放心,我会撑到奇迹发生的那一刻的。”

“然后抢我的功劳?”鱼霄哈哈大笑,“小星星,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响亮。”

陈启星终于勉强抬眼看了过来,倒不是为了对话的内容,而是因为小星星这个恶寒的称呼。

鱼霄看到他翻了个白眼,笑得更癫狂了,红袍乱飞。

“成功跟失败对半分。”陈启星冷淡地吐出刻薄的话,“与其说我是为了抢你功劳,不如说我是来凑热闹,看你到底怎么死的。”

“不会死。”鱼霄做了个为老不尊的鬼脸,“我会活得比谁都长,没听说过吗?祸害遗千年,哈哈哈哈哈哈……”

陈启星转过脸,他连翻白眼的力气也没有了。

“你设的那个阵真的能困住陆惊风吗?”鱼霄察觉到墓穴里的异动,知道鱼儿入网了,“当初的三垣四象落魂阵都没困住他,你那未免也太小儿科了。”

“当初因为有我。”陈启星冷笑一声,“你千算万算,实在不应该把我落在里面,否则这会儿也不会有这么闹心的苍蝇了。”

“焚灵业火那么厉害,我怎么带走你?”鱼霄弯着眼睛假笑,此人心性阴晴不定,不爽的时候视人命如草芥,这会儿显然心情还不错,至少还有磨嘴皮子的兴致,他不能离开回春鼎超过一丈,无法再靠近陈启星,对方的脸隐没在黑暗中,他看不清,只好出声询问,“怎的?还在为了这事儿生气?”

“生气?”陈启星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了起来,肺上如同破了两个洞,呼哧呼哧的,好半天他停下难听的笑声,摆摆手坐下来,“生气就是自己喝毒药还指望别人痛苦,我像是这么愚蠢的人吗?”

鱼霄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好意提醒:“我还杀了你爸。”

陈启星的脸色冷了下来,眸光幽幽,犹如蛰伏着的野狼,瘦而不颓。

“还抢了你的身体,囚禁你的意识。”

“……”

“你看,你还是生气的。”鱼霄得意地哼笑起来,“生气归生气,我还是得辩解一下,你爸不是我杀的,我不过是随手设了个圈套,他自发钻了进去,罪有应得。”

陈启星不说话了,他闭上眼睛,忽略胸膛轻微的起伏,像是死了过去。

“所以说,我对你这么坏,你为什么还从陆惊风手里把我救下来呢?”鱼霄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隐隐感觉到自己触碰到人心里什么柔软的东西。

陈启星的嘴巴闭得死紧,头顶夜明珠的光芒幽微,落在年轻人的脸庞上仿佛镀了一层疏离的荧光薄膜,很好看,也很遥不可及。

鱼霄等得不耐烦,背手荡开,但他听力极佳,清楚听闻陈启星在他转身的一刹那说了四个字。

透露着迷茫和无奈的自言自语,带着一股宿命的味道:“谁知道呢……”

……

因为之前午暝的告诫,出于百分百的信任,陆惊风他们一遇到分叉路,几乎是想也不想地选择了往左。

陈启星也料到了他们会往左。

事实上,不论陆惊风是往左往右,迎接他的都是陷阱,只不过一个是原有的万箭穿心的陈旧机关,一个是陈启星在安全的那条路上新布下的疑阵,走哪条都逃不过一劫。但如果让陆惊风在知情的情况下选,他会选择走右边,避开陈启星。

陆惊风认真地研究着地上一块块排列整齐的青石砖,砖上有图腾,跟石门上如出一辙的双鱼图,周边还有一圈并蒂莲花的纹饰,他猜测这可能是当时侵略鱼霄国家的外族人特有的部落图腾。

巧的是,图腾里有双鱼,鱼霄恰恰也姓鱼,冥冥中似乎注定了有些孽缘是甩不脱,也逃不掉的。

“你低着头在看什么呢?”耳边传来林谙的声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