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9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第99章第99章

“呵,区区阴兵符……”林谙的眼底燃烧着轻狂的精光,若有似无地动了动嘴角的弧度,似乎是想扬起来,半途又落了下去。

人面蜘蛛腥臭的嘴巴几乎转瞬即至,他不闪不避,双手卡着胯,脊背因为疼痛微微有些弯曲。

是个很随便且傲慢的站姿。

此刻要是再给他一根烟,他不介意死到临头抽上两口放松一下。

当那两根森寒尖利、还散发出不可名状的酸腐气味的獠牙近到足以碰到他的鼻尖,他皱了皱脸:“你知道吗?”

林谙垂着眼睛,轻描淡写。

声音不大,如同湖面下深沉的闷雷,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人面蜘蛛,他自己,抑或隐在黑暗当中的人。

“东皇观林氏,以前还有个流传不广的前缀,叫做冥将林氏。林氏后人在同一辈子侄中会选取最适宜的人选,奉为冥将,阴兵式兽之主。”

人面蜘蛛的獠牙到达它这辈子离林谙最近的距离,再也不能更进分毫,它和它的主人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冻住了,那八根生长着长长鬣毛的脚抽搐抖动着,明明不会说话,却硬生生表达出想逃离的恐惧。

“被选为冥将的孩子大多是吊着一口气不肯撒手的病痨鬼,他们一只脚跨进阎王殿,一只脚死死勾住阳间的门槛,生与死来回撕扯着他们的灵魂,直到那个千疮百孔的灵魂不堪重负,一分为二。这种人往往心性过人,意志坚定,能承受住游走阴阳带来的生理不适,同时不被鬼魅邪祟迷住心智。”

阴冷狭窄的空间内响起令人齿寒的咀嚼声,林谙蹙起黑沉笔直没有一根杂毛的眉,冷淡地提醒:“林汐涯,能不能优雅一点。”

回答他的,是更加阴森恐怖的狼吞虎咽。

人面蜘蛛大张着嘴巴,眼球脱眶,身体被一股野蛮的力量慢慢往后拉去,脚的数量一根根减少,庞大的身躯最终只剩下一颗类人的头颅,被嫌恶地抛远了,面目狰狞地在地上滴溜溜打转,那双被惊惧占满的眼睛里直到最后一秒,也充满了不可思议。

蹲在地上的人埋着头,潦草凌乱的头发盖住了脸,看手臂摆动的微小弧度,应该是在擦拭嘴角。

静默大概保持了有五分钟,林谙无力支撑,砰地一声,膝盖砸在坚硬的石板上,他闭了闭眼,咬紧牙关喘气。

肩膀上的那处伤口又开始出血,有种不把男人身体里全部的血液流干淌尽不罢休的架势,鲜艳的红花在双膝下慢慢绽放。

十米开外的“人”结束了他的饭后自我清洁,缓缓站了起来,同样的体型,身高,跟下半张脸,同样的名字。

就连走路的姿势和衣着打扮也一模一样。

“林汐涯”停在林谙面前,后者的视野里多出一双没穿鞋的脚。

“好久不见。”林谙瘫软下来,换了个较为舒服的坐姿,吃力地扬起脸,苦笑,“最终还是不得不借助你的力量。”

“林汐涯”的眉眼隐没在过长的发间,从别的角度完全见不到他的表情和眼神,除了他高大的阴影笼罩下的林谙。

那是充满恶意的、报复性的微笑。

“我就是你。”粗粝沙哑的声音略显笨拙地道,一字一顿,“就算你不承认,我也是你。”

“你是阴兵式兽之主。”林谙淡漠地否认,“我不是。”

“林汐涯”歪着头,目光里满是疑惑,他似乎不善思考,木讷且固执,重复:“可我就是你。”

林谙梗着脖子,不言语,血液的流失使他面容灰败。

“林汐涯”过了一会儿缓过神来了,面上换上阴狠的神情:“怎么,你不想要我?你不怕我吃了你吗?”

说着,他威胁性地跨进一步。

一步的时间,林谙身后的阴影里飞速掠出一个人影,一把搂住林谙的腰,拎起人急急后退,直退到安全距离才停下。

林谙浑身都冷透了,甫一触到熟悉的温暖的胸膛,就下意识地靠拢过去,利用身高优势把对方的肩膀全部圈进怀中,死死抱住。

“你舍得出来了。”

他照旧用下巴尖蹭了蹭那人略微扎人的头顶,感觉到怀里的身体明显一顿,但只僵硬了两秒,又迅速软了下来。

陆惊风胡乱点头,含糊地嗯了一声:“刚找到你。”

就误打误撞亲眼目睹了那骇人的一幕。

他想扭过头,看看那个“林汐涯”是不是追了上来,却被一双寒冰一般的大手箍住了后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