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灵异怪闻单位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51

书名:灵异怪闻单位 完结+番外   作者: 白草神羽   

张晚心里面松了口气,慢腾腾地扶着老人家往病房方向走去。

“您以前是做什么的呀?”

张晚只是接了个话,心里对老人家以前做什么事其实并不在意,可没想到那老人家转头看看他,摇了摇头,神秘兮兮地说道:

“小伙子,你面露死人相,可是血却是温的,不简单啊。”

这话差点没让张晚惊得把他一手甩到墙上,他皱着眉一时都不知该接什么话才好,只得张着嘴嚇哧半天,说了句最原始的回复。

“啥意思啊。”

老人不说话,只是痴痴的笑,边笑边往前面走着。

过了一会,他又掏出纸巾出来捂着嘴咳嗽了很久,纸巾上都咳出了血。张晚看他咳了血,心里也有些心疼,稍微没那么对他的话心生反感了。

“不好意思啊撞到了您,您身体还方便吗?要不我背您回去。”

“不用了,我这个年龄,能多走一步是一步。”老人摆摆手,这回就连扶都不用张晚扶了,自己一个人蹒跚的往前走着。

看他这样是不用张晚再陪了,可张晚对他刚说的那两句话介意到不行,他站在后面看着老人家的背影挠了挠头,纠结了一会,总觉得今晚要是不把这事问清楚,他肯定连觉都睡不着。

“我扶您回去,万一路上再出点什么问题就不好了了……还有,您刚刚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对这些事不太懂,您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

张晚知道自己又开始问问题了,如果是秦大师在旁边肯定要打他脑袋。

可现在他突然遇上这种玄乎的高人说他有毛病,他怎么也放心不下来。

实在不行,先听听看他怎么说,回头再去找秦大师核实。

反正秦大师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难不成自己还会放着秦大师的话不听,反过来死脑筋的信这个素不相识的老头?

张晚心里打定了主意,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老人家看上去倒也不像是要隐瞒他,不知道是因为老人家都比较爱说,还是因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总之他还真就边咳边跟张晚说了起来。

“你不是人啊,小伙子。”

“噗。”张晚差点就笑出了声,他憋了好久才憋回自己的笑意。

“老人家,您不是吧?我是撞了您,但我也没放着您不扶啊,您怎么一下说我死人相一下又说我不是人的,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那老人的表情也松动了,他摇摇头,又咳了一会,跟张晚两人一起慢吞吞的在通往病房的这条走廊上死磕。

“做错事的人不是你,错的是别有用心利用你的人。今年你阴灾连连,中旬之后又大祸不断,年底很有可能会遭遇血光之灾。如若渡不过此劫,很有可能会命断于此,但期间会有贵人相助,可保命关键还在于你。”

“……您这是在给我算命?”张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道,老人家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实在也算有缘,免费给你占这一卦。”

“可是我还没有把我的生辰告诉你呢。”

“不需要,你现在的这个生辰并非你自己的,说了也无益。”

“???”张晚张着嘴,实在是听不懂了,这老头到底在说啥?天啊,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今年是关键之年,你往后是生是死,全在此。”

“那我应该怎么渡劫?给您几百块钱?”

张晚心里有些恼火了,他有意呛这神神道道的老头,就连秦大师这么厉害的人都没这么说他,这老头凭什么对他满嘴胡言乱语。

“你只需要缄默少言,少作为,少走动,就是最好的渡劫良方。”

老头说罢,突然很奇怪的笑了笑,慢慢转头盯着张晚。

“但是你不会这样的,因为有事情你必须要完成,所以……”

两人四目相对,张晚突然觉得他笑的很恶心,连忙嫌恶的甩开了这老人的手。

“……所以你今年一定会死。”

老人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都还挂在唇角,让人非常反感。

张晚的心突然跳的飞快,他的眼眶发热,腿还没来得及软,身体就已经条件反射的撇下老人,开始往身后狂奔了起来。

“如果你没有把我们见面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那么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找我,你所有的疑问我都可以告诉你。可机会只有一次,十二点之前再不来,你就再也没机会知道那些被蓄意隐瞒起来的真相了。”

那老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张晚捂住了耳朵,可是往前奔跑的时候,那话却已经开始不断在他耳朵里往复循环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