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9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又忍不住暗暗咒骂一句,继续放出神识,缓缓往前探索。

这个幻境,融合了摆阵者与入阵者双方的记忆,多此一举恐怕是陈启星的个人特色,他原本的初衷是想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同类,寻个知己在最后时刻分享他短暂的一生,没成想陆惊风不配合,还海扁了他一顿。

但就是这多此一举,给陆惊风预设了一丝末路尽头的转机。

大学时期的陆惊风依旧喜欢用温和的方式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用老掉牙的理由谢绝了同学邀请之后,一个人往兼职的咖啡店走。

背后似乎有人喊了他一声。

他停下脚步,却没第一时间回头。师父跟他说过,走夜路的时候有人喊你千万别轻易回头,万一遇上作祟的恶灵,一回头,另一侧肩上的魂灯就被吹灭了。他等着喊他的人自己走上前。

但迟迟没人主动赶上来。

大概是自己听错了。

于是他抬脚继续往前走,在路口转进深长的小巷,巷子里的路灯坏了,这会儿漆黑一片,巷口匍匐着一只老花猫,正慵懒地舔着身上粗糙的毛,年轻的陆惊风匆匆走过,花猫突然竖起脑袋,睁开了墨绿幽亮的眼睛。

一分钟后,那位面容姣好、身形修长的青年,就在深巷中悄无声息地化作一缕看不见的青烟,融进黑暗,渺渺无所踪。

坏掉的路灯亮了,天上飘起针尖般的蒙蒙细雨。

第98章第98章

杀不杀陈启星?

有那么一瞬间,午暝乃至更多人的脸庞在眼前无声默片般播放。陆惊风是真的起了杀心,一个明知不可为偏要为的帮凶,隐形刽子手,死不足惜,此时此地送他归西,天知地知我知再无他人知,杀之泄愤有如踩死一只脚边的蝼蚁,脱了身的同时,还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陆惊风轻声念出这四个字,怔住,后背陡然激起一层冷汗。

看呐,一念入魔就是这么简单。

相较于反思,人总能更娴熟地给自己找出千万种借口将私心与邪念合理化,他们必须想方设法,不断原谅自己,才能心安理得,否则他们的生活将难以为继。

陈启星在背后,似乎用气音轻轻笑了一下,促狭又奸诈,他感受到了,那阵凛冽的杀意。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他的臂膀已经打开一半,打算热情地敞开怀抱,拥抱死亡,也拥抱陆惊风——这个一直活在虚假中的,最终还是逃不过本性不得不与他为伍的虚伪男人。

但他失策了。

当视野里几根游离茫然的金线游向校门口那个年轻时候的陆惊风时,陆惊风睁开眼,猛地从翻江倒海的满腹杀气中挣脱出来,险伶伶地堪破了这个幻境中隐藏着的陷阱。

陈启星的命,夺还是留,他选择了后者。

除此之外,他还得“自杀”。

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出路。

他领悟到,杀了陈启星是正中对方下怀,这看似最简单的方法实则是一道考验人性的送命题,陈启星早就预设了答案:不杀,他会在短时间内被困住,这个短时间的弹性很大,几个小时到几年不等,只需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杀,陈启星一死,幻境就会彻底关闭,陆惊风会跟着他一起死,生性决绝的人都喜欢的,玉石俱焚的路子。

陈启星可能做梦也想不到,陆惊风居然真的会对他自己下手,虽然这个“自己”只是记忆里的一部分,但当他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时,眼见即为实,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坎儿:潜意识里明白他是假的是一回事,真要下手又是另一回事。

没人忍心杀死自己,除非他本就抱有必死的决心。

陈启星这时候总算意识到,陆惊风跟他不是一国人,一心向生的人与一心向死的人,降落到地上,永远不会落在同一个圆圈里。

……

陆惊风醒来的时候,孤零零地躺在一间空旷昏暗的墓室里,视野混沌,头痛欲裂,他像是死而复生,吐气的同时呻吟出声,肋骨抽疼。

他半闭着眼睛摇头,试图让自己尽快清醒,头发上附着的石灰与碎石渣纷纷掉落,尘土呛进喉咙,惹得他激烈地咳嗽起来。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扫开睫毛上厚重的灰,手上顿时传来粘腻潮湿的触感。这触感很不妙,他第一时间联想到某种代表着生命力流逝的液体,他摸索全身,发现自己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明显的外伤。

这没能让他放松,相反,他越发胆寒,面色阴沉。

不难推测,他手上的血,要么是茅楹的,要么是……

只是稍稍想起那个名字,一阵难言的心悸与恐慌烈火燎原般蔓延开。墙壁阴冷潮湿,陆惊风撑着站起身,刚想掏出对讲机紧急联系失散的队友,一声愤怒的咆哮平地炸开,响彻云霄,强有力地穿透耳膜!整座地宫随之震了三震,震得陆惊风脚下不稳差点又跌坐回去,头顶的碎石瓦砾下雨般飘洒飞扬,完美解释了他醒来时灰头土脸的狼狈拜何所赐。

这震撼的音效,绝对不是人的音量所能达到的。陆惊风仔细回想,记忆拨开云雾,这声怒极的咆哮无限趋近于变了形的低沉龙吟。

林谙的冥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